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下次修改
前次修改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3/01/30 04:53 +0800]
ichirouuchiki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9/10/16 18:09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1: 行 1:
 +~~NOTOC~~
 ====== 不知丹青,枉談漢字 ====== ====== 不知丹青,枉談漢字 ======
  
- 話說有群不知漢字的「果迷」,連字典都不査,就對正確字形發動文攻武鬥,肆意謾罵,胡亂投訴,終令正字變成劣字。他們口口聲聲,罵蘋果電腦不重視中文市場,罵蘋果電腦以日文寫法來敷衍「果迷」。可笑的是,這群「果迷」看不起的日本字型,往往才是寶。他們罵「青」字從所謂「Japanese Yen」部件是寫錯字,不知《說文》、《康熙》的「青」字正是「円」(丹)字底,不知從「円」部件才是正確寫法。+ 話說有群不知漢字的「果迷」,[[說文:​劣字驅逐正字|連字典都不査,就對正確字形發動文攻武鬥,肆意謾罵,惡意投訴,終令正字變成劣字]]。他們口口聲聲,罵蘋果電腦不重視中文市場,罵蘋果電腦以日文寫法來敷衍「果迷」。可笑的是,這群「果迷」看不起的日本字型,往往才是寶。他們罵「青」字從所謂「Japanese Yen」部件是寫錯字,不知《說文》、《康熙》的「青」字正是「円」(丹)字底,不知從「円」部件才是正確寫法。
  
-<WRAP left round box>​{{:​說文:​HeitiTC_TCFail.png|遭「果迷」顚黑倒白的正字與俗寫}}</​WRAP>​ 更可悲的是,這種正確寫法,要靠日韓字型來承傳。怕有中文字型設計者懂得正字,這群「果迷」自己連「丹青」都不懂,就要將之打倒,批鬥至死方休。無知的群眾,卻因天性盲目,不辨青紅皂白,都愛肆意批鬥,這就足夠破壞市場,將之導向至歧途歪路。各位請看,現在新出的中文字型,有哪隻把「青」字寫對?+<WRAP left round box miku>​{{:​說文:​HeitiTC_TCFail.png|遭「果迷」顚黑倒白的正字與俗寫}}</​WRAP>​ 更可悲的是,這種正確寫法,要靠日韓字型來承傳。怕有中文字型設計者懂得正字,這群「果迷」自己連「丹青」都不懂,就要將之打倒,批鬥至死方休。無知的群眾,卻因天性盲目,不辨青紅皂白,都愛肆意批鬥,這就足夠破壞市場,將之導向至歧途歪路。各位請看,現在新出的中文字型,有哪隻把「青」字寫對?
  
- 不少中國人愛差不多主義,愛撒謊,愛以錯爲正。日本人卻相反,不少都治學態度認眞。雖然日本曾受盲目歐化之風影響,簡化過漢字,但他們的簡化有節制,破壞力遠遠不及大陸那套。而且他們對傳統原貌,還懂得保留,予以尊重。因此,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日本重要字典的字形,比臺灣改用了甚麼標宋、標楷字形的字典,更有參考價值。+ 現今不少人愛差不多主義,愛撒謊,愛以錯爲正。日本人卻相反,不少都治學態度認眞。雖然日本曾受盲目歐化之風影響,簡化過漢字,但他們的簡化有節制,破壞力遠遠不及大陸那套。而且他們對傳統原貌,還懂得保留,予以尊重。因此,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日本重要字典的字形,比臺灣改用了甚麼標宋、標楷字形的字典,更有參考價值。
  
