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本文件的舊版!


不要盡信《國語辭典》

 在簡化字的世界,大家有甚麼不肯定,都會以最新版的《新華字典》和《現代漢語詞典》爲依歸。即使它有錯,那是「政府認可的錯」,照依即可。反而你寫對了,那可是「政府不認可的對」。可笑乎?可哀乎?

 在繁體字世界中,沒有這種荒謬的情況。大家若有不明白,會査自己認爲可靠的字典。然而,現在科技發達,像一郎般慢慢找部首、翻書頁來査,已經不合時宜。大家會査光碟版的字典──才不!那要錢買啊!大家會査免費而又能信任的網上字典。對,我說的是臺灣敎育部的《國語詞典》網上版。

 多數情況下,《國語辭典》也挺可信的。甚至不少臺灣出版的字典、辭典,亦以《國語辭典》爲師。但有些朋友無時無刻都以它爲準,盲目地相信它,這就有問題了。

 好像「兇手」一詞,是「凶」還是「兇」?《國語辭典》竟然這樣說:

 凶與兇音同形近,雖可互通,但推其本義,凶爲惡的意思,兇爲恐懼的意思,所以凡是與惡義有關的,宜作「凶」,如「凶惡」、「凶手」、「凶暴」、「凶猛」等;與恐懼義有關的則宜作「兇」,如「兇懼」。

 上古時候,只有一個「凶」字,沒有「兇」字。所以要說本義,根本都是「凶」(形勢不吉利),「殘暴」、「殺害」、「恐懼」等義都是由「不吉利」義引伸出來的。後來,「凶」字的「不吉利」義和「殘暴」、「殺害」、「恐懼」等義,在某些場合會產生歧義。例如《周禮·天官·閽人》的「喪服凶器不入宮」,「凶器」是指棺材和棺中服器;至於殺人時用的器械,若不寫作「兇器」,就會與棺材或送送葬服器相混。又如「凶手」一詞,是指帶來惡運的手,還是殺人者?或如「這兇刀確實是一把凶刀」,「兇」指殺害,「凶」指帶來惡運。若把殺害義都寫作「凶」,變成「這凶刀確是一把凶刀」,這豈非廢話一句?因此,後人把文字分工,由「凶」字衍生出「兇」字,表示「殘暴」、「恐懼」等義的時候,就用「兇」而不用「凶」。

 大陸的漢字硏究,經常玩胡亂竄改、盲目破舊的把戲。臺灣的漢字硏究,則有時會過於泥古,不接受後世爲減少歧義而進行的分工。把「兇」字局限在「恐懼」一義,是因爲中國第一部字典《說文解字》的作者,把「兇」字解釋作:「擾恐也。从人在凶下。《春秋傳》曰:『曹人兇懼。』」不過,《說文解字》對「凶」字的解釋亦只是:「惡也。象地穿交陷其中也。」那個「惡」是指時勢或情況險惡(從解釋字形的「地穿交陷其中」可見),亦即「吉凶」的「凶」。《國語辭典》的編者,據此來把「殘暴」等義撥入「凶」字,是否完全正確呢?我認爲值得商榷。

 其實《說文解字》對字義的闡釋極之簡單,它不會說明字的所有解釋。然而,觀乎它解釋的漢字字理,「兇」字是「从人在凶下」,是指有「人」給人「凶」的感覺。這種感覺當然是「恐懼」,但正因那個人「殘暴」,甚至「殺害」他人,才會帶來這感覺。以「兇」字掌管「殘暴」、「殺害」、「恐懼」等義,亦不見得不符合字的本義。而「殘暴、殺害」與「恐懼」的關係,亦比與「不吉利」的關係大。

 況且,「兇」字的出現,正是爲了解決「吉利」義與「殘暴」、「殺害」、「恐懼」等義的混淆。反而「殘暴」義與「殺害」義、「恐懼」義,用同一個「兇」字表示,並不會引起歧義。那麼,現在把「殘暴、殺害」義撥歸「凶」字,把表示殘暴或殺害的「兇」與帶來不幸的「凶」合併,不是開歷史之倒車,由消除了歧義,變回有歧義嗎?

 根據2007年香港敎育局出版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凶」字下的常用詞,除了「凶」字本身,只有「凶多吉少」。但「兇」字下則收有「兇手」、「兇徒」、「兇猛」、「兇惡」等常用詞。這做法比較中肯。相反,《國語辭典》只收「凶手」、「行凶」、「凶殘」,但「步步行兇」、「頂兇」、「緝兇」、「眞兇實犯」、「騁兇騁勢」等詞卻以「兇」字爲準──這些「兇」字,並不解作「恐懼」,而是解作「殘暴」、「殺人」或「兇手」。那麼,《國語辭典》不是自打嘴巴嗎?

 類似的情況,還有「佔」與「占」、「佈」與「布」、「份」與「分」等字。像「佔領」、「宣佈」等詞,大家早已使用有人旁的字。但《國語辭典》都沒收錄,只收錄「占領」、「宣布」。《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則收錄了「佔領」、「宣佈」等詞。我們亦應以有人旁的「佔領」、「宣佈」爲準。

 至於「份」、「分」二字,「身分」早已寫作「身份」。那麼「名份」、「職份」的「份」字,意義與「身份」的「份」字相同,亦應寫作「份」。而「份內」、「份量」、「水份」、「部份」、「知識份子」等詞,《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份」、「分」並收,承認「份」字這義項。這些詞語用有人的「份」,都能避免歧義,把「整體中的一個單位」或「成份」的意思,表達得更清釋。這些詞語,亦應以「份」字爲準。

 如果有人執於泥古,擧《國語辭典》作絕對權威,否定「兇手」、「佔領」、「宣佈」、「身份」等詞;那麼,我亦可以拿「更權威」的原版《辭海》(註1),否定「間諜」這詞,要大家寫作「閒諜」;我還可以拿「更更權威」的《說文解字》,否定「喜悅」這詞,要大家寫作「喜說」。因爲「間」是「閒」的後世分化字,「悅」是「說」的後世分化字。《說文》不收「悅」字,《辭海》雖有「間」字但仍以「閒諜」爲準。不過,這種盲古泥古,有益嗎?

註1:原版《辭海》即1947年繁體單卷版。不是後來基於政治因素改來易去的版本。

延伸閱讀: 「幫忙改錯字」的討論(由第5樓「發表於: 17-Mar 02:02 am」的帖子開始)

2012/12/26 09:23 +0800

討論區

OCT, 2013/11/21 00:26 +0800

你好,我是一名來自內地的漢字愛好者,剛剛入門,不知該信什麽不該信什麽,手邊沒有字典,想請先生推薦一本較權威的字典,《康熙》怎麼樣?看到有很多版本的《康熙》,不知哪一種更好呢?或者先生有更好的推薦?

內木一郎, 2014/07/08 05:31 +0800

要買《康熙》的話,請選同文書局原版的複印本。千萬不要選擇甚麼標點本、重排本,它們連原字形都變了,遑論其他細節。

不過,對入門者來說,建議先看一些解說的書籍。林西莉(Cecilia Lindqvist)的《漢字的故事》、許暉所寫的《這個字,原來有這樣的身世》及其續編,都是好書,寫得深入淺出。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不要盡信_國語辭典.1497940563.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7/06/20 14:36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