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本文件的舊版!


傳承字形俯拾於當下(四)

 走過路面地下世界商場,我們到大學和書局,在字海中尋寶,發掘傳承字形(俗稱「舊字形」)。

 爲便行程,一郎決定拜訪交通最方便的城市大學。「香」字的「禾」字頂保留捺筆,不變作點;「城」字的「成」部件「戊」內從「丁」;「市」字起筆爲豎點。都是傳承字形。

sign48.jpg

 「鄭」字從「八」不從「丷」;「翼」字的「羽」部件從四撇,表示羽毛順向不凌亂;「之」字以豎點開筆。它們均是傳承字形。

sign50.jpg

 「術」字的「朮」部件末筆帶鈎;「交」字以豎點開筆;「流」字右上角作四筆,起筆爲豎點。它們也是傳承字形。

sign51.jpg

 「印」左旁爲四筆,其末筆作橫,不作挑。

sign49.jpg

 「伉」字第四筆、「室」字首筆均作豎點;「課」字首筆爲橫。都是傳承字形。

sign53.jpg

 因爲課室裏有人,一郎遂移師別處。途中看到這「敎」字,依從傳承字形,以「〤」開首。

sign54.jpg

 下一站是書局。先看招牌。「商」字以橫起筆;「館」字從「⻞」不從「飠」。

book01.jpg

 另一家,是臺資的。「誠」字的「成」部件「戊」內從「丁」;「店」首筆爲豎點。

book05.jpg

 接着這家是樓上書店。「榆」的「俞」部件左下從「舟月」(框內爲兩點),右下從「巜」。

book06.jpg

 書架上的牌。「流」字上方已說過了,「讀」字是形聲字,右旁從發音相近的「𧶠」,不從「賣」。此乃傳承字形也。

book03.jpg

 幾米的書夠流行吧?「幾」字都是從「戍」,橫筆不向左出頭,豎撇也不向上出頭。是傳承字形。

book41.jpg

 這書封面的「文」字起筆爲豎點;「化」字從「𠤎」不從「匕」;「精」字從「円」不從「月」;「神」字從「⺬」不從「礻」。是完美的傳承字形示範。

book10.jpg

 一郎從事語文工作,當然要看看這方面的書。容若老師治學態度認眞,根柢深厚。「容」、「咬」、「文」、「字」都從豎點;「者」字帶點;「嚼」、「館」、「節」的「皀」部件都依舊形;「硏」字從「幵」不從「开」;「晟」字的「成」部件「戊」內從「丁」;「曾」字從「八」不從「丷」;「前」、「勝」都從「舟月」(框內爲兩點);「闢」字的「辛」部件也以橫筆開首。唯一是「刊」字有點問題。

book11.jpgbook12.jpg

 談語文問題,這本局方標準又怎可以缺席?儘管它在內容中規範了敎育用的楷書字形,但編者也明白書寫的楷書和印刷字體的差異,沒有強依楷形去竄改封面上的黑體。「香」字的「禾」字頂保留捺筆;「習」字保留四撇;「字」字保留豎點;「詞」字保留橫起筆;「表」字的豎挑允許在轉角處出頭……這些都是傳承字形的特徵。香港在字形規範這方面,做法比臺灣靠譜,較少肆意妄改。

book42.jpg

 看看外語書吧。一郎信手拿起一本日語敎材。「郎」、「音」以橫開筆;「平」從「ハ」不從「丷」;「敎」以「〤」開首;「清」從「円」不從「月」;「說」從「八」不從「丷」;「睜」從「爫」不從「⺤」;「令」下從「ㄗ」不從「マ」;「眞」不作「真」;「道」從「⻍」不從「⻌」……大體上都是傳承字形。就只是「却」、「冷」等字用了俗體,還有「心里想」應當是「心裏想」,應該是簡體轉正體之誤。

book28.jpg

 不過一郎還是愛看漫畫,就翻翻一本新出的。「拉」、「寶」從豎點;「神」從「⺬」;「迷」從「⻍」;「冒」從「⺜」不從「曰」。

book31.jpg

 還有這套,是童年回憶啊!現在才留意到,「爲」從「爫」;「李」的捺筆不變作點;「城」內從「丁」;「害」從「丯」;「眞」不作「真」;甚至還有從「目」的「具」字、從「𧮫」的「卻」字,這些都是傳承字形。

book35.jpg

 除了看書,書局附近還有活動,幫助小朋友認識漢字。活動攤位的咭牌上,「文」和「字」從豎點,「遊」從「⻍」,都是傳承字型。

book43.jpg

 人曰書報書報,只拍攝了書,好像欠了報紙。於是到便利店門前拍一拍。看到「晴」字從「円」;「爆」字首筆作左點;「禍」字既從「⺬」,「冎」部件上方內部的折筆也拐向右;「逃」字從「⻍」;「邨」字首筆爲撇;「鉛」字不從「几」……也有許多傳承字形。

book45.jpgbook44.jpg

 在便利店裏,我順便用八達通買點東西。八達通讀咭器上印刷的也是傳承字形。「餘」字從「⻞」不從「飠」;「額」字起筆爲豎點。

bus08.jpg

 呼,爲了反駁一個失實的留言,沒想到自己竟然寫了這麼多!每個人都總有執着的事。對於漢字,對於眞相,一郎向來固執。像「光」這種留言,同時涉及兩者,一郎自問實在放不下!拍了這麼多證據,面對着排山倒海的事實,敢問這個叫「光」的人兄,以及和他說過同類說話的臺標盲忠,到·底·肯·認·錯·沒·有?!

 最後還得說一下,雖然我集中拍攝傳承字形,但這不代表新字形不存在。許多時,傳承字形和新字形,是同時存在的、混雜的,就像下圖,左方用傳承字形,右方用新字形。

last.jpg

 一郎雖然指出「臺標」新字形可惡之處,說明它如何違反字理字源,去竄改原來傳承多年的字形,惡紫奪朱,但絕對無意否定它們存在的客觀事實。只是它們的存在並非絕對、唯一。除了新字形,傳承字形仍然實實在在的活在我們的生活裏,活在我們的四周,我們時時刻刻都能輕易看到、使用到傳承字形。臺標盲忠企圖否定這客觀事實,把傳承字形冤枉作只活在清朝,我就要用力指出眞相,使事實不會淹沒在三人成虎之惡風紅潮中。

2016/12/26 06:28 +0800

討論區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傳承字形俯拾於當下_四.1482704927.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6/12/26 06:28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