不知丹青,枉談漢字

 話說有群不知漢字的「果迷」,連字典都不査,就對正確字形發動文攻武鬥,肆意謾罵,惡意投訴,終令正字變成劣字。他們口口聲聲,罵蘋果電腦不重視中文市場,罵蘋果電腦以日文寫法來敷衍「果迷」。可笑的是,這群「果迷」看不起的日本字型,往往才是寶。他們罵「青」字從所謂「Japanese Yen」部件是寫錯字,不知《說文》、《康熙》的「青」字正是「円」(丹)字底,不知從「円」部件才是正確寫法。

遭「果迷」顚黑倒白的正字與俗寫

 更可悲的是,這種正確寫法,要靠日韓字型來承傳。哪怕有中文字型設計者懂得正字,這群「果迷」自己連「丹青」都不懂,就要將之打倒,批鬥至死方休。無知的群眾,卻因天性盲目,不辨青紅皂白,都愛肆意批鬥,這就足夠破壞市場,將之導向至歧途歪路。各位請看,現在新出的中文字型,有哪隻把「青」字寫對?

 現今不少華人愛差不多主義,愛撒謊,愛以錯爲正。日本人卻相反,不少都治學態度認眞。雖然日本曾受盲目歐化之風影響,簡化過漢字,但他們的簡化有節制,破壞力遠遠不及大陸那套。而且他們對傳統原貌,還懂得保留,予以尊重。因此,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日本重要字典的字形,比臺灣改用了甚麼標宋、標楷字形的字典,更有參考價值。

 就以日本的《大漢和辭典》爲例。這本字典本身就非常折騰人。1927年起,歷經十年才完成「最終原稿」,才加上多次校對、造印刷用字等工作,1943年起才發行第一卷,卻因時局不穩,發行工作延滯不前。1945年2月,正在印刷第二卷時,書稿卻給美軍的戰火焚毀。戰後,《大漢和辭典》編委會把書稿重頭再做。當時,主編諸橋轍次博士已因長年編輯書稿,兩眼幾近完全失明。第一次做書稿時,用的方法還是傳統的活字印刷——即俗稱的「執字粒」。第二次做稿時,原先的活版已焚毀,而且戰後活字彫匠不足,不能再用原來的方法印刷。幸而日本已有照相植字(日文稱「寫眞植字」)技術,於是就用這方法來排版做稿。爲《大漢和辭典》製作照相植字字形的人,是寫硏公司的石井茂吉。石井先生是現代漢字字型史裏不能不提的巨匠。日本第一臺照相植字機,就是他和森澤信夫一同發明的。接着,他又成立了「寫硏公司」。顧名思義,它就是一間「硏」究照相植字(「寫」眞植字)技術的公司。至於森澤先生,則成立了另一間照相植字公司,名爲「森澤公司」。

 製作《大漢和辭典》的字型可不簡單,因爲石井先生要造的,足足有四萬七千五百字。然而,石井先生一點兒也不苟且。這四萬七千五百字,寫法主要都參照《康熙字典》,當然,也因應日本實際使用需求,以及處理《康熙》裏個別漢字部件不統一的問題,作了點兒修訂。這四萬多字的字形影響深遠。即使日本後來另有字形標準,今天,保留在日本主要字典裏的,仍是嚴謹的《大漢和辭典》字形。時至今日,《大漢和辭典》仍是由寫硏公司排印。辭典尾頁還特別說明這點。這四萬多字,亦讓石井先生得到日本菊池寬獎。且看看書影圖:

《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
《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

 圖中可見,「厲」、「萬」、「蕪」、「荀」等字的「艹」部件是四筆,而豎筆仍是直豎,不是非豎非撇;「禸」部件的左方橫、豎雙交。「聲」的「耳」部件,橫挑不從右旁出鋒。「者」字有點。「磨」、「摩」的「麻」部件從雙「𣎳」,而非雙「木」。「廉」的「兼」部件首兩筆是撇。「直」的末筆是豎曲。「禮」、「禍」的左旁作「⺬」,不作「礻」。「冬」下方從「冫」。「紀」、「綴」的左旁從「糸」,不從「糹」。「飢」從「⻞」,不從「飠」。「城」的「成」部件內部從「丁」,不從「𠃌」。連以豎起筆的「高」、「方」、「亦」等字的頂部,與以橫起筆的「說」、「話」、「謂」等字之「言」部件,都分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按《說文》、《康熙》等傳統標準字形。若有些不喜歡正統標準的人,要雞蛋裏挑骨頭(卻不以相同的態度挑他們擁抱的錯誤標準),說《康熙》處理數個很個別的字時,還有點不善之處,那麼,相信《大漢和辭典》方案能堵着他們的口。

