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下次修改
前次修改
說文:宋體滾蛋_還我細明 [2013/01/19 08:19 +0800]
ichirouuchiki [宋體滾蛋,還我細明]
說文:宋體滾蛋_還我細明 [2019/10/10 05:03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2: 行 2:
 ====== 宋體滾蛋,還我細明 ====== ====== 宋體滾蛋,還我細明 ======
  
- 以前那部小電,爲在下捱了逾五、六年苦,暫存記憶體終於吃不消,不得不換機。作業系統也由Windows XP改爲Windows 8。怕我想買舊版,店員頂多也只能給我Windows 7,還與Windows 8同價。於是,我不得不面對一件非常討厭的事:在下一向愛用的系統字型「細明體」消失了。不論是Windows 7,還是Windows 8,都只有稱作「細明體」的「宋體」。+ 以前那部小電,爲在下捱了逾五、六年苦,暫存記憶體終於吃不消,不得不換機。作業系統也由Windows XP改爲Windows 8。怕我想買舊版,店員頂多也只能給我Windows 7,還與Windows 8同價。於是,我不得不面對一件非常討厭的事:在下一向愛用的系統字型「細明體」消失了。不論是Windows 7,還是Windows 8,都只有稱作「細明體」的「宋體」。
  
- 或者大家會覺得奇怪,在上篇〈[[說文:​宋體非宋|宋體非宋]]〉裏,我不是「明體」、「宋體」都是那種「橫細豎粗撇如刀,點如瓜子捺如掃」,橫筆末端還帶有「小三角」裝飾的字體嗎?那麼,這裏說的「明體」和「宋體」,指的是甚麼?+ 或者大家會覺得奇怪,在上篇〈[[說文:​宋體非宋|宋體非宋]]〉裏,我不是「明體」、「宋體」都是那種「橫細豎粗撇如刀,點如瓜子捺如掃」,橫筆末端還帶有「小三角」裝飾的字體嗎?那麼,這裏說的「明體」和「宋體」,指的是甚麼?
  
-<WRAP left round box>​{{:​說文:​jin-man_evolution.png|「言」、「文」等字進化表}}</​WRAP>​ 誠然,「明體」和「宋體」都指同一款字體,但在實際生活中,漸形成了分別。稱爲「明體」的字型,多仿效日韓字體,以《康熙》的正統寫法爲宗。這種字型依從字源,講究字理,點畫分明。+<WRAP left round box miku>​{{:​說文:​jin-man_evolution.png|「言」、「文」等字進化表}}</​WRAP>​ 誠然,「明體」和「宋體」都指同一款字體,但在實際生活中,漸形成了分別。稱爲「明體」的字型,多仿效日韓字體,以《康熙》的正統寫法爲宗。這種字型依從字源,講究字理,點畫分明。
  
- 例如「言」字頂部是橫筆,因爲「言」字下方本從「舌」,「舌」上加一橫或兩橫,以標示由這兒發出說話。憑三寸不爛之舌,先賢發表過幾許妙語偉論。由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以至隸書,一直以來,「言」字的「舌」部件上都是橫筆。因此明體的「言」字亦以橫筆開首,不從「亠」。不過,「文」字的頂部,則爲一點。點者,短短的一豎,垂直九十度角,不傾側者也。因爲「文」字像個正面站立的人,首筆是人頭,次筆是人的兩臂。既無特別原因,頭在臂膀上,當成四平八穩之姿,與臂膀成九十度角。+ 例如「言」字頂部是橫筆,因爲「言」字下方本從「舌」,「舌」上加一橫或兩橫,以標示由這兒發出說話。憑三寸不爛之舌,先賢發表過幾許妙語偉論。由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以至隸書,一直以來,「言」字的「舌」部件上都是橫筆。因此明體的「言」字亦以橫筆開首,不從「亠」。不過,「文」字的頂部,則爲一點。點者,猶如短短的一豎,垂直九十度角,不傾側者也。因爲「文」字像個正面站立的人,首筆是人頭,次筆是人的兩臂。既無特別原因,頭在臂膀上,當成四平八穩之姿,與臂膀成九十度角。
  
