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下次修改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6/12/22 19:23 +0800]
ichirouuchiki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7/07/10 03:20 +0800]
ichirouuchiki
行 18: 行 18:
  完成《大漢和辭典》字體後,石井先生再親自開發了數套明體、黑體,它們均以「石井」命名。此外,寫硏公司還設立了文字設計獎「石井獎」。一眾得獎者中,名字最響噹噹的,應數鈴木勉。他就是「本蘭明體」、「柊野黑體」(或稱「冬青黑體」)、「游明體」的設計者。「本蘭明體」、「石井明體」,以及森澤公司的「龍明體」,隨着照相植字機傳入臺灣,影響臺灣的字型設計、印刷及廣告業。尤其「本蘭明體」,臺灣後來的明體電腦字型,包括微軟視窗系統使用的「細明體」,都是承襲自它。  完成《大漢和辭典》字體後,石井先生再親自開發了數套明體、黑體,它們均以「石井」命名。此外,寫硏公司還設立了文字設計獎「石井獎」。一眾得獎者中,名字最響噹噹的,應數鈴木勉。他就是「本蘭明體」、「柊野黑體」(或稱「冬青黑體」)、「游明體」的設計者。「本蘭明體」、「石井明體」,以及森澤公司的「龍明體」,隨着照相植字機傳入臺灣,影響臺灣的字型設計、印刷及廣告業。尤其「本蘭明體」,臺灣後來的明體電腦字型,包括微軟視窗系統使用的「細明體」,都是承襲自它。
  
- 臺灣人享用了日本字體設計的成果,珠玉在前,卻有眼不識泰山。臺灣敎育部不明白日本硏訂的明體有多嚴謹、含金量多高,另行製訂所謂「標準宋體」。誠然,若這宋體字形的硏製,有不亞於日本人的嚴謹,硏訂出比之更優秀的成果,那不是壞事。可是,這套所謂「標準宋體」的硏訂,根本就不尊重傳統的宋體(明體)。那些「專家」或「磚家」,只不過定了楷體的規則,就把它搬過來,硬套在差異甚大的明體之上,致使四四正正、明辨點畫的明體,被弄得不明不楷,非驢非馬。其破壞傳統明體的幅度,比大陸更大。+ 臺灣人享用了日本字體設計的成果,珠玉在前,卻有眼不識泰山。臺灣敎育部不明白日本硏訂的明體有多嚴謹、含金量多高,另行製訂甚麼所謂「臺標」,所謂「國字標準字體」,所謂「標準宋體」。誠然,若這宋體字形的硏製,有不亞於日本人的嚴謹,硏訂出比之更優秀的成果,那不是壞事。可是,這套所謂「標準宋體」的硏訂,根本就不尊重傳統的宋體(明體)。那些「專家」或「磚家」,只不過定了楷體的規則,就把它搬過來,硬套在差異甚大的明體之上,致使四四正正、明辨點畫的明體,被弄得不明不楷,非驢非馬。其破壞傳統明體的幅度,比大陸更大。
  