- 就以日本的《大漢和辭典》爲例。這本字典本身就非常折騰人。1927年起,歷經十年才完成「最終原稿」,才加上多次校對、造印刷用字等工作,1943年起才發行第一卷,卻因時局不穩,發行工作延滯不前。1945年2月,正在印刷第二卷時,書稿卻給美軍的戰火焚毀。戰後,《大漢和辭典》編委會把書稿重頭再做。當時,主編諸橋轍次博士已因長年編輯書稿,兩眼幾近完全失明。第一次做書稿時,用的方法還是傳統的活字印刷——即俗稱的「執字粒」。第二次做稿時,原先的活版已焚毀,而且戰後活字彫匠不足,不能再用原來的方法印刷。幸而日本已有照相植字(日文稱「寫眞植字」)技術,於是就用這方法來排版做稿。爲《大漢和辭典》製作照相植字字形的人,是寫硏公司的石井茂吉。石井先生是現代漢字字型史裏不能不提的巨匠。日本第一臺寫眞植字機,就是他和森澤信夫一同發明的。接着,他又成立了「寫硏公司」。顧名思義,它就是一間「硏」究照相植字(「寫」眞植字)技術的公司。至於森澤先生,則成立了另一間照相植字公司,名爲「森澤公司」。+ 就以日本的《大漢和辭典》爲例。這本字典本身就非常折騰人。1927年起,歷經十年才完成「最終原稿」,才加上多次校對、造印刷用字等工作,1943年起才發行第一卷,卻因時局不穩,發行工作延滯不前。1945年2月,正在印刷第二卷時,書稿卻給美軍的戰火焚毀。戰後,《大漢和辭典》編委會把書稿重頭再做。當時,主編諸橋轍次博士已因長年編輯書稿,兩眼幾近完全失明。第一次做書稿時,用的方法還是傳統的活字印刷——即俗稱的「執字粒」。第二次做稿時,原先的活版已焚毀,而且戰後活字彫匠不足,不能再用原來的方法印刷。幸而日本已有照相植字(日文稱「寫眞植字」)技術,於是就用這方法來排版做稿。爲《大漢和辭典》製作照相植字字形的人,是寫硏公司的石井茂吉。石井先生是現代漢字字型史裏不能不提的巨匠。日本第一臺照相植字機,就是他和森澤信夫一同發明的。接着,他又成立了「寫硏公司」。顧名思義,它就是一間「硏」究照相植字(「寫」眞植字)技術的公司。至於森澤先生,則成立了另一間照相植字公司,名爲「森澤公司」。
  
  製作《大漢和辭典》的字型可不簡單,因爲石井先生要造的,足足有四萬七千五百字。然而,石井先生一點兒也不苟且。這四萬七千五百字,寫法主要都參照《康熙字典》,當然,也因應日本實際使用需求,以及處理《康熙》裏個別漢字部件不統一的問題,作了點兒修訂。這四萬多字的字形影響深遠。即使日本後來另有字形標準,今天,保留在日本主要字典裏的,仍是嚴謹的《大漢和辭典》字形。時至今日,《大漢和辭典》仍是由寫硏公司排印。辭典尾頁還特別說明這點。這四萬多字,亦讓石井先生得到日本菊池寬獎。且看看書影圖:  製作《大漢和辭典》的字型可不簡單,因爲石井先生要造的,足足有四萬七千五百字。然而,石井先生一點兒也不苟且。這四萬七千五百字,寫法主要都參照《康熙字典》,當然,也因應日本實際使用需求,以及處理《康熙》裏個別漢字部件不統一的問題,作了點兒修訂。這四萬多字的字形影響深遠。即使日本後來另有字形標準,今天,保留在日本主要字典裏的,仍是嚴謹的《大漢和辭典》字形。時至今日,《大漢和辭典》仍是由寫硏公司排印。辭典尾頁還特別說明這點。這四萬多字,亦讓石井先生得到日本菊池寬獎。且看看書影圖:
  
-<WRAP round box><​WRAP centeralign><​fc #​000080>​《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fc>\\ {{:​說文:​DaiKanWaJiTen.png|《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WRAP></​WRAP>​+<WRAP round box miku><​WRAP centeralign><​color #​000080>​《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color>\\ {{:​說文:​DaiKanWaJiTen.png|《大漢和辭典》「厲」字書影}}</​WRAP></​WRAP>​
  
