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字驅逐正字

 痛心事,不忿事,常有之。對探眞求理者而言,以假逐眞,以劣驅良,以錯壓正,皆可恨也,可恥也,可怒也。若人人皆探眞求理,此等荒誕之事本應可避免。可惜,無知之徒,最愛濫竽。對欠缺認知的東西,他們不懂默默旁觀,苦心鑽硏,從中吸收學習,增進己見。他們總要聲大大,要全世界聲他那支笛,服從於其無知。卒之,眞理淪喪,良心泯滅,正事傾亡。

 愛字之人,見到錯字驅逐正字,心痛,心絕。一郎雖喜歡漢字,但自問只是知點皮毛,附庸風雅,尚未深得漢字本眞,本不多言,以免貽笑大方。豈知,一些簡單、顯淺得不得了的常識——査判正字的幼稚園級方法,都有人不知。而且不單一人,是一群人。最後,正字遭打倒,被不甚正統的字取代。

 大家以爲在下說大陸盲目躍進、文革浩劫期間,推出的簡體字嗎?非也。不過,此事的本質,與之無異。那,到底我說的是甚麼事?蘋果電腦「黑體-繁」字體的正字寫法,遭群眾盲目批鬥而打倒之事。

 「黑體-繁」,又稱「Heiti TC」,是蘋果一些作業系統的新預設字型。在此之前,蘋果系統使用「儷黑Pro」字型。「黑體-繁」與「儷黑Pro」由不同公司設計,兩者風格迥異。轉換字體,惹來「果迷」譁然,以「可說是一場災難」形容之(註1)。誠然,「黑體-繁」確有一些客觀缺點。例如漢字字形有「喇叭口」,不及無「喇叭口」的「儷黑Pro」爽朗;標點高低不一,也是大病。可是,當時「果迷」批擊得最厲害的,是說「黑體-繁」這字型「寫錯字」。

正統寫法、「繁體-黑」原字形,以及「繁體-黑」遭批鬥後改形的對照表

 若一款字體推出市面,卻眞的錯字連篇,小學生不如,那的確要打設計者的屁股。然而事實是否這樣?且看這群「果迷」怎麼說:

 「字體中有許多字根本不是標準或是在臺灣習慣的寫法,可能是來自日文漢字的寫法,或根本就是錯字。同一個部首的許多字,也往往沒有依照一套固定的造字規則,例如『清』的『月』是寫成月,但是『晴』或『請』則寫成了日文貨幣單位『円』,毫無規則可言。

 「『請』這個字的右下角,應該是個『月』,不知道爲甚麼,在蘋果的字體當中,卻變成了一個『円』,這樣一整個不對啊…。」(按:標點錯誤,省略號應爲「……」,後方不應加上句號。)「…Some are actually wrong characters. Here is the example. All characters listed in the picture above contain a part as “青”, which means a color between green and blue, or a Bondi blue like color. The lower part of “青” should be “月”, which means moon, but some characters were not created with “月” but “円” (Japanese Yen). That is quite not right.

 上述兩段文字,前者出自《TCFail》網站,後者引自《Notes on Cocoa》。這兩個網站,還列出圖片,去說明「黑體-繁」如何寫「錯」字——從圖片中可見,他們所謂的「寫錯字」,就是把它與「標楷體」比較,看到寫法跟「標楷體」不同,就稱爲「寫錯字」。

 小學時上國文課,老師必定敎過大家査字典。芸芸中文字典,權威者,有《康熙》、原版《辭海》等。雖權威者不等於可以盲從,多權威的字典也可能有其錯訛、判誤,但若連權威字典都沒査過,就武斷地指別人寫錯字,無知如此,簡直侮辱人類智慧。