  臺灣的字型廠商,也不辨瑕瑜,盲目依照Unicode參考字形而改變明體、黑體等印刷字型的字形寫法。Unicode的參考字形,只是基於政治因素,直照套用大陸所謂「規範」的宋體字形,但Unicode官方也說明,他們定的只是字碼,每個字碼所載之字形,各地設計者應按本身的寫法來設計。日本的字型設計者明白這點,他們有人會說「不接受Unicode」,指的不是不用這套全球通用的編碼,而是指不接受Unicode參考字形。  臺灣的字型廠商,也不辨瑕瑜,盲目依照Unicode參考字形而改變明體、黑體等印刷字型的字形寫法。Unicode的參考字形,只是基於政治因素,直照套用大陸所謂「規範」的宋體字形,但Unicode官方也說明,他們定的只是字碼,每個字碼所載之字形,各地設計者應按本身的寫法來設計。日本的字型設計者明白這點,他們有人會說「不接受Unicode」,指的不是不用這套全球通用的編碼,而是指不接受Unicode參考字形。
行 26: 行 26:
  不但如此,爲解決Unicode處理不善的異體字編碼問題,日本Adobe以CID字庫技術替異體字編碼,使Unicode的一個碼位可盛載多個字樣。在某些軟件裏,利用CID技術,就可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無論是《康熙》或《大漢和辭典》的字形,還是日本依敎育部門漢字表的字形,抑或更多的寫法,都可隨用者的需求而挑選。當然,使用者不懂選,有好東西都不懂用,那是他們的錯。現在不少新書,封面都用「小塚明體」、「小塚黑體」這兩套支援CID的Adobe字型,卻沒有好好選擇適當的異體字,結果把簡化過的日文漢字直接用在中文出版物裏,「港」的右下變成「己」部件,「海」的右下變成「毋」部件。其實,利用CID技術,選擇傳統風格,就可以顯示從「巳」部件的「港」字、從「母」部件的「海」字。「青」部件的字,也不論Unicode裏有沒分別編碼,都可以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統一寫成從「円」,解決了我在〈[[說文:​unicode摧殘正體字|Unicode摧殘正體字]]〉一文中所說的「不統一」問題(見右下角的圖)。要是各種瀏覽器都支援CID,而且大家的系統裏都安裝了小塚明體和黑體,我就不用爲不能於本錄顯示正統字形而煩惱了!  不但如此,爲解決Unicode處理不善的異體字編碼問題,日本Adobe以CID字庫技術替異體字編碼,使Unicode的一個碼位可盛載多個字樣。在某些軟件裏,利用CID技術,就可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無論是《康熙》或《大漢和辭典》的字形,還是日本依敎育部門漢字表的字形,抑或更多的寫法,都可隨用者的需求而挑選。當然,使用者不懂選,有好東西都不懂用,那是他們的錯。現在不少新書,封面都用「小塚明體」、「小塚黑體」這兩套支援CID的Adobe字型,卻沒有好好選擇適當的異體字,結果把簡化過的日文漢字直接用在中文出版物裏,「港」的右下變成「己」部件,「海」的右下變成「毋」部件。其實,利用CID技術,選擇傳統風格,就可以顯示從「巳」部件的「港」字、從「母」部件的「海」字。「青」部件的字,也不論Unicode裏有沒分別編碼,都可以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統一寫成從「円」,解決了我在〈[[說文:​unicode摧殘正體字|Unicode摧殘正體字]]〉一文中所說的「不統一」問題(見右下角的圖)。要是各種瀏覽器都支援CID,而且大家的系統裏都安裝了小塚明體和黑體,我就不用爲不能於本錄顯示正統字形而煩惱了!
  
- 可悲的是,在今天烏煙瘴氣的世道中,人人都把瑰寶當草邊草,只會對有權勢者撐腰的贋品擁抱。各種所謂「標準」,因爲有相關政府部門撐着,許多人就盲目擁抱它。像《大漢和辭典》這樣完善的方案,因爲靠的是純學術的、民間的力量,結果在所謂「市場」與不同的「權勢官方部門」合謀演出的戲裏,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更受盡涼薄的目光,遭人排擠以至踐踏。+ 可悲的是,在今天烏煙瘴氣的世道中,人人都把瑰寶當草邊草,只會對有權勢者撐腰的贋品擁抱。各種所謂「標準」,因爲有相關政府部門撐着,許多人就盲目擁抱它。像《大漢和辭典》這樣比較完善的方案,因爲靠的是純學術的、民間的力量,結果在所謂「市場」與不同的「權勢官方部門」合謀演出的戲裏,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更受盡涼薄的目光,遭人排擠以至踐踏。
  
- 日本人的認眞、一絲不苟,不但保存了眞正的明體字,更使它能發揚光大,甚至連一筆一畫的細微差異,都製成電腦字型中的不同字形,人們選用。相比之下,大陸、臺灣那種差不多先生般的態度,把楷法硬套於明體上,毀了珍貴的明體,更剝奪用者選擇權這種手段,去硬推這些有缺陷的所謂「標準」字型。連有字體廠商推出符合《康熙》正統寫法的字體,都遭盲目批鬥者鬥臭批死。他們無知,卻不求知,更企圖以一己的無知壓倒有知,要其他人都臣服於其無知之下。他們狂喊口號,說甚麼發揮漢人市場的影響力,令廠商正視他們,收回所謂「日本」的「錯字」。卻不知道,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 日本人的認眞、一絲不苟,不但保存了眞正的明體字,更使它能發揚光大,甚至連一筆一畫的細微差異,都製成電腦字型中的不同字形,供大家選用。相比之下,大陸、臺灣那種差不多先生般的態度,把楷法硬套於明體上,毀了珍貴的明體,更剝奪用者選擇權這種卑鄙手段,去硬推這些有缺陷的所謂「標準」字型。連有字體廠商推出符合《康熙》正統寫法的字體,[[說文:​劣字驅逐正字|都遭盲目批鬥者鬥臭批死]]。他們無知,卻不求知,更企圖以一己的無知壓倒有知,要其他人都臣服於其無知之下。他們狂喊口號,說甚麼發揮漢人市場的影響力,令廠商正視他們,收回所謂「日本」的「錯字」。卻不知道,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
  
