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最後一次修改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說文:別字 [2014/01/04 19:36 +0800]
leeyc0
說文:別字 [2015/01/08 02:39 +0800]
ichirouuchiki
行 20: 行 20:
  以「渡」字來表達「過」這義項,既有前人用例,亦能避免誤會。爲何偏要去鑽牛頭尖,斟酌是否「水」、是否「困難的」時間等無關宏旨的細微東西,卻忽視關鍵的問題,不理會別人會否誤解作「量度」義項呢?文字分工,不應力求避免誤會嗎?因此,我堅持用「渡」字指過地域、過時間,反正時間也好、地域也好,都是空間。其他人給《現代漢語詞典》牽着鼻子走,不思索其說法是否合理就盲從,是他們的選擇。然而,《現漢》用「彩排」不用「綵排」,用「答復」、「回復信件」不用「答覆」、「回覆信件」,用「了如指掌」不用「瞭如指掌」,我們能跟從嗎?  以「渡」字來表達「過」這義項,既有前人用例,亦能避免誤會。爲何偏要去鑽牛頭尖,斟酌是否「水」、是否「困難的」時間等無關宏旨的細微東西,卻忽視關鍵的問題,不理會別人會否誤解作「量度」義項呢?文字分工,不應力求避免誤會嗎?因此,我堅持用「渡」字指過地域、過時間,反正時間也好、地域也好,都是空間。其他人給《現代漢語詞典》牽着鼻子走,不思索其說法是否合理就盲從,是他們的選擇。然而,《現漢》用「彩排」不用「綵排」,用「答復」、「回復信件」不用「答覆」、「回覆信件」,用「了如指掌」不用「瞭如指掌」,我們能跟從嗎?
  
- 又如「份」字,也有人盲從《現漢》或盲目復古,要把「份外」、「份量」、「部份」、「水份」、「充份」、「成份」、「名份」、「身份」、「一份子」、「時份」、「部份」、「過份」、「養份」的「份」字都改作「分」。然而,「月份」、「年份」、「股份」、「省份」等詞卻不改。其實,這些詞語裏的「份」字,都是指整體裏的一部份,或者表示劃分的單位。爲何有些要用「分」,有些要用「份」呢?統一作「份」字,與義項甚多的「分」字分工,已是大勢所趨。連香港敎育局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也認同上述詞語可用「份」字。爲何還有人要反對?+ 又如「份」字,也有人盲從《現漢》或盲目復古,要把「份外」、「份量」、「部份」、「水份」、「充份」、「成份」、「名份」、「身份」、「一份子」、「時份」、「過份」、「養份」的「份」字都改作「分」。然而,「月份」、「年份」、「股份」、「省份」等詞卻不改。其實,這些詞語裏的「份」字,都是指整體裏的一部份,或者表示劃分的單位。爲何有些要用「分」,有些要用「份」呢?統一作「份」字,與義項甚多的「分」字分工,已是大勢所趨。連香港敎育局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也認同上述詞語可用「份」字。爲何還有人要反對?
  
  凡是分工後,能減少誤會,使字的表達義項清晰一些的,一郎皆從分不從合。除了上述的「渡、度」和「份、分」外,「兇刀」(兇手用的刀)與「凶刀」(不吉祥的刀),「佈景」(舞臺上佈置的背景)與「布景」(布製的背景),「佔地」(佔領土地)與「占天」(觀測天象占問吉凶),「後庭」(屋後的庭園)與「后庭」(后妃的花園),「表面」(物體的外面)與「錶面」(錶盤)等,皆不相混。  凡是分工後,能減少誤會,使字的表達義項清晰一些的,一郎皆從分不從合。除了上述的「渡、度」和「份、分」外,「兇刀」(兇手用的刀)與「凶刀」(不吉祥的刀),「佈景」(舞臺上佈置的背景)與「布景」(布製的背景),「佔地」(佔領土地)與「占天」(觀測天象占問吉凶),「後庭」(屋後的庭園)與「后庭」(后妃的花園),「表面」(物體的外面)與「錶面」(錶盤)等,皆不相混。
說文/別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6/05/29 00:37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