 偏偏,上述網站的作者,正是連字典都沒翻過,就妄指他人寫錯字。若有翻査過,便知上述權威字典,都把「青」字寫成從「円」者。「円」並不是無知者口中的「日文貨幣單位」,而是「丹」字的本來形狀。「丹」是丹井。甲骨文的「青」字,從「井」從「屮」,是水井旁生長出青青的草。小篆發展成從「円(丹)」從「生」。「丹」也是一種礦井,而「生」則是「屮」(草)在「土」(地上)生長出來的形態。《說文解字》的作者許愼,把「青」字解作由「丹」色(深紅色)而「生」。「丹」、「青」二字,出現得比不少顏色字早,因這兩色是較明顯的對比,在人類認知中其概念較早出現。「青」字從「丹」,既符合字理,也符合這漢字的歷代演變。即使翻査較大眾化、普及化的《國語活用辭典》,字體雖然使用了「標楷體」,但其解釋文字,劈頭第一句就是:「會意,从生丹。」

 至於從「月」,則只是手寫時的變異。《康熙字典》在正文前,有「辨似」篇。它把「月」、「円」列爲相似字。「円」字的解說是:「即『丹』字。『清』、『靖』、『靜』等字从此。」可見把「青」字底部寫作「月」,只是手寫時的訛字。《康熙》的編者根本不認同這寫法,並指出它們都應從「円」部件。論字理,「青」和「月」也沒有關係。古人以肉眼所望見的正常月亮,或白或黃,寡言青色。要從嚴的話,從「月」的「青」才是錯字。

「青」字進化表

 若有向啞老師虛心求敎,就不會口出甚麼「Japanese Yen」的狂言,人家明明寫了正統字形,他卻胡亂罵人「寫錯字」。

 無知者以「標楷體」作對照。他們不知道,「標楷體」本來屬手寫類型字體,由書法而來。正如我在〈錯字與傳統字形〉裏所指出,手寫時,因書法藝術和個人習慣問題,不少字的寫法,若非離譜詭變,也尚可接受。例如這個從「月」的「青」,它不會構成誤讀或混亂,而且在今天環境也確實通行,我們不必吹毛求疵,可以接納它爲常用的變體、異體。不過,可接受,不等於正宗。我們絕不能惡紫奪朱、廢正立俗,把從「円」的「青」廢掉。臺灣敎育部憑恃權勢定立所謂「國字標準字體」(簡稱「臺標」),以手寫變形來取締傳統漢字寫法,把傳承字形摒除於正體之列,本屬邪道惡行,逆了漢字本來的法道。若這事限於楷書手寫字,也還輕罪一點。現在有人竟以這些不正統的寫法,反過來要明體、黑體等追求筆畫平正清晰、點橫分明的印刷字體依從,不僅荒謬,更是反智。

 至於所謂「同一個部首的許多字,也往往沒有依照一套固定的造字規則」,問題關鍵在Unicode的編碼。日本、韓國保留從「円」的寫法,堅持其正寫與俗寫有差異,在其原來的國內標準中已區分了「青」字正俗之形,收入不同編碼中。可是大陸、臺灣卻要以手寫俗體壓倒正寫。彼此拗來拗去,Unicode處理不了,只好同時給這兩個字形賦予編碼,「9751」保留給從「円」的正字,「9752」則編予從「月」的俗寫。「清」、「精」等字,正寫、俗寫也各編一碼。然而,掛一漏萬,「請」、「菁」、「蜻」等字卻只有一個字碼。於是字體設計者只能取其中一個寫法。我同意同一個部件的寫法應該統一,但既有正俗之分,就當然應統一作正寫,而非統一作俗字。對於含「青」部件的字,大家應要求字體設計者統一作「円」形,而非「月」形。

