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讀漩渦

 留聲堂創作同人廣播劇,繼有《漫遊同萌Join! Animazing》《開心寵.寵物Happy Pet Pet》二作。它們都是在網上免費播放的,而且每套都有足本一季的份量:共十三集,每集半小時,堪比一套季番日本動畫。在下有幸獲邀,擔任兩套劇的編審和總監。

 卻說有一集《漫遊同萌》,聲演的朋友把「糾紛」的「糾」字,讀作其正讀「九」音。有朋友聽了,在我百忙之際,以MSN找我,聲稱該字應讀作「斗」,不滿我們讀了所謂的「病毒音」。當時我分身乏術,只好把那通話視窗直接關掉,留待在這兒解說。

 「糾紛」的「糾」字,粵音宜讀作「九」。有人讀「斗」音,我未必會像極力宣揚「正讀」的何文匯敎授般,高調站出來,指人家讀錯。不過,若由我讀,我會讀「九」音,不讀「斗」。

 何文匯敎授近年高調提倡「正讀」。他說的「正讀」,簡單來說,是較具古代韻書反切依據、較符合一些語音規律的讀音,是「慕古之音」。對後世的流變,往往取態保守。有另一些學者,對字音持不同看法,主張「約成俗成」、「習非勝是」。我還知道有些人,很反對「何文匯派」所提倡的正讀,差不多凡「何文匯派」取甲音,他們都認爲必須讀作乙音。

 一郎向來不盲從「何文匯派」讀音。畢竟語言文字,以溝通傳意爲宏旨,而語音的流動性本來就比較大,其變化不一定牢守於某一套規律中。有些字的古音,早已在實際使用中消失了,盲目復古反而有礙溝通。有些字的流音、異讀,也有相當長的歷史,人們習以爲常,在語音學規律上亦不見得完全不能接受。按實際情況,這些日常讀音但用無妨,否則反而會影響溝通。今天,你若把「鵪鶉」讀作「鵪純」而非「鵪春」;把「搜尋」讀爲「收尋」而非「手尋」;把「花貓」讀成「花矛」而非「花maau1」;把「櫻花」讀做「罌花」而非「英花」,對方大抵會聽不明白,不幸的話,還可能誤會你正在說「火星文」呢!

 不過,有些誤讀,確有證據顯示是因一些人學識淺陋,卻懶於求知,有邊讀邊、得過且過而成。而這些字的原來讀音,仍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大家聽到其正讀,不會誤解,不礙傳意。那麼,它們的誤讀,就不應草率接受,不然的話眞的會引起語文混亂。今天你讀「語」爲「唔」,明天我唸「傳」作「磚」,人人樂於以馮京混馬涼,語言的傳意功能,怎會不打折扣?上方設例也許誇張了,但察看實際生活,這類字有「閃爍」的「爍」和「鑠金」的「鑠」,應讀「削」不應讀「靂」;有「綻線」的「綻」,應讀「賺」不應讀「定」;有「緋紅」的「緋」,應讀「非」不應讀「匪」;有「遏止」的「遏」,應讀「壓」不應讀「揭」;有「贋品」的「贋」,應讀「雁」不應讀「應」等。

 「糾紛」的「糾」字,也是如此。八十年代主持《每日一字》的林佐瀚先生,對生活上慣用的俗音,向來接受。他接受「糾」可俗讀作「斗」,但明確指出它是俗音,訛變原因是字形上誤寫作「紏」所致。林氏並主張「糾」字書寫時,應與讀「斗」的「紏」字有所區分,不應相混。由是觀之,雖然林氏接受這俗讀,但從沒排斥過其正讀。而且,「糾」、「紏」二字有別,這一點林氏已明確指出,而它們的讀音本來就不相同。維持這種區分,不是能減少語文混亂嗎?