- 「言」字首筆與「文」字首筆的差異,在日常書寫楷字時,容易相混。理論上,楷書「言」字的首筆,可以與次筆不相連,跟「文」字首筆與次筆相連的寫法區分開。但僅以是否相連作區分,太高難度了。漸漸地,大家就把兩字之頭部混。幸而「言」字整體是一個部件,「文」字整體是另一個部件,憑整塊部件的形狀,即可區分二字。因此,即使其頭部相混,也不會令人認錯字。「言」字頭與「文」字頭同化,在書寫楷字時尚可接受。+ 「言」字首筆與「文」字首筆的差異,在日常書寫楷字時,容易相混。理論上,楷書「言」字的首筆,可以與次筆不相連,跟「文」字首筆與次筆相連的寫法區分開。但僅以是否相連作區分,太高難度了。漸漸地,大家就把兩字之頭部混成一形。幸而「言」字整體是一個部件,「文」字整體是另一個部件,憑整塊部件的形狀,即可區分二字。因此,即使其頭部相混,也不會令人認錯字。「言」字頭與「文」字頭同化,在書寫楷字時尚可接受。
  
  不過,彫刻的活字字粒,或現代電腦字型,既爲長期保留字形的工具,且技術也足夠,當然一筆一畫也不應放過。傳統明體字字粒或字型,仿效《康熙》或《說文》的明體字字頭般,把像「言」字頭與「文」字頭這些細微差異都區分開來,對漢字傳承實乃莫大造福。而且,作橫也好,作短豎也好,皆能使字形均衡有致,左右對稱。若明體字用斜點,就會失去這均稱美。  不過,彫刻的活字字粒,或現代電腦字型,既爲長期保留字形的工具,且技術也足夠,當然一筆一畫也不應放過。傳統明體字字粒或字型,仿效《康熙》或《說文》的明體字字頭般,把像「言」字頭與「文」字頭這些細微差異都區分開來,對漢字傳承實乃莫大造福。而且,作橫也好,作短豎也好,皆能使字形均衡有致,左右對稱。若明體字用斜點,就會失去這均稱美。
行 16: 行 16:
  雖然不同字型廠商的明體,或多或少改變了某些寫法,變得不太正宗。雖然Windows 95開始,漸漸把「眞」、「⻞」、「爲」、「青」等部件改形,以遷就Unicode同一漢字不同寫法的分別編碼。但起碼它們大致上還以《康熙》傳統寫法爲藍本,起碼「言」字頭和「文」字頭能區分開來,還可以稱作「明體」字。  雖然不同字型廠商的明體,或多或少改變了某些寫法,變得不太正宗。雖然Windows 95開始,漸漸把「眞」、「⻞」、「爲」、「青」等部件改形,以遷就Unicode同一漢字不同寫法的分別編碼。但起碼它們大致上還以《康熙》傳統寫法爲藍本,起碼「言」字頭和「文」字頭能區分開來,還可以稱作「明體」字。
  
