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說文:不要盡信_國語辭典 [2017/06/20 14:36 +0800]
ichirouuchiki
說文:不要盡信_國語辭典 [2017/10/11 01:11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11: 行 11:
 <color #​000080>​ 凶與兇音同形近,雖可互通,但推其本義,凶爲惡的意思,兇爲恐懼的意思,所以凡是與惡義有關的,宜作「凶」,如「凶惡」、「凶手」、「凶暴」、「凶猛」等;與恐懼義有關的則宜作「兇」,如「兇懼」。</​color>​ <color #​000080>​ 凶與兇音同形近,雖可互通,但推其本義,凶爲惡的意思,兇爲恐懼的意思,所以凡是與惡義有關的,宜作「凶」,如「凶惡」、「凶手」、「凶暴」、「凶猛」等;與恐懼義有關的則宜作「兇」,如「兇懼」。</​color>​
  
- 上古時候,只有一個「凶」字,沒有「兇」字。所以要說本義,根本都是「凶」(形勢不吉利),「殘暴」、「殺害」、「恐懼」等義都是由「不吉利」義引伸出來的。後來,「凶」字的「不吉利」義和「殘暴」、「殺害」、「恐懼」等義,在某些場合會產生歧義。例如《周禮·天官·閽人》的「喪服凶器不入宮」,「凶器」是指棺材和棺中服器;至於殺人時用的器械,若不寫作「兇器」,就會與棺材或送葬服器相混。又如「凶手」一詞,是指帶來惡運的手,還是殺人者?或如「這兇刀確實是一把凶刀」,「兇」指殺害,「凶」指帶來惡運。若把殺害義都寫作「凶」,變成「這凶刀確是一把凶刀」,這豈非廢話一句?因此,後人把文字分工,由「凶」字衍生出「兇」字,表示「殘暴」、「恐懼」等義的時候,就用「兇」而不用「凶」。+ 上古時候,只有一個「凶」字,沒有「兇」字。所以要說本義,根本都是「凶」(形勢不吉利),「殘暴」、「殺害」、「恐懼」等義都是由「不吉利」義引伸出來的。後來,「凶」字的「不吉利」義和「殘暴」、「殺害」、「恐懼」等義,在某些場合會產生歧義。例如《周禮·天官·閽人》的「喪服凶器不入宮」,「凶器」是指棺材和棺中服器;至於殺人時用的器械,若不寫作「兇器」,就會與棺材或送葬服器相混。又如「凶手」一詞,是指帶來惡運的手,還是殺人者?或如「這兇刀確實是一把凶刀」,「兇」指殺害,「凶」指帶來惡運。若把殺害義都寫作「凶」,變成「這凶刀確是一把凶刀」,這豈非廢話一句?因此,後人把文字分工,由「凶」字衍生出「兇」字,表示「殘暴」、「恐懼」等義的時候,就用「兇」而不用「凶」。
  
  大陸的漢字硏究,經常玩胡亂竄改、盲目破舊的把戲。臺灣的漢字硏究,則有時會過於泥古,不接受後世爲減少歧義而進行的分工。把「兇」字局限在「恐懼」一義,是因爲中國第一部字典《說文解字》的作者,把「兇」字解釋作:「擾恐也。从人在凶下。《春秋傳》曰:『曹人兇懼。』」不過,《說文解字》對「凶」字的解釋亦只是:「惡也。象地穿交陷其中也。」那個「惡」是指時勢或情況險惡(從解釋字形的「地穿交陷其中」可見),亦即「吉凶」的「凶」。《國語辭典》的編者,據此來把「殘暴」等義撥入「凶」字,是否完全正確呢?我認爲值得商榷。  大陸的漢字硏究,經常玩胡亂竄改、盲目破舊的把戲。臺灣的漢字硏究,則有時會過於泥古,不接受後世爲減少歧義而進行的分工。把「兇」字局限在「恐懼」一義,是因爲中國第一部字典《說文解字》的作者,把「兇」字解釋作:「擾恐也。从人在凶下。《春秋傳》曰:『曹人兇懼。』」不過,《說文解字》對「凶」字的解釋亦只是:「惡也。象地穿交陷其中也。」那個「惡」是指時勢或情況險惡(從解釋字形的「地穿交陷其中」可見),亦即「吉凶」的「凶」。《國語辭典》的編者,據此來把「殘暴」等義撥入「凶」字,是否完全正確呢?我認爲值得商榷。
說文/不要盡信_國語辭典.txt · 上一次變更: 2017/10/11 01:11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