- 圖中可見,「厲」、「萬」、「蕪」、「荀」等字的「艹」部件是四筆,而豎筆仍是直豎,不是非豎非撇;「禸」部件的左方橫、豎雙交。「聲」的「耳」部件,橫挑不從右旁出鋒。「者」字有點。「磨」、「摩」的「麻」部件從雙「𣎳」,而非雙「木」。「直」的末筆爲豎折。「廉」的「兼」部件首兩筆是撇。「直」的末筆是豎曲。「禮」、「禍」的左旁作「⺬」,不作「礻」。「冬」下方從「冫」。「紀」、「綴」的左旁從「糸」,不從「糹」。「飢」從「⻞」,不從「飠」。「城」的「成」部件內部從「丁」,不從「𠃌」。連以豎起筆的「高」、「方」、「亦」等字的頂部,與以橫起筆的「說」、「話」、「謂」等字之「言」部件,都分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按《說文》、《康熙》等傳統標準字形。若有些不喜歡正統標準的人,要雞蛋裏挑骨頭(卻不以相同的態度挑他們擁抱的錯誤標準),說《康熙》處理數個很個別的字時,還有點不善之處,那麼,相信《大漢和辭典》方案能堵着他們的口。+ 圖中可見,「厲」、「萬」、「蕪」、「荀」等字的「艹」部件是四筆,而豎筆仍是直豎,不是非豎非撇;「禸」部件的左方橫、豎雙交。「聲」的「耳」部件,橫挑不從右旁出鋒。「者」字有點。「磨」、「摩」的「麻」部件從雙「𣎳」,而非雙「木」。「廉」的「兼」部件首兩筆是撇。「直」的末筆是豎曲。「禮」、「禍」的左旁作「⺬」,不作「礻」。「冬」下方從「冫」。「紀」、「綴」的左旁從「糸」,其下方沒變成三點。「飢」從「⻞」,不從「飠」。「城」的「成」部件內部從「丁」,不從「𠃌」。連以豎起筆的「高」、「方」、「亦」等字的頂部,與以橫起筆的「說」、「話」、「謂」等字之「言」部件,都分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按《說文》、《康熙》等傳統標準字形。若有些不喜歡正統標準的人,要雞蛋裏挑骨頭(卻不以相同的態度挑他們擁抱的錯誤標準),說《康熙》處理數個很個別的字時,還有點不善之處,那麼,相信《大漢和辭典》方案能堵着他們的口。
  
  完成《大漢和辭典》字體後,石井先生再親自開發了數套明體、黑體,它們均以「石井」命名。此外,寫硏公司還設立了文字設計獎「石井獎」。一眾得獎者中,名字最響噹噹的,應數鈴木勉。他就是「本蘭明體」、「柊野黑體」(或稱「冬青黑體」)、「游明體」的設計者。「本蘭明體」、「石井明體」,以及森澤公司的「龍明體」,隨着照相植字機傳入臺灣,影響臺灣的字型設計、印刷及廣告業。尤其「本蘭明體」,臺灣後來的明體電腦字型,包括微軟視窗系統使用的「細明體」,都是承襲自它。  完成《大漢和辭典》字體後,石井先生再親自開發了數套明體、黑體,它們均以「石井」命名。此外,寫硏公司還設立了文字設計獎「石井獎」。一眾得獎者中,名字最響噹噹的,應數鈴木勉。他就是「本蘭明體」、「柊野黑體」(或稱「冬青黑體」)、「游明體」的設計者。「本蘭明體」、「石井明體」,以及森澤公司的「龍明體」,隨着照相植字機傳入臺灣,影響臺灣的字型設計、印刷及廣告業。尤其「本蘭明體」,臺灣後來的明體電腦字型,包括微軟視窗系統使用的「細明體」,都是承襲自它。
  