 完成《大漢和辭典》字體後,石井先生再親自開發了數套明體、黑體,它們均以「石井」命名。此外,寫硏公司還設立了文字設計獎「石井獎」。一眾得獎者中,名字最響噹噹的,應數鈴木勉。他就是「本蘭明體」、「柊野黑體」(或稱「冬青黑體」)、「游明體」的設計者。「本蘭明體」、「石井明體」,以及森澤公司的「龍明體」,隨着照相植字機傳入臺灣,影響臺灣的字型設計、印刷及廣告業。尤其「本蘭明體」,臺灣後來的明體電腦字型,包括微軟視窗系統使用的「細明體」,都是承襲自它。

 臺灣人享用了日本字體設計的成果,珠玉在前,卻有眼不識泰山。臺灣敎育部不明白日本硏訂的明體有多嚴謹、含金量多高,另行製訂甚麼所謂「臺標」,所謂「國字標準字體」,所謂「標準宋體」。誠然,若這宋體字形的硏製,有不亞於日本人的嚴謹,硏訂出比之更優秀的成果,那不是壞事。可是,這套所謂「標準宋體」的硏訂,根本就不尊重傳統的宋體(明體)。那些「專家」或「磚家」,只不過定了楷體的規則,就把它搬過來,硬套在差異甚大的明體之上,致使四四正正、明辨點畫的明體,被弄得不明不楷,非驢非馬。其破壞傳統明體的幅度,比大陸更大。

 臺灣的字型廠商,也不辨瑕瑜,盲目依照Unicode參考字形而改變明體、黑體等印刷字型的字形寫法。Unicode的參考字形,只是基於政治因素,直照套用大陸所謂「規範」的宋體字形,但Unicode官方也說明,他們定的只是字碼,每個字碼所載之字形,各地設計者應按本身的寫法來設計。日本的字型設計者明白這點,他們有人會說「不接受Unicode」,指的不是不用這套全球通用的編碼,而是指不接受Unicode參考字形。

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
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

 不但如此,爲解決Unicode處理不善的異體字編碼問題,日本Adobe以CID字庫技術替異體字編碼,使Unicode的一個碼位可盛載多個字樣。在某些軟件裏,利用CID技術,就可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無論是《康熙》或《大漢和辭典》的字形,還是日本依敎育部門漢字表的字形,抑或更多的寫法,都可隨用者的需求而挑選。當然,使用者不懂選,有好東西都不懂用,那是他們的錯。現在不少新書,封面都用「小塚明體」、「小塚黑體」這兩套支援CID的Adobe字型,卻沒有好好選擇適當的異體字,結果把簡化過的日文漢字直接用在中文出版物裏,「港」的右下變成「己」部件,「海」的右下變成「毋」部件。其實,利用CID技術,選擇傳統風格,就可以顯示從「巳」部件的「港」字、從「母」部件的「海」字。「青」部件的字,也不論Unicode裏有沒分別編碼,都可以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統一寫成從「円」,解決了我在〈Unicode摧殘正體字〉一文中所說的「不統一」問題(見右下角的圖)。要是各種瀏覽器都支援CID,而且大家的系統裏都安裝了小塚明體和黑體,我就不用爲不能於本錄顯示正統字形而煩惱了!

 可悲的是,在今天烏煙瘴氣的世道中,人人都把瑰寶當草邊草,只會對有權勢者撐腰的贋品擁抱。各種所謂「標準」,因爲有相關政府部門撐着,許多人就盲目擁抱它。像《大漢和辭典》這樣比較完善的方案,因爲靠的是純學術的、民間的力量,結果在所謂「市場」與不同的「權勢官方部門」合謀演出的戲裏,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更受盡涼薄的目光,遭人排擠以至踐踏。

 日本人的認眞、一絲不苟,不但保存了眞正的明體字,更使它能發揚光大,甚至連一筆一畫的細微差異,都製成電腦字型中的不同字形,供大家選用。相比之下,大陸、臺灣那種差不多先生般的態度,把楷法硬套於明體上,毀了珍貴的明體,更以剝奪用者選擇權這種卑鄙手段,去硬推這些有缺陷的所謂「標準」字型。連有字體廠商推出符合《康熙》正統寫法的字體,都遭盲目批鬥者鬥臭批死。他們無知,卻不求知,更企圖以一己的無知壓倒有知,要其他人都臣服於其無知之下。他們狂喊口號,說甚麼發揮漢人市場的影響力,令廠商正視他們,收回所謂「日本」的「錯字」。卻不知道,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

