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字與傳統字形

 談過「別字」的問題,現在應當說說「錯字」。錯字者,指寫錯字的外形也,寫多了筆、少了畫,更換了字的某個部件等,都是寫錯字。例如在「武」字的斜鈎上寫多一撇,把「奮」字底部的「田」部件寫作「臼」部件等。

 許多人相信,只要運用電腦,以電腦字體的字形,統一每個字的寫法,錯字問題應該迎刃而解。但事實上沒有這麼簡單。

新舊字形對照例子

 首先,有些字有兩種或以上寫法,稱爲「異體字」。有時,不同的寫法,都可以輸入進電腦裏。例如「擧」和「舉」、「怱」和「匆」、「絕」和「絶」、「恥」和「耻」、「敎」和「教」、「眞」和「真」、「祕」和「秘」、「爲」和「為」、「牀」和「床」、「硏」和「研」、「爭」和「争」、「査」和「查」等。這還好辦,只要執行一次「全文取代」即可統一。那麼,應該統一作何者呢?我的選擇是:在通用寫法中,取其合字理、字源者。就如上述諸字組,論字源或字理,皆以前者爲優。好像「擧」字形符「手」沒有變形,字源較清晰。「怱」字有形符「心」,是形聲字,符合字理;「匆」字卻丟失了形符。「絕」字有「刀」有「糸」,以刀斷絲也,符合字理;「絶」字從「色」,「色」卻與「絕」字的構字意念沒有關係。「眞」上從「匕」,是「人」坐下來的側面,不從「十」。「査」是形聲字,從「木」,「且」聲,符合字理;寫作「查」,聲符變形了,「旦」與「査」的聲音毫無關連。因此在本錄中,這些異體字,一郎一律取前者。

 當然,有某些異體字的個別寫法,雖字理上佔優,卻已不常用,一郎只好捨之。如「並」字,本作「竝」,是一幅兩個人肩並肩站在地上的圖。它的一半——一人站在地上,就是「立」字。然而,這寫法今已罕見,在隸變過程中,人們習慣把二人的肩臂連在一起,筆畫稍作整形,寫作通行的「並」字。一郎亦無謂盲目復古,掃大家閱讀的興致。

 還有一些字,雖然寫法上有差異,但我們不能在電腦中輸入不同的字元以作區別。好像「者」字,有「有點」和「無點」兩種寫法,但電腦裏則只有一個字元——Unicode內碼「8005」。若這是出版物,我還可以選擇適合的字體作顯示、排印。好像詞集《歌韻就算無形》和《全靈魂全心思》,內文使用的字型,屬「傳承字形」或「舊字形」——即筆畫、寫法依《說文》、《康熙》等傳統漢字標準的字形。爲使字型能顯示出符合字源、字理的寫法,一郎和硏究字形的朋友還特地用造字軟件,修改了不少字形。「者」帶點,與「耂」(老字頭)不同。「全」、「內」從「入」部件。「最」、「曼」從「⺜」部件,是一頂帽子,不是「曰」。「囪」內是窗櫺,不寫作「囱」。「青」下從「円」部件,即「丹」字,不是「月」。「舊」、「夢」從「卝」部件,像上翹的兩隻角,不從「艹」頭。「神」的左旁作「⺬」,即「示」字。「紐絲旁」統一作「糸」,它更像一綑紐在一起的絲,底部不作三點。「羽」從四撇,以示羽毛順着同一方向。「明」從「月」,橫筆的右旁不連接豎筆,以區分「月」旁和「肉」旁。「負」從「ク」部件,是「人」的側形,不從「刀」。「賴」從「刀」部件,整個字是形聲字,形符是「貝」,聲符是「剌」。「肖」的頭上是「小」字省鈎,「小」是「肖」的聲符。「令」下從「ㄗ」部件,「ㄗ」是跪下的人。「今」、「令」、「食」上從「亼」部件,不作「亽」。「冬」、「寒」從「冫」部件,即「冰」的左旁。「孚」、「舀」、「爲」頂部的「爫」即「爪」字,橫撇下的三筆向外散開。「⻍」有兩點。「文」、「立」、「字」的首筆是直點。「言」、「音」頂筆作橫……一郎的詞集裏,能正確顯示這些字形,是在下和硏究字形朋友的成果。

 可是,上述方法依靠電腦字型技術。在本錄裏,因爲無法讓大家安裝傳承字形的電腦字型,目前也沒有完全符合傳承字形的web font(網絡字型)可用,一郎也無計可施。

 至於詞集裏顯示歌名的歐體毛筆字,以及顯示歌詞的鋼筆字體,一郎還寬鬆一些。因爲它們是手寫類型字體,由書法而來。書法上,任何一家的字,向來都有其書寫風格、習慣。在書寫上,把「ㄗ」部件寫作「マ」,把「亼」部件寫作「亽」,把下方的「冫」部件寫作「⺀」,把「⻍」部件寫作帶弧的「⻎」,把「⺬」旁寫作連筆的「⺭」等,把「糸」旁底部寫作三點,把「爫」向外散開的三筆寫作向內聚等,都只是好些書家流派的書寫或造形習慣,可以接受。然而,內文使用的明體或黑體,屬印刷字體。傳統以來,印刷字體都追求筆畫平正清晰,點橫分明。即使只是一點半橫,只要在寫法上,能貼合字理、字源,都不應放棄。雖然與手寫習慣有細微差異,但它實在太細微,不會影響閱讀的。每天看着漢字的人,走在識字路上,早就習慣不同的字體,不會因此而誤讀誤寫。既然如此,明明能保留、傳承漢字之美,爲何要放過它,任由它消失在我們的手裏?

 香港的地鐵本來使用專用的字體「MTRSong」(地鐵宋體),筆畫都以《康熙》爲準繩。就像建站時已鑲在柱上的立體字般,「筲箕灣」的「筲」、「美孚」的「孚」等字,都寫作傳承字形。可是,今天港鐵站裏,以平面印刷印出來的線路牌,已改用不依傳統印刷字寫法的「華康儷粗宋」,「筲」、「孚」變形了,傳統意趣盡失。唯一例外是「迪士尼站」,製圖人員修改了字體裏「迪」字的字形,保留兩點的「⻍」部,不寫作「⻌」或「⻎」。

 可能這樣的事,在來去怱怱的都市裏,大家都不會注意。像我這樣會注意的人,看着傳統之美逐點逐點失陷、消失,只好暗自慨嘆:守護之物,消逝何急!


傳承字形:「円」即「丹」字。丹青是人類在原始時代已發現的顏料。
改樣字形:下方變成了「月」,與「青」的意思無關。月色亦不是青色。


傳承字形:下方的「肖」字是形聲字,以「小」字作聲符。
改樣字形:已經看不出「肖」字的聲符是「小」字了。


傳承字形:「爫」即「爪」字。大家還可看到數根手指抓物的形象。
改樣字形:爲遷就潦筆,「爫」已變形,與「爪」字的差距較大。

2012/12/29 23:16 +0800

討論區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錯字與傳統字形.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10/16 18:11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