- 可惜好景不常。大陸也好,灣也好,都要玩「阿茂整餅」——冇嗰樣整嗰樣。兩邊的「學者」要硏究所謂的字形標準。啊,硏究字形標準,本非壞事。但他們的硏究方向非常值得商榷。大陸盲目求簡,貪圖一兩筆之快,每每弄巧成拙,令漢字跛腿斷肢,卻更難記。灣相對之下,比大陸重視字源,卻常雙重標準。一些對字源沒有影響的寫法,例如「𠫓」部件,應寫三筆還是四筆,灣標準就執得很嚴;一些分辨不同部件的關鍵,好像「円」部件與「月」部件、「者」字頭與「老」字頭的區分,卻忽然從俗,任由它們相混。+<WRAP right round box miku>​{{:​說文:​compare.png|篆文、傳統明體及新字形「宋體」對照表}}</​WRAP>​ 可惜好景不常。大陸也好,灣也好,都要玩「阿茂整餅」——冇嗰樣整嗰樣。兩邊的「學者」要硏究所謂的字形標準。啊,硏究字形標準,本非壞事。但他們的硏究方向非常值得商榷。大陸盲目求簡,貪圖一兩筆之快,每每弄巧成拙,令漢字跛腿斷肢,卻更難記。灣相對之下,比大陸重視字源,卻常雙重標準。在臺灣敎育部定立的所謂「國字標準字體」(簡稱「臺標」)裏,一些對字源沒有影響的寫法,例如「𠫓」部件,應寫三筆還是四筆,灣標準就執得很嚴;一些分辨不同部件的關鍵,好像「円」部件與「月」部件、「賣」字與形聲字中的「𧶠」部件、「者」字頭與「老」字頭等等的區分,卻忽然從俗,任由它們相混。
  
-<WRAP right round box>​{{:​說文:​compare.png|篆文、傳統明體及新字形「宋體」對照表}}</​WRAP>​ 結果,所謂「標準」,不標也不準。當中的謬誤錯訛,若要認眞細數,恐怕罄竹難書。遺憾者,其發明人卻詡之爲「標準」,要人跟隨。莘莘學子未懂得尋索眞正字理,已遭這些所謂「標準」的訛劣字形洗腦,自此以錯爲正。好像[[說文:​劣字驅逐正字|那群把「黑體-繁」批鬥死的無知「果迷」]],若非被人洗腦也懵然不知,又怎會奉依灣那所謂「標準」的標楷體爲神聖,當它是麻原晃、鄭明析般頂禮膜拜?又怎會連字典都不査,就把正統寫法文攻武鬥,鬥臭鬥死?+ 結果,所謂「標準」,不標也不準。當中的謬誤錯訛,若要認眞細數,恐怕罄竹難書。遺憾者,其發明人卻詡之爲「標準」,要人跟隨。莘莘學子未懂得尋索眞正字理,已遭這些所謂「標準」的訛劣字形洗腦,自此以錯爲正。好像[[說文:​劣字驅逐正字|那群把「黑體-繁」批鬥死的無知「果迷」]],若非被人洗腦也懵然不知,又怎會奉依灣那所謂「標準」的標楷體爲神聖,當它是麻原晃、鄭明析般頂禮膜拜?又怎會連字典都不査,就把正統寫法文攻武鬥,鬥臭鬥死?
  
  而且,兩岸都同時犯下一個錯到七彩、錯到飛起、錯到拆天的天大毛病:以楷字的手寫變形,取締傳統漢字寫法。印刷字體本來追求筆畫平正清晰、點橫分明,現在卻反過來要遷就手寫俗字,仿效楷形。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好端端的明體,被蹂躪得不倫不類。  而且,兩岸都同時犯下一個錯到七彩、錯到飛起、錯到拆天的天大毛病:以楷字的手寫變形,取締傳統漢字寫法。印刷字體本來追求筆畫平正清晰、點橫分明,現在卻反過來要遷就手寫俗字,仿效楷形。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好端端的明體,被蹂躪得不倫不類。
  
- 不論是灣的「標宋」,還是大陸的「規範宋體」,「文」字頭與「言」字頭都不能再區分。不單如此,「山」、「出」等字左右兩腿,本來長度一致,兩邊對稱,平平穩穩地站立在基線上。現在爲遷就楷書手寫——手寫時這筆豎是連筆的,「山」、「出」等左腿竟慘遭削掉,變成瘸子!+ 不論是灣的「標宋」,還是大陸的「規範宋體」,「文」字頭與「言」字頭都不能再區分。不單如此,「山」、「出」等字左右兩腿,本來長度一致,兩邊對稱,平平穩穩地站立在基線上。現在爲遷就楷書手寫——手寫時這筆橫」是連筆的,「山」、「出」等左腿竟慘遭削掉,變成瘸子!
  