用小塚明體,配合CID技術,所有從「青」部件的字,都能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

 正如吾友末日幽靈兄於在下的噗浪裏說:「印刷和電腦顯示,都是輸出的一種。早年微軟力求清晰和高辨識度而選用明體,但多得果粉聲勢浩大,一堆人人云亦云,曰Windows的字體醜陋、不美觀云云。結果新Windows好學不學去改字體,變成這四不像。」沒有了不少日本學者所抱持的嚴謹治學心態、對傳統尊敬的態度,一群不學無術的人,得閒無事胡亂唱衰一下,發起瘋來就又一人一信又投訴又擧報又甚麼的文攻武鬥,現在惡果盡現,依正統寫法的眞正細明體、原版「繁體-黑」都消失了。這種正統字形兇殺案,主兇絕對是這群批鬥者。

 寫這系列文章時,我不得不再看他們那些一言堂的、連回應欄都沒有的抗議網站。那個甚麼《TCFail》,大大幅圖,顯示着《康熙》正統字形的「請」字,卻把「円」部件以紅圈圈着(註1)。害得我google「Heiti TC」,找到的第一幅圖就是它。我痛心得多想hack了他們的網站,把圖改成在旁邊加上代表正確的一剔!(就如本文開首的插圖般。)

 這群不學無術的人,連「丹青」都不識——連「青」字下方應從「円」(丹)部件都不懂,卻靠着種種不講理的暴力蠻行,顚倒黑白,指鹿爲馬,發起文攻武鬥,終令正體變俗形,劣字驅正字。這種荒謬、無稽,非言語可以形容。連想說髒話罵他們,都彷彿侮辱了髒話!試問他們有甚麼資格這樣批鬥漢字?!有識之士看着這一切,能不怒哉?!能不悲哉?!

註1:見《TCFail》網站首頁

2013/01/18 17:31 +0800

討論區

思無邪, 2014/10/19 21:56 +0800

一浪兄的文章寫的很好,問一下可以轉載大陸網站麼?

, 2015/06/11 08:23 +0800

我們說的中文字是「當代」中文字,不是清朝的中文字,感恩~。 作者一直說清朝的中文字才是正統,叫甲骨文情何以堪?

內木一郎, 2016/12/20 01:00 +0800

捧簡體毀正體的五毛打手,最愛擧起名爲甲骨文的稻草人,以詭辯法去攻擊他人,說「要用繁體字,要說繁體字才是正統,叫甲骨文情何以堪?」

這名叫「光」的臺標擁躉,竟然不甘後人地主動到來送上實例,證明臺標擁躉跟簡體五毛打手同一水平。

傳承字形在今日生活裏,仍隨處可見。不論翻開書籍報刊,還是走到街上,隨處都有從「円」的「青」、橫起筆的「言」,何來不「當代」?何來「清朝」?

這名叫「光」的臺標擁躉2015年6月留言,那時候我就找了一天假期,到街上四處拍下傳承字形。只是因爲處理照片挺花時間的,個人不太擅長處理,才拖延至今。待我上傳好、寫好說明後,不知這名叫「光」的臺標擁躉,還會承認事實嗎?還是繼續公然撒謊,訛稱照片都是清朝拍的?

內木一郎, 2017/04/03 02:35 +0800

照片已整理好,請見《傳承字形俯拾於當下・其一》、《其二》、《其三》、《其四》。

, 2016/09/05 16:07 +0800

我的疑問是「青」底下為何不從「丼」? 如此似乎更適合,也能符合青的聲符吧? 若是從「丹」的話不是就沒有失去讀音了嗎? 作者能否解惑一下,感謝。

zheshijie, 2016/12/01 18:11 +0800

另備一說,章太炎小学答問,青从丹,生聲

內木一郎, 2016/12/20 00:43 +0800, 2016/12/20 14:58 +0800

文字演化過程中有許多不同因素。寫成「上生下丼」、「上屮下丼」或「上龶下丼」者,雖好,唯今已不通用,別人看不明白,一郎亦不拘泥。不過,「上龶下円」與「上龶下月」二形皆通行,生活中兩者均俯拾皆是,無處不在,而「上龶下円」合字理,「上龶下月」違字理,那麼就絕對應當取「上龶下円」爲正。