 荒謬的是,有些「反何文匯派」論者,只片面強調林佐瀚接受「斗」音,並力斥「九」音。他們常批評何文匯處理古今音變時,持雙重標準,立論不可靠。但他們這樣做,難道不也是雙重標準?這些「反何文匯派」論者,甚至把「九」音說成是只從反切而來,聲稱「糾」字在粵語裏從來不讀「九」音。此說顯然不符合客觀事實。一郎唸小學時,初學到「糾正」的「糾」字,老師已讀「九」音。今天,一郎認識不少朋友,平日說話不會依「何文匯派」那套——不會把「構」讀作「救」,不會把「冥」讀作「明」。但他們卻把「糾」字讀爲「九」。可見「九」這讀音,由當時至今日都存在於日常語言裏,具生命力,沒有被「斗」這俗讀取代。這讀音的存在,亦與「何文匯派」的「干預」無關。

 「糾」的俗讀「斗」音,雖也有相當長時間,但「糾」的正讀「九」音,從未在日常語言裏消失過,當然亦不會有礙溝通。在這情況下,我看不到捨正取俗的理由。可別見我取「九」捨「斗」,就替我扣上「何文匯派」的帽子。

 另外有一些字,日常多唸較普及的音,但在讀詩詞時,或者要營造雙聲、疊韻等音色感覺時,則可以唸較偏古風的音。這種情況,粵語裏稱爲「文白異讀」,存在已久。「何文匯派」也好,「反何文匯派」也好,都應該接受。就例如我沒反對「悵」字可讀「醬」音,「瀰」字可唸「尼」音。但有人反對把「惆悵」讀作雙聲的「囚唱」,不許將「瀰漫」唸成雙聲的「微漫」,把偏古風的讀音打壓作「妖音」,則未免太不解音感上的風雅。

 就拿「瀰漫」一詞來討論吧。唸作閉脣音(「m」聲音),的確較有「在空氣中漫漫滲滿霧靄」的感覺。連「濛茫」、「迷霧」、「溟邈」、「埋沒」等相關詞語,均是「m」聲母的雙聲詞。豈知有「反何文匯派」人士,一聽到在下導配的港版《涼宮春日》中,有配音員讀「瀰漫」爲「微漫」,就馬上發難,將之打成「反面敎材」(註1)。同節目裏有許多從俗的讀音,如「海市蜃樓」的「蜃」字等,那人兄卻選擇性失聰,持着雙重標準。我曾嘗試接觸有關人士,雖無表明身份(以免無端成爲箭靶),但留下了聯絡方法,表明希望與他討論解決正讀問題的方案。結果石沉大海,杳無回音。算了,也罷。

 我塡《灕江煙雨》,有「靄氣瀰漫柳岸」之句。歌手若唱「尼漫」,我覺得沒有問題,這個讀音不是錯的。但若由我唱,我會唱「微漫」,以取其音感之美。

 至於有些字,本來就有兩個或以上通行讀音。例如「思」字,平聲、去聲,悉隨尊便。雖有云動詞唸平,名詞讀去,但在古人詩詞中,反例比比皆是,足證古人並無刻意區分它的不同詞性,兩音皆通。詞人對這些異讀,大可按旋律的需要,靈活使用。如「這」字,陰上(ze2)、陽上(ze5)也可;「繾綣」的「綣」字,陰去(hyun3)、陰上(hyun2)皆通;「啄」字,讀「琢」(doek3)、讀「多香切」(doeng1)均可;「眶」字,讀「匡」(hong1)、讀「框」(kwaang1)亦通。粵語塡詞的限制已這麼大,就把這點兒自由度留給詞人吧!

 不過我得強調,若那字是「破音字」,那麼詞人就不能「讀甲音,作乙解」。「破音字」即是讀不同的音,表示不同意思的字。好像「更加」、「更甚」的「更」字,只讀「gang3」音。讀「羹」(gang1)音的,是「更改」、「更替」的「更」字。「臂膀」、「翅膀」的「膀」字,只唸「綁」(bong2)或「磅」(bong6)音。唸「龐」(pong4)音的,是「膀胱」的「膀」字。要是閣下「更加」、「更改」不分,「臂膀」、「膀胱」互混,那麼在下拜託勇者大人不要塡詞了。因爲這並不是以言表意,而是製造語文亂象。

註1: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E8es_Gd6E

2012/12/04 05:52 +0800

討論區

leeyc0, 2012/12/04 11:35 +0800

實話說,我從來未聽過「糾」字有「斗」這個俗音,我會以為是讀錯或者是懶音……

CLPRO, 2012/12/05 22:05 +0800

我由小到大都唸斗。懶音是部分發音因發音者的懶惰或/及不自覺而脫落。 有人唸九,fine,但我會繼續唸斗。

, 2012/12/13 03:29 +0800, 2012/12/13 13:44 +0800

小學時講「清潔糾察」已是兩個讀音也有了。 個人是唸九的。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正讀漩渦.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1/25 01:18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