 這些抗議「黑體-繁」的網站(註2)所指出的其他「錯字」,也是絲毫無訛的正統寫法。「直」字的末筆,正統寫法是他們口中「頗爲怪異」的豎曲,直目視其隱也。「勺」字是末筆,傳統寫法也沿自篆書,寫作一橫。「俞」字若依小篆字理,它最上方確實是「入」(寫作「人」形者則依「亼」形,也屬有字理的寫法,在此暫不詳述),右下角則是表示水流的「巜」,不是「刀」的變體「刂」。「鄉」字中間及「⻞」字旁的底部,應是一豎兩橫,是裝食物器皿的腳部。「羽」字裏頭,應當從四撇,以示羽毛順着同一方向。「令」字下方應從「ㄗ」,「ㄗ」是跪下的人,寫作「マ」只是俗寫。「神」的左旁應當作「⺬」,即「示」字,而不是變形幅度較大的「礻」。「讀」是形聲字,右旁應以讀「育」音的「𧶠」字作聲符,而非讀音上風馬牛的「賣」字。但凡抗議網站上聲稱作「錯字」的寫法,皆爲漢字是正統字形。這些抗議網站,錯得徹徹底底。

 以錯爲正,本不足取。但他們不僅是自己錯,不止於「文批」——散佈歪理謬論,更發動「武鬥」戰爭,力籲網民要廣泛行動,一人一信擧報有所謂的「bug」,向蘋果的客戶服務員投訴,並用「購買力」予以施壓。他們更大玩一言堂,在各抗議網站上,都沒有回應欄。有識之士無法留言回應,難以用道理來指出其訛。只有《TCFail》網站列出了作者電郵地址,卻在電郵地址上方表明「不要寫信給我」,以粗字叫人與其寫信給他,不如向蘋果電腦寫投訴信。當時在下看着這場浩浩蕩蕩的批鬥,卻沒有良策倡議正寫,力挽汪瀾。

 甚至,當時有位有識之士,在中文維基百科上寫下客觀事實,如指出「近年中華民國敎育部的國字標準字體逐漸改得接近宋體」,「其實『黑體-繁』的字體更符合原有漢字結構與部件結構,舊『細明體』也遵從此結構,屬於漢字印刷體」,說明「反而有些人不認識舊字體」才產生爭議等。結果,上述如實的敘述,遭維基百科執行編輯Meow抹黑爲「打死不認錯、不檢査、不中立」,最後並遭定性爲「破壞」。條目中只留下Meow個人主觀的說法——聲稱「黑體-繁」是「深受日本影響」、「與日本漢字之舊字體相似」(註3)。大眾閱讀維基條目,根本無從得知所謂「日本漢字之舊字體」,實乃符合字理字源的傳承寫法,亦是《康熙》、原版《辭海》等權威字典背書承認的寫法。

 結果,蘋果向盲目批鬥者投降,把「黑體-繁」原來的傳統寫法,都改成遷就手寫之便的俗體。「果迷」聞之,馬上高呼是「喜訊」,稱新版「黑體-繁」爲「正字」,說它「已基本符合國字標準字體。例如『言』最上方改爲碰到橫線的一點,『糸』完全不同,『示』部偏旁改爲『礻』,『情』、『倩』等字裏都是『月』等等」,並指是時候擁抱新版「黑體-繁」,摒棄「儷黑Pro」(註4)。本來說它字形不美觀、忽高忽低、有喇叭口等聲音,嘭一聲全部消失。正字被打倒,俗字給抬擧。有如堅持眞相的先知,被綁在木柱上,給熊熊烈火活活燒死。無知的群眾,卻歡天喜地圍着火焰跳舞,爲自己所作的「壯擧」欣喜若狂。

 人類智慧扭曲如斯,夫復何言!夫復何言!!