取合字理者(或字理佔優者)爲正,不等於要淘汰另一體。日常寫字也可接受「上龶下月」作常見異體,但絕不可以拿「上龶下月」來取締「上龶下円」,惡紫奪朱。

無名, 2016/12/17 10:37 +0800

我反對你說的「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這句話,請問日本的「禺」、「离」、「所」、「戸」、「區」、「起」、「服」、「舌」等字有遵循《說文解字》和《康熙字典》嗎?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的「壬」有遵循說文解字嗎(但是有時說文解字說的也不一定準,因爲說文解字【卷七】【宀部】宵寫的是「夜也。从宀,宀下冥也;肖聲。相邀切」,而「肖」字跟「宵」字本來是兩個完全無關聯的字,「肖」字底是肉,「宵」字底是月,所以「宵」並非形聲字)?正因爲「壬」跟「工」同源,所以港臺纔把「壬」字頭改橫。 另外中國大陸將「呂」字中間一豎去掉成「吕」是因爲甲骨文、金文字形,到篆文時纔加中間一豎以強調兩個爲一體。同樣道理,「宮」字在甲骨文金文也是中間無豎的,表示的其實是像一座大型建築開著多個窗戶,下面雖然是吕但是表示的並不是「吕」的意思,直到篆文的時候纔誤認爲「宫」字底下是呂纔加上中間一豎的。 而且樓主,如果你那麼喜歡《說文解字》和《康熙字典》的話,就不要拿「才」字作副詞,應該拿「纔」字纔對!

內木一郎, 2016/12/20 00:34 +0800, 2016/12/20 14:56 +0800

請無名閣下先冷靜。如果無名閣下並不是一腔熱血上腦,看到我讚日本就無名火起地喊反對,應當能看到我在接着的篇幅裏,所擧出的《大漢和辭典》字樣。我選了「厲」字作配圖,並說明它下方的「禸」部件的左方橫、豎雙交。閣下卻似乎火遮眼,看不到,要來質問我「禺」字。這種態度,恕一郎難以跟閣下交流。

不過,一郎還是有話要跟其他讀者說,以免大家誤會。

誠然,日本的字型也有多款,尤其它們的常用漢字也經過簡化,不見得都盡符合字源字理。但若讀者有冷靜看清楚在下整篇文章,應當知道我所指的是其中符合者,就像《大漢和辭典》字樣般。至於臺灣,我這系列文章針對的,都是其敎育部的改形。符合其標準的字體中,「服」等字全都不符字理字源。

無名的留言,對字源解說也有誤。如「肖」與「宵」,其從「月」或「肉」,文字學界尚有疑惑,但基本上各家都認同「宵」從「肖」,絕非完全無關聯。此外,我亦非一味只問《說文》與《康熙》,而是尊重字理字源,在通行形體中取字理佔優者,並文呼籲各方維護我們選擇符合字理字形之權利。這個叫無名的留言者,他火遮眼沒有看到,但相信各位讀者,只要持平地讀過一郎這系列的文章,都應當會明白的。

至於詞彙裏的漢字取捨,可參看字詞分工表

無名, 2016/12/21 23:14 +0800

我並非單單質問「禺」「离」這兩個共同字件的字,而且我也並非看不到,因爲《大漢和辭典》參照的基本是《康熙字典》的字形而不是日本新字形,更不完全是字源,再說了要是說日本、韓國的字形標準究竟是誰的更接近《說文解字》和《康熙字典》的話那必定是韓國的標準,不過臺灣的字形卻比日本韓國的字形標準更接近說文解字【就只有直、真、羽、半、平、言的印刷體、女、丰、者、飠、為等從俗筆、木字底分離、大字點分離、示字旁爲礻等等這些字件不符合說文解字而已(「糹」、「糸底」這樣的其實可以忽略不計),要是說日本的不接近說文解字的字件的話那更多,我就不一一列舉了】。不過你在後面說了「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這句話,雖然這句話也有點道理,但是也可以通過其他的渠道來保護舊字型,不一定要通過日韓字體字形,例如:放開字體設計中的字形限制,使字體設計師可以自己定義自己的「標準」來設計字體,不必完全遵循當地規範漢字表的標準來設計(例如:港臺、澳門)。

而且「CID技術」目前我只能在illustrator能看到效果,一般的大多情況都不能像你所說的「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這樣用。