- 這種竄改毫無必要。箇中道理,《符號工作站》站長阿傑(註1)說得清清楚楚:「直畫加上橫畫的連筆寫法,對於漢字的書寫來說是基本知識,我們也很難想像當『山』或『出』的印刷體被印成看起來像不連續的兩筆時,學習者就會跟着寫成兩筆。」他指出,爲求書寫順暢、便捷,幾乎沒有人會在寫了這類直筆後,還把筆提起來,才繼續寫橫畫。+ 這種竄改毫無必要。箇中道理,《符號工作站》站長阿傑(註1)說得清清楚楚:「<color #000080>直畫加上橫畫的連筆寫法,對於漢字的書寫來說是基本知識,我們也很難想像當『山』或『出』的印刷體被印成看起來像不連續的兩筆時,學習者就會跟着寫成兩筆。</​color>​」他指出,爲求書寫順暢、便捷,幾乎沒有人會在寫了這類直筆後,還把筆提起來,才繼續寫橫畫。
  
- 至於印刷體,本來就跟手寫楷書大相逕庭。傑說:「講求設計上的整齊和對稱是天經地義的。在楷書裏,『山』或『出』這類字雖然右邊的直畫超出橫畫,而左邊的直畫卻沒有,但是楷書的橫畫都是由左下到右上傾斜,所以整個字的筆畫仍維持着某種均衡。而既然宋體和黑體的橫畫是作水平線的處理,那麼硬要在其他地方改成手寫式的外觀,恐怕就會造成結構的不平衡。」+ 至於印刷體,本來就跟手寫楷書大相逕庭。傑說:「<color #000080>講求設計上的整齊和對稱是天經地義的。在楷書裏,『山』或『出』這類字雖然右邊的直畫超出橫畫,而左邊的直畫卻沒有,但是楷書的橫畫都是由左下到右上傾斜,所以整個字的筆畫仍維持着某種均衡。而既然宋體和黑體的橫畫是作水平線的處理,那麼硬要在其他地方改成手寫式的外觀,恐怕就會造成結構的不平衡。</​color>​
  
- 一郎査看灣的「標宋」字樣,發現它比大陸的「規範宋體」更走火入魔。例如「⻍」部,大陸宋體設計成「⻌」,還算保持美觀;灣則弄成不楷不明的「」,扁捺前的那一筆,既非彎,也非橫彎,亦非橫撇,簡直不知是甚麼。「佔」、「信」、「活」等字,在大陸「規範宋體」裏,「口」部件還有對稱的雙足,灣「標宋」則砍去右腿,使這些字變成快要向右邊倒塌的危樓。「華」字頂部是「艹」,爲遷就楷字寫法,平行的兩豎竟變成向內側斜。可是它中間位置的「艹」部件,又不作相同處理。如此改形,有若把相貌娟好的花容女子,迫進黑心美容院,造整形手術,卒之毀容收場。+ 一郎査看灣的「標宋」字樣,發現它比大陸的「規範宋體」更走火入魔。例如「⻍」部,大陸宋體設計成「⻌」,還算保持美觀;灣則弄成不楷不明的「」,扁捺前的那一筆,既非彎,也非橫彎,亦非橫撇,簡直不知是甚麼。「佔」、「信」、「活」等字,在大陸「規範宋體」裏,「口」部件還有對稱的雙足,灣「標宋」則砍去右腿,使這些字變成快要向右邊倒塌的危樓。「女」、「紫」等字,爲了令折筆掘頭,寧可使整個字中央的重心點偏側。「華」字頂部是「艹」,爲遷就楷字寫法,平行的兩豎竟變成向內側斜。可是它中間位置的「艹」部件,又不作相同處理。如此改形,有若把相貌娟好的花容女子,迫進黑心美容院,造整形手術,卒之毀容收場。
  