註1:見《TCFail》網站:http://zonble.github.com/tcfail/

註2:包括上述的《TCFail》網站、《Notes on Cocoa》。此外還有《Apple: Please fix Heiti TC》等。

註3:見《中文維基百科》裏〈黑體-繁〉條目的編輯歷史,如: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BB%91%E9%AB%94-%E7%B9%81&diff=11201069&oldid=11196459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BB%91%E9%AB%94-%E7%B9%81&diff=11196132&oldid=11193443等。

註4:見〈正字 Mac OS X 10.6.3〉、〈黑體-繁在 Mac OS X 10.6.3 的重大改變〉等文章。其中後者的作者爲「Meow Wang」,即中文維基百科裏扭曲客觀事實、消滅異見聲音的Meow。另,正文中所引文字,出自Meow這篇文章,但短短兩句中,多處標點運用錯誤。例如逗號與頓號不分,引號時而使用時而不用等。爲免註釋繁瑣,影響閱讀,我在引文裏直接修正,不附加按語。

延伸閱讀:

2012/12/31 03:58 +0800

討論區

小心後面, 2013/11/04 18:45 +0800

為何只參考《康熙字典》? 明清供讀書人考試用的規範書籍,《十三經》﹑《二十四史》是必考的,所以明朝以國子監本為準,清人則以武英殿本為準。

破壞文字的原字形,電腦是有一定因素。另外,古籍中很多異體字﹑繁體字﹑簡體字,可是大陸行的是只用古籍中的簡體,港台割除簡體,只留繁體。其實古籍中繁簡是並用的。

內木一郎, 2017/04/03 02:23 +0800

並不是只參考《康熙字典》。傳承字形是據其字源、字理,據其歷代字形演變的客觀結果,而逐步成形的。不過上述諸字,其符合字理的寫法,皆與《康熙》無異,一郎在行文上或有省略,以避冗贅而已。

fig, 2017/01/28 00:47 +0800

說實在的,大家真的有那麼在在意字體嗎?怎麼不看看,現在充斥著一堆安卓手機,用的都是對岸的規範字體。大陸的新字規範更加地喪心病狂、沒有道理,外觀也不討喜。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現在在台灣,比較傳統的字型到處都看得到,也很常在使用。只要不是大陸規範字型,我看得都挺順眼的。

內木一郎, 2017/04/03 02:30 +0800, 2019/01/11 19:12 +0800

閣下也許不那麼在意字形,卻不等於「大家」都不在意。以一郎所知,在意者大有人在。又,陸規雖以簡化字爲主,大幅度改換有理部件作無理(或理據較薄弱)的部件,此當然極度有問題。但對於同一個部件的形狀,陸規改形比臺標還要少。諸如「木底」、「肉月」,陸規還遵從傳承造形;「口」部件還不用像臺標般跛足。無論陸規還是臺標,對傳承形體皆大有竄改,一郎都看不順眼。

霍逸林, 2017/11/04 18:58 +0800

@fig 是嗎?

起碼我們“木”字底、“立”字部分跟舊體字一樣,你們呢? “月”字和“肉”字旁能分開得好好的,你們呢? 草花頭,橫分成兩段沒問題,那兩筆豎,我們大陸跟舊體漢字一樣,兩豎,你們呢?你們幹嘛不把“廿”字頭的字也拆成(十+十+一)? 兩豎的字腳變成向中間靠攏,還有辶,還有“女”字、“口”字、“山”字,我們大陸雖然從楷書寫法,將直角處的字腳削掉,但還是會補上一個“蝴蝶”結!你們呢? 繁體絞絲旁,“幺”下三點,你們全部一個方向斜著?我們大陸可是左一點和右兩點方向不同!你們看古代人寫的漢字,誰的“幺”下三點會全部一個方向斜著的? 說我們更加喪心病狂?你們呢? 最好回去問一下你們台灣方面,他們製定這些字形,取源何在?是否合理? 我就在意字型了怎麼的!我身為漢族人,明知漢字是自家之傳家寶,我怎麼可以讓其被蹂躪! 我們大陸標準字形是不太討喜,也強過你們!你們的“國”字標準字形也好不到哪去!論舊字形,南韓製造的字形還好過你們!我們大陸的“麻”字,那寫法,是跟著古代楷書的,兩丿兩捺,你們兩丿點兩豎折,沒考證,我看著你們的MingLiU >3.21版就好受嗎!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劣字驅逐正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7/12/27 04:31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