「肖」與「宵」的關係,麻煩去看下這兩個字的金文字形,「宵」有「肖」的讀音應該是後來纔有的。『說文解字注』中「(宵) 夜也。釋言、毛傳皆曰。宵、夜也。周禮司寤。禁宵行夜游者。鄭云。宵、定昏也。按此因經文以宵別於夜爲言。若渾言則宵卽夜也。有假宵爲小者。學記之宵雅是也。有假宵爲肖者。漢志人宵天地之貌是也。从宀。宀下冥也。謂日在下而窈冥。地覆日如屋也。肖聲。相邀切。二部。」,正因爲「宵」字表示的是夜晚,且我個人認爲古人認爲月亮是夜晚的象徵,所以「宵」字是月族字。

關於「才」字跟「纔」字的關係,好像是有爭議的話題,不過好像「才」字在誕生的時候是沒有副詞這個意思的。

內木一郎, 2016/12/22 19:18 +0800, 2016/12/22 19:27 +0800

謝謝無名兄解釋,這樣說就比較清楚了。之前言詞上有失禮之處還望見諒。

首先,一郎同意韓國的更合標準,實不相瞞,一郎也正跟友人硏究,能否擴充韓國開源字型成適用於中文的傳承字型。可是韓國今天收錄的漢字數目太少,要增補太多。相比之下,日本字型中,若不是常用字區域,基本上都製成「舊字體」,可以直接使用。有些字型更統一備有舊形。

至於臺灣的字形,其實有很大量的整形,遠比無名兄所擧的多得多。如「爫」、「青」、「令」、「黃」、「冬」、「寒」、「麥」、「俞」、「査」、「肖」、「瑣」的右旁、「尚」、「𧶠」、「鰧」左旁及右上方、「辛」、「音」、「意」、「竟」、「妾」、「龍」、「商」、「帝」、「啇」、「亥」、「化」、「巤」、「監」、「覽」、「亡」、「皀」、「良」、「冓」、「兼」、「告」等等部件(還不止,恕我暫無閒盡列),都是無名兄沒有擧出的。更何況單是無名兄列出的那些部件,已經全部都是極常用的,可知被臺灣改形的漢字,實在多如星羅棋佈!

至於日本,有些部件並無改形。有些部件也改了形,但只限於常用字部份,其餘部份還是依舊形。即使是計算這些字體的字形,程度還是比臺灣少得多。況且我在文中,說的是《大漢和》體系的字型,而非任何日製字型都計算。相信也沒有人有力量,可以憑一篇文章的篇幅,說盡一個地域裏多款字體之字樣。

又,臺灣改形者,有些未必破壞字源字理,卻在美觀上令人反感,對傳承印板字形毫無尊重。例如規定「口」、「山」要跛足,「宀」、「广」、「立」要用側點,「幺」、「糹」、「⻎」的改造等,都把印板字形明顯改醜了。這些問題,都不見諸日本字型裏。

況且日本改字時,說明是把形體減省,將部件合併,求的是方便。雖然敎育用改形的字,但亦保留舊字形的字樣,民眾亦可按個人喜好隨時使用舊字形。相反,臺灣僞託六書、字源之名,去「硏訂」國字「標準」字形,實際卻進行許多違反六書、違反字源的改形,掛羊頭賣狗肉,欺師滅祖。而且改形後,只立俗形爲「正」,原來符合字理的形體就廢掉,就被稱爲「錯字」,學生寫了甚至被打交叉,身份證等文件不能使用。貍貓換太子,惡紫奪朱。是何誠心哉!

無名兄說「放開字體設計中的字形限制,使字體設計師可以自己定義自己的『標準』來設計字體,不必完全遵循當地規範漢字表的標準來設計」,一郎十分同意。問題是,現實裏,臺灣正反此道而行。原本臺標字形雖然官訂,卻還不是強制標準。不過,自「新細明體更新軟件」出爐以降,各作業系統的預設字型都相繼變成臺標字型,並且按其設計,是不予使用者自行改用傳承字體的(Root機等令系統喪失廠商保養的「出貓」做法,非原設計所容,並不計算)。受影響的不止於臺灣民眾,更禍及港澳等地。

更甚者,還鬧出了「黑體-繁」遭批鬥事件,臺灣有人不但公然撒謊造謠,更以文攻武鬥,活活砸死了原本較符合傳承寫法的字型,變成臺標寫法,不容許字體設計師以傳承字樣來設計字型。無名兄,你說,臺灣對傳承字形之戕害,不是更大嗎?