- 相對之下,大陸的硏究者起碼還承認宋體與楷體仍有差異,保留一部份傳統明體的筆法,沒灣的那麼瘋癲。不過,正如傑所言:「傳統宋體的字形設計歷經數百年的發展,其中具有相當多的巧思,可惜在今天並未得到足夠的尊重。」(註2)兩岸以楷形竄改明體的做法,均不可取。+ 相對之下,大陸的硏究者起碼還承認宋體與楷體仍有差異,保留一部份傳統明體的筆法,沒灣的那麼瘋癲。不過,正如傑所言:「<color #000080>傳統宋體的字形設計歷經數百年的發展,其中具有相當多的巧思,可惜在今天並未得到足夠的尊重。</​color>​」(註2)兩岸以楷形竄改明體的做法,均不可取。
  
  由於兩岸都把經人爲竄改的所謂「標準」字型稱作「宋體」,於是,在實際使用中,「宋體」一詞便與「明體」對立起來。今人所稱的「宋體」,就是指這種字形經過竄改的字型。而「明體」,則指字形依從《康熙》正統寫法的字型。  由於兩岸都把經人爲竄改的所謂「標準」字型稱作「宋體」,於是,在實際使用中,「宋體」一詞便與「明體」對立起來。今人所稱的「宋體」,就是指這種字形經過竄改的字型。而「明體」,則指字形依從《康熙》正統寫法的字型。
  
- 世間上向來有人重口味。有人喜歡這種非驢非馬的宋體,我不介意。然而,我喜歡明體,我有權用明體字。微軟要配合灣當局,推廣那套所謂「標準」也好,起碼讓我有權選擇好不好?要是微軟保留原來的系統細明體,另行多附一隻標宋體,供用戶選擇,我絕對不介意。可是,現在微軟竟然玩欺騙,打着「細明體」之名,內裏卻偷偷換成「標宋體」的字樣。這若不算掛羊肉賣狗肉,欺騙消費者,還算是甚麼?​!我不要毀了容的宋體!還我正統的細明!+ 世間上向來有人重口味。有人喜歡這種非驢非馬的宋體,我不介意。然而,我喜歡明體,我有權用明體字。微軟要配合灣當局,推廣那套所謂「標準」也好,起碼讓我有權選擇好不好?要是微軟保留原來的系統細明體,另行多附一隻標宋體,供用戶選擇,我絕對不介意。可是,現在微軟竟然玩欺騙,打着「細明體」之名,內裏卻偷偷換成「標宋體」的字樣。這若不算掛羊肉賣狗肉,欺騙消費者,還算是甚麼?​!我不要毀了容的宋體!還我正統的細明!
  
-<fc #​008080>​註1:阿傑:〈[[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17|站不穩的字]]〉。刊於《符號工作站》,2004年8月。</​fc>+<color #​008080>​註1:阿傑:〈[[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17|站不穩的字]]〉。刊於《符號工作站》,2004年8月。</​color>
  
-<fc #​000080>​註2:阿傑:〈[[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70|是誰寫錯字?(四)]]〉。刊於《符號工作站》,2009年5月。此外,請參閱((喵))同系列文章:〈[[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7|是誰寫錯字?(一)]]〉、〈[[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8|是誰寫錯字?(二)]]〉、〈[[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9|是誰寫錯字?(三)]]〉。</​fc>+<color #​000080>​註2:阿傑:〈[[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70|是誰寫錯字?(四)]]〉。刊於《符號工作站》,2009年5月。此外,請參閱同系列文章:〈[[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7|是誰寫錯字?(一)]]〉、〈[[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8|是誰寫錯字?(二)]]〉、〈[[http://​www.ideographer.com/​articles/​article.php?​aid=69|是誰寫錯字?(三)]]〉。</​color>
  
 <WRAP rightalign>​ --- //​2013/​01/​09 02:43 +0800//</​WRAP>​ <WRAP rightalign>​ --- //​2013/​01/​09 02:43 +0800//</​WRAP>​
說文/宋體滾蛋_還我細明.1358554778.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3/01/19 08:19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