- 正如吾友末日幽靈兄於在下的噗浪裏說:「印刷和電腦顯示,都是輸出的一種。早年微軟力求清晰和高辨識度而選用明體,但多得果粉聲勢浩大,一堆人人云亦云,曰Windows的字體醜陋、不美觀云云。結果新Windows好學不學去改字體,變成這四不像。」沒有了不少日本學者所抱持的嚴謹治學心態、對傳統尊敬的態度,一群不學無術的人,得閒無事胡亂唱衰一下,發起瘋來就又一人一信又投訴又擧報又甚麼的文攻武鬥,現在惡果盡現,依正統寫法的眞正細明體、原版「繁體-黑」都消失了。這種正統字形兇殺案,主兇絕對是這群批鬥者。+<WRAP right round box miku>​{{:​說文:​cing_unified.png|用小塚明體,配合CID技術,所有從「青」部件的字,都能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WRAP>​ 正如吾友末日幽靈兄於在下的噗浪裏說:「印刷和電腦顯示,都是輸出的一種。早年微軟力求清晰和高辨識度而選用明體,但多得果粉聲勢浩大,一堆人人云亦云,曰Windows的字體醜陋、不美觀云云。結果新Windows好學不學去改字體,變成這四不像。」沒有了不少日本學者所抱持的嚴謹治學心態、對傳統尊敬的態度,一群不學無術的人,得閒無事胡亂唱衰一下,發起瘋來就又一人一信又投訴又擧報又甚麼的文攻武鬥,現在惡果盡現,依正統寫法的眞正細明體、原版「繁體-黑」都消失了。這種正統字形兇殺案,主兇絕對是這群批鬥者。
  
-<WRAP right round box miku>​{{:​說文:​cing_unified.png|用小塚明體,配合CID技術,所有從「青」部件的字,都能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WRAP>​ 寫這系列文章時,我不得不再看他們那些一言堂的、連回應欄都沒有的抗議網站。那個甚麼《TCFail》,大大幅圖,顯示着《康熙》正統字形的「請」字,卻把「円」部件以紅圈圈着(註1)。害得我google「Heiti TC」,找到的第一幅圖就是它。我痛心得多想hack了他們的網站,把圖改成在旁邊加上代表正確的一剔!(就如本文開首的插圖般。)+ 寫這系列文章時,我不得不再看他們那些一言堂的、連回應欄都沒有的抗議網站。那個甚麼《TCFail》,大大幅圖,顯示着《康熙》正統字形的「請」字,卻把「円」部件以紅圈圈着(註1)。害得我google「Heiti TC」,找到的第一幅圖就是它。我痛心得多想hack了他們的網站,把圖改成在旁邊加上代表正確的一剔!(就如本文開首的插圖般。)
  
  這群不學無術的人,連「丹青」都不識——連「青」字下方應從「円」(丹)部件都不懂,卻靠着種種不講理的暴力蠻行,顚倒黑白,指鹿爲馬,發起文攻武鬥,終令正體變俗形,劣字驅正字。這種荒謬、無稽,非言語可以形容。連想說髒話罵他們,都彷彿侮辱了髒話!試問他們有甚麼資格這樣批鬥漢字?​!有識之士看着這一切,能不怒哉?​!能不悲哉?​!  這群不學無術的人,連「丹青」都不識——連「青」字下方應從「円」(丹)部件都不懂,卻靠着種種不講理的暴力蠻行,顚倒黑白,指鹿爲馬,發起文攻武鬥,終令正體變俗形,劣字驅正字。這種荒謬、無稽,非言語可以形容。連想說髒話罵他們,都彷彿侮辱了髒話!試問他們有甚麼資格這樣批鬥漢字?​!有識之士看着這一切,能不怒哉?​!能不悲哉?​!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10/16 18:09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