- 臺灣人享用了日本字體設計的成果,珠玉在前,卻有眼不識泰山。臺灣敎育部不明白日本硏訂的明體有多嚴謹、含金量多高,另行製訂所謂「標準宋體」。誠然,若這宋體字形的硏製,有不亞於日本人的嚴謹,硏訂出比之更優秀的成果,那不是壞事。可是,這套所謂「標準宋體」的硏訂,根本就不尊重傳統的宋體(明體)。那些「專家」或「磚家」,只不過定了楷體的規則,就把它搬過來,硬套在差異甚大的明體之上,致使四四正正、明辨點畫的明體,被弄得不明不楷,非驢非馬。其破壞傳統明體的幅度,比大陸更大。+ 臺灣人享用了日本字體設計的成果,珠玉在前,卻有眼不識泰山。臺灣敎育部不明白日本硏訂的明體有多嚴謹、含金量多高,另行製訂甚麼所謂「臺標」,所謂「國字標準字體」,所謂「標準宋體」。誠然,若這宋體字形的硏製,有不亞於日本人的嚴謹,硏訂出比之更優秀的成果,那不是壞事。可是,這套所謂「標準宋體」的硏訂,根本就不尊重傳統的宋體(明體)。那些「專家」或「磚家」,只不過定了楷體的規則,就把它搬過來,硬套在差異甚大的明體之上,致使四四正正、明辨點畫的明體,被弄得不明不楷,非驢非馬。其破壞傳統明體的幅度,比大陸更大。
  
  臺灣的字型廠商,也不辨瑕瑜,盲目依照Unicode參考字形而改變明體、黑體等印刷字型的字形寫法。Unicode的參考字形,只是基於政治因素,直照套用大陸所謂「規範」的宋體字形,但Unicode官方也說明,他們定的只是字碼,每個字碼所載之字形,各地設計者應按本身的寫法來設計。日本的字型設計者明白這點,他們有人會說「不接受Unicode」,指的不是不用這套全球通用的編碼,而是指不接受Unicode參考字形。  臺灣的字型廠商,也不辨瑕瑜,盲目依照Unicode參考字形而改變明體、黑體等印刷字型的字形寫法。Unicode的參考字形,只是基於政治因素,直照套用大陸所謂「規範」的宋體字形,但Unicode官方也說明,他們定的只是字碼,每個字碼所載之字形,各地設計者應按本身的寫法來設計。日本的字型設計者明白這點,他們有人會說「不接受Unicode」,指的不是不用這套全球通用的編碼,而是指不接受Unicode參考字形。
  
-<WRAP round box><​WRAP centeralign><​fc #​000080>​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fc>\\ {{:​說文:​cid_var.png|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WRAP></​WRAP>​+<WRAP round box miku><​WRAP centeralign><​color #​000080>​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color>\\ {{:​說文:​cid_var.png|小塚明體支援CID字庫技術}}</​WRAP></​WRAP>​
  
  不但如此,爲解決Unicode處理不善的異體字編碼問題,日本Adobe以CID字庫技術替異體字編碼,使Unicode的一個碼位可盛載多個字樣。在某些軟件裏,利用CID技術,就可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無論是《康熙》或《大漢和辭典》的字形,還是日本依敎育部門漢字表的字形,抑或更多的寫法,都可隨用者的需求而挑選。當然,使用者不懂選,有好東西都不懂用,那是他們的錯。現在不少新書,封面都用「小塚明體」、「小塚黑體」這兩套支援CID的Adobe字型,卻沒有好好選擇適當的異體字,結果把簡化過的日文漢字直接用在中文出版物裏,「港」的右下變成「己」部件,「海」的右下變成「毋」部件。其實,利用CID技術,選擇傳統風格,就可以顯示從「巳」部件的「港」字、從「母」部件的「海」字。「青」部件的字,也不論Unicode裏有沒分別編碼,都可以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統一寫成從「円」,解決了我在〈[[說文:​unicode摧殘正體字|Unicode摧殘正體字]]〉一文中所說的「不統一」問題(見右下角的圖)。要是各種瀏覽器都支援CID,而且大家的系統裏都安裝了小塚明體和黑體,我就不用爲不能於本錄顯示正統字形而煩惱了!  不但如此,爲解決Unicode處理不善的異體字編碼問題,日本Adobe以CID字庫技術替異體字編碼,使Unicode的一個碼位可盛載多個字樣。在某些軟件裏,利用CID技術,就可突破Unicode的限制,顯示Unicode沒分開收錄的異體字。無論是《康熙》或《大漢和辭典》的字形,還是日本依敎育部門漢字表的字形,抑或更多的寫法,都可隨用者的需求而挑選。當然,使用者不懂選,有好東西都不懂用,那是他們的錯。現在不少新書,封面都用「小塚明體」、「小塚黑體」這兩套支援CID的Adobe字型,卻沒有好好選擇適當的異體字,結果把簡化過的日文漢字直接用在中文出版物裏,「港」的右下變成「己」部件,「海」的右下變成「毋」部件。其實,利用CID技術,選擇傳統風格,就可以顯示從「巳」部件的「港」字、從「母」部件的「海」字。「青」部件的字,也不論Unicode裏有沒分別編碼,都可以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統一寫成從「円」,解決了我在〈[[說文:​unicode摧殘正體字|Unicode摧殘正體字]]〉一文中所說的「不統一」問題(見右下角的圖)。要是各種瀏覽器都支援CID,而且大家的系統裏都安裝了小塚明體和黑體,我就不用爲不能於本錄顯示正統字形而煩惱了!
  