早前有朋友跟我說,在一些瀏覽器上已經可以使用「CID技術」。但我聽其解釋,還是覺得很複雜。要是在未來,這技術能更普及、簡單,絕對是大好事。

「肖」、「宵」的古字形,一郎早知道。但對此二字的解釋,在文字學界還未算達成頗一致的共識,仍是有多家說法,各有其理。然而,各種說法中,絕大多數仍視「肖」、「宵」二字相關。例如有說「肖」字已從「小月」,「宵」是其後起字,如是者則「宵」仍爲形聲字。而「宵」上古本音若非類「肖」,則該當如何?不見有學者說過絲毫相關的論述和證據。因此在下無法苟同「『肖』字跟『宵』字本來是兩個完全無關聯的字」之說。

上方說的是同一漢字裏的異形問題。至於「才」和「纔」是另一個問題,是一個詞語裏選哪個漢字之爭,恕暫不在此離題詳論。

dine, 2017/03/03 16:20 +0800

刚刚去看了下大汉和辞典的字音索引,里面【シキ】下有一些带“戠”的字,音的上面是短竖,康熙词典以及我找到的其他几本旧字形印的书,则是和单独的“音”一样是短横。我看的是1984年修订版,不知新版怎么样。

內木一郎, 2017/06/15 02:30 +0800

抱歉,一郎手頭上也沒新版。但只要是「音」部件,都以首筆作橫爲最合字理者。

Wikipedia President, 2017/06/02 19:24 +0800

閣下所言不當,所謂異体是書法演變而來,一些異体如絶,真,青,覧,台已約定俗成不現實社㑹當中,所謂繁体也不過是背離了古字,絶不是絶對正字,最典型的是法古今完人的法字,正字應為灋,法是簡化字,但如今幾多人用灋字,有次見法學院用小篆但用簡化的法字,真是好笑,正體應是灋學院,灋律

內木一郎, 2017/06/15 02:28 +0800, 2019/07/08 17:34 +0800

請恕一郎愚鈍,不明白何謂「一些異体……已約定俗成不現實社㑹當中」,而在下這系列文章要說的,都是現實社會,與不現實社會無關。

好些異體是書法變出來,如「絶、真、青、覧」等,這是事實,一郎並沒有主張要排擠、禁止它們。

然而,正體「絕、眞、靑、覽」確實比這些異體字符合字理,同一時間,它們都獲整個社會承認,每天都像陽光空氣般出現在社會各處,約定俗成,並不是已經沒人使用的形體。這是不爭的事實。文字有演變,與甲骨金文造形有異,不等於不用理會字理。例如你說的「灋」字,今天通行字形「法」比金文有所簡化,但仍是形聲字。

字理是漢字這套龐大符碼背後的大系統,若隨意輕視這系統,肆意以異體淘汰正體,不以字理之軸傳承下去,很容易會令這套符碼的發展混亂起來。

一郎寫這系列文章,正是因爲有一大群東西,例如那個叫Zonble的,自己不學無術,目不識丁,就歪批正字,用文攻武鬥的手段,要令原來較符合字理的寫法遭淘汰。這點我已多番表明。一郎自問句句皆有事實和道理根據,不知有何「所言不當」。

至於閣下所言,似乎以爲文字有古今演變,就可以輕率地不尊重或不重視字理。若果眞如此,恕一郎直言,這才是不當。

dine, 2019/04/10 00:52 +0800

理據重構不就行了,大陸把「勝」𥳑化爲「胜」就是神來之笔,人們照用不誤,充分暴露了漢字的詞素文字而非表意文字的本質。

內木一郎, 2019/04/21 06:04 +0800

理據重構並不是肆意人爲地改形的藉口,它的重構本身要言之成理,同時獲大家約定俗成。例如「勝」的金文從「力」,「乘」聲;今天則是從「力」,「朕」聲,是理據重構。但「勝」簡化作「胜」,「生」可以說是聲旁,但它與「月/肉/舟」有何關係?所爲「照用不誤」,只不過在「語言文字惡法」的強權洗腦下生硬造成的情況,非漢字自然生境裏的自然演化結果,用非自然的強行改造,根本不能說明甚麼。漢字本身的體系就有表義的需求,若果沒有,二簡字、錯別字運動、拼音化等,就不應該推行失敗。雖然漢字並不是純粹表義,但若要說漢字本質無表義,就跟事實不符了。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2/07 05:45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