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7/07/10 03:20 +0800]
ichirouuchiki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 [2019/02/07 05:45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6: 行 6:
 <WRAP left round box miku>​{{:​說文:​HeitiTC_TCFail.png|遭「果迷」顚黑倒白的正字與俗寫}}</​WRAP>​ 更可悲的是,這種正確寫法,要靠日韓字型來承傳。哪怕有中文字型設計者懂得正字,這群「果迷」自己連「丹青」都不懂,就要將之打倒,批鬥至死方休。無知的群眾,卻因天性盲目,不辨青紅皂白,都愛肆意批鬥,這就足夠破壞市場,將之導向至歧途歪路。各位請看,現在新出的中文字型,有哪隻把「青」字寫對? <WRAP left round box miku>​{{:​說文:​HeitiTC_TCFail.png|遭「果迷」顚黑倒白的正字與俗寫}}</​WRAP>​ 更可悲的是,這種正確寫法,要靠日韓字型來承傳。哪怕有中文字型設計者懂得正字,這群「果迷」自己連「丹青」都不懂,就要將之打倒,批鬥至死方休。無知的群眾,卻因天性盲目,不辨青紅皂白,都愛肆意批鬥,這就足夠破壞市場,將之導向至歧途歪路。各位請看,現在新出的中文字型,有哪隻把「青」字寫對?
  
- 不少中國人愛差不多主義,愛撒謊,愛以錯爲正。日本人卻相反,不少都治學態度認眞。雖然日本曾受盲目歐化之風影響,簡化過漢字,但他們的簡化有節制,破壞力遠遠不及大陸那套。而且他們對傳統原貌,還懂得保留,予以尊重。因此,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日本重要字典的字形,比臺灣改用了甚麼標宋、標楷字形的字典,更有參考價值。+ 現今不少人愛差不多主義,愛撒謊,愛以錯爲正。日本人卻相反,不少都治學態度認眞。雖然日本曾受盲目歐化之風影響,簡化過漢字,但他們的簡化有節制,破壞力遠遠不及大陸那套。而且他們對傳統原貌,還懂得保留,予以尊重。因此,日本的字體,甚至比臺灣字體的字形更接近《說文》、《康熙》;日本重要字典的字形,比臺灣改用了甚麼標宋、標楷字形的字典,更有參考價值。
  
  就以日本的《大漢和辭典》爲例。這本字典本身就非常折騰人。1927年起,歷經十年才完成「最終原稿」,才加上多次校對、造印刷用字等工作,1943年起才發行第一卷,卻因時局不穩,發行工作延滯不前。1945年2月,正在印刷第二卷時,書稿卻給美軍的戰火焚毀。戰後,《大漢和辭典》編委會把書稿重頭再做。當時,主編諸橋轍次博士已因長年編輯書稿,兩眼幾近完全失明。第一次做書稿時,用的方法還是傳統的活字印刷——即俗稱的「執字粒」。第二次做稿時,原先的活版已焚毀,而且戰後活字彫匠不足,不能再用原來的方法印刷。幸而日本已有照相植字(日文稱「寫眞植字」)技術,於是就用這方法來排版做稿。爲《大漢和辭典》製作照相植字字形的人,是寫硏公司的石井茂吉。石井先生是現代漢字字型史裏不能不提的巨匠。日本第一臺照相植字機,就是他和森澤信夫一同發明的。接着,他又成立了「寫硏公司」。顧名思義,它就是一間「硏」究照相植字(「寫」眞植字)技術的公司。至於森澤先生,則成立了另一間照相植字公司,名爲「森澤公司」。  就以日本的《大漢和辭典》爲例。這本字典本身就非常折騰人。1927年起,歷經十年才完成「最終原稿」,才加上多次校對、造印刷用字等工作,1943年起才發行第一卷,卻因時局不穩,發行工作延滯不前。1945年2月,正在印刷第二卷時,書稿卻給美軍的戰火焚毀。戰後,《大漢和辭典》編委會把書稿重頭再做。當時,主編諸橋轍次博士已因長年編輯書稿,兩眼幾近完全失明。第一次做書稿時,用的方法還是傳統的活字印刷——即俗稱的「執字粒」。第二次做稿時,原先的活版已焚毀,而且戰後活字彫匠不足,不能再用原來的方法印刷。幸而日本已有照相植字(日文稱「寫眞植字」)技術,於是就用這方法來排版做稿。爲《大漢和辭典》製作照相植字字形的人,是寫硏公司的石井茂吉。石井先生是現代漢字字型史裏不能不提的巨匠。日本第一臺照相植字機,就是他和森澤信夫一同發明的。接着,他又成立了「寫硏公司」。顧名思義,它就是一間「硏」究照相植字(「寫」眞植字)技術的公司。至於森澤先生,則成立了另一間照相植字公司,名爲「森澤公司」。
說文/不知丹青_枉談漢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2/07 05:45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