- 可悲的是,在今天烏煙瘴氣的世道中,人人都把瑰寶當草邊草,只會對有權勢者撐腰的贋品擁抱。各種所謂「標準」,因爲有相關政府部門撐着,許多人就盲目擁抱它。像《大漢和辭典》這樣完善的方案,因爲靠的是純學術的、民間的力量,結果在所謂「市場」與不同的「權勢官方部門」合謀演出的戲裏,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更受盡涼薄的目光,遭人排擠以至踐踏。+ 可悲的是,在今天烏煙瘴氣的世道中,人人都把瑰寶當草邊草,只會對有權勢者撐腰的贋品擁抱。各種所謂「標準」,因爲有相關政府部門撐着,許多人就盲目擁抱它。像《大漢和辭典》這樣比較完善的方案,因爲靠的是純學術的、民間的力量,結果在所謂「市場」與不同的「權勢官方部門」合謀演出的戲裏,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更受盡涼薄的目光,遭人排擠以至踐踏。
  
- 日本人的認眞、一絲不苟,不但保存了眞正的明體字,更使它能發揚光大,甚至連一筆一畫的細微差異,都製成電腦字型中的不同字形,人們選用。相比之下,大陸、臺灣那種差不多先生般的態度,把楷法硬套於明體上,毀了珍貴的明體,更剝奪用者選擇權這種手段,去硬推這些有缺陷的所謂「標準」字型。連有字體廠商推出符合《康熙》正統寫法的字體,都遭盲目批鬥者鬥臭批死。他們無知,卻不求知,更企圖以一己的無知壓倒有知,要其他人都臣服於其無知之下。他們狂喊口號,說甚麼發揮漢人市場的影響力,令廠商正視他們,收回所謂「日本」的「錯字」。卻不知道,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 日本人的認眞、一絲不苟,不但保存了眞正的明體字,更使它能發揚光大,甚至連一筆一畫的細微差異,都製成電腦字型中的不同字形,供大家選用。相比之下,大陸、臺灣那種差不多先生般的態度,把楷法硬套於明體上,毀了珍貴的明體,更剝奪用者選擇權這種卑鄙手段,去硬推這些有缺陷的所謂「標準」字型。連有字體廠商推出符合《康熙》正統寫法的字體,[[說文:​劣字驅逐正字|都遭盲目批鬥者鬥臭批死]]。他們無知,卻不求知,更企圖以一己的無知壓倒有知,要其他人都臣服於其無知之下。他們狂喊口號,說甚麼發揮漢人市場的影響力,令廠商正視他們,收回所謂「日本」的「錯字」。卻不知道,要是沒有了日韓字體,正統漢字可能早已命喪於他們手上!
  
- 正如吾友末日幽靈兄於在下的噗浪裏說:「印刷和電腦顯示,都是輸出的一種。早年微軟力求清晰和高辨識度而選用明體,但多得果粉聲勢浩大,一堆人人云亦云,曰Windows的字體醜陋、不美觀云云。結果新Windows好學不學去改字體,變成這四不像。」沒有了不少日本學者所抱持的嚴謹治學心態、對傳統尊敬的態度,一群不學無術的人,得閒無事胡亂唱衰一下,發起瘋來就又一人一信又投訴又擧報又甚麼的文攻武鬥,現在惡果盡現,依正統寫法的眞正細明體、原版「繁體-黑」都消失了。這種正統字形兇殺案,主兇絕對是這群批鬥者。+<WRAP right round box miku>​{{:​說文:​cing_unified.png|用小塚明體,配合CID技術,所有從「青」部件的字,都能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WRAP>​ 正如吾友末日幽靈兄於在下的噗浪裏說:「印刷和電腦顯示,都是輸出的一種。早年微軟力求清晰和高辨識度而選用明體,但多得果粉聲勢浩大,一堆人人云亦云,曰Windows的字體醜陋、不美觀云云。結果新Windows好學不學去改字體,變成這四不像。」沒有了不少日本學者所抱持的嚴謹治學心態、對傳統尊敬的態度,一群不學無術的人,得閒無事胡亂唱衰一下,發起瘋來就又一人一信又投訴又擧報又甚麼的文攻武鬥,現在惡果盡現,依正統寫法的眞正細明體、原版「繁體-黑」都消失了。這種正統字形兇殺案,主兇絕對是這群批鬥者。
  
-<WRAP right round box>​{{:​說文:​cing_unified.png|用小塚明體,配合CID技術,所有從「青」部件的字,都能顯示出依《康熙》的正統寫法。}}</​WRAP>​ 寫這系列文章時,我不得不再看他們那些一言堂的、連回應欄都沒有的抗議網站。那個甚麼《TCFail》,大大幅圖,顯示着《康熙》正統字形的「請」字,卻把「円」部件以紅圈圈着(註1)。害得我google「Heiti TC」,找到的第一幅圖就是它。我痛心得多想hack了他們的網站,把圖改成在旁邊加上代表正確的一剔!(就如本文開首的插圖般。)+ 寫這系列文章時,我不得不再看他們那些一言堂的、連回應欄都沒有的抗議網站。那個甚麼《TCFail》,大大幅圖,顯示着《康熙》正統字形的「請」字,卻把「円」部件以紅圈圈着(註1)。害得我google「Heiti TC」,找到的第一幅圖就是它。我痛心得多想hack了他們的網站,把圖改成在旁邊加上代表正確的一剔!(就如本文開首的插圖般。)
  
  這群不學無術的人,連「丹青」都不識——連「青」字下方應從「円」(丹)部件都不懂,卻靠着種種不講理的暴力蠻行,顚倒黑白,指鹿爲馬,發起文攻武鬥,終令正體變俗形,劣字驅正字。這種荒謬、無稽,非言語可以形容。連想說髒話罵他們,都彷彿侮辱了髒話!試問他們有甚麼資格這樣批鬥漢字?​!有識之士看着這一切,能不怒哉?​!能不悲哉?​!  這群不學無術的人,連「丹青」都不識——連「青」字下方應從「円」(丹)部件都不懂,卻靠着種種不講理的暴力蠻行,顚倒黑白,指鹿爲馬,發起文攻武鬥,終令正體變俗形,劣字驅正字。這種荒謬、無稽,非言語可以形容。連想說髒話罵他們,都彷彿侮辱了髒話!試問他們有甚麼資格這樣批鬥漢字?​!有識之士看着這一切,能不怒哉?​!能不悲哉?​!
  
-<fc #​008080>​註1:見[[http://​zonble.github.com/​tcfail/​|《TCFail》網站首頁]]。</​fc>+<color #​008080>​註1:見[[http://​zonble.github.com/​tcfail/​|《TCFail》網站首頁]]。</​color>
  
 <WRAP rightalign>​--- //​2013/​01/​18 17:31 +0800//</​WRAP>​ <WRAP rightalign>​--- //​2013/​01/​18 17:31 +0800//</​WRAP>​
  
 {{page>​c:​by-nc-sa}} {{page>​c:​by-nc-sa}}
-{{tag>"​中文"​ "​字與字體"​}}+{{tag>"​中文"​ "字與字體"​}}
  
 ~~DISCUSSION~~ ~~DISCUSSION~~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1359492829.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3/01/30 04:53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