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本文件的舊版!


除敎局中文課程諮詢文件三害

 本文表述我對敎育局《更新中國語文敎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之意見。在局方近日發佈的這份文件裏,竟建議將「普敎中」(以普通話敎授中文科)定爲遠程目標,建議中、小學生學習簡化漢字,以及透過中文科增加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對這三點,一郎均強烈反對。

 一、敎學語言問題

 中國語文包括了許多語言,漢語族中的粵語、北語、閩語、贛語、客語、晉語、吳語、湘語等。每種語言都是中文漢語裏的日用語言,都應當以身爲中文語言一員的身份,得以同樣的尊重。其中,香港人日常使用的是粵語(又稱廣東話、廣州話、廣府話),據統計處資料顯示,本港近九成人的慣用語是粵語,其次是其他中國方言及英語(註1)。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大家說中文時,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說粵語。因此,以粵語敎授中文,乃香港的大勢,符合香港人的實際生活,是香港中小學生學習中文時的不二之選。

 而大陸普通話,只是北語下的其中一支,它不等於中文,只是其中一種漢語族語言。在香港,也只有1.4%人口慣用普通話(註1),比英語更低。要學生掌握這門非本土的外語,目前各校已有普通話科的課程,單是這樣已經足夠有餘,毋須以普通話來敎授中文科。

 若要以普通話敎授中文科,學生將要面對敎學內容與日常生活割裂、與日常中文詞彙割裂、與日常語音割裂之問題,嚴重削弱學生對「聽、說、讀」等能力之掌握,後果堪虞。目前已有學校試行「普敎中」,結果這些學生之中,有人不認識日常的「番茄」,卻只知北語方言詞彙「西紅杮」(註2);有學校發現在普敎中的課堂裏,學生在理解上出了問題,普通話會窒礙師生溝通,從而影響課堂討論深度與學生理解要點(註3)。學校和學者對比「普敎中」與「粵敎中」的學生,均發現在聆聽、寫作等中文科基本學習範疇上,「粵敎中」學生表現比「普敎中」的好(註4)。

 既然已有普通話科,令學生能有效掌握普通話。而「普敎中」單單在目前的試行階段,已充份證實它對學生的中文能力有害無益。敎育局諮詢文件竟還堅持「普敎中」,把它定爲遠程目標,是與香港學生的中文水平作對,是反智之擧。

 二、簡化漢字問題

 中小學生學習中文時,要掌握的基本能力,除了上述的「聽、說、讀」三方面,還有「寫」這個範疇。日常生活裏,人人皆寫、處處皆見的中文字,只有正體字(又稱繁體字)。觸目所及,無論是街道上的路牌、招牌和街招,每天出版的報刊,電視節目的字幕,還是電腦、智能電話上的訊息,絕大多數都是正體字。過去香港的中、小學中文敎育,亦一向只敎授正體字。

 正體字自唐代以來已大致定形,今天的學生即使直接閱讀當時的版本,亦不會有字形辨認之問題。正體字的構造,傳承了歷代古漢字的有理演變,與隸、篆有系統性的演化關係。透過字理去學習漢字的形、音、義,不但易學易明易記,增加識字趣味,也符合中文字的客歷史演變,突顯漢字的科學性。

 至於中共的簡化漢字,在香港的日常生活裏,接觸機會不大。即使偶有接觸,在電腦、智能電話上,也只要按個鍵就能轉換作正體。碰到印刷媒介上的簡化漢字,要正確辨讀的話,對正體字使用者來說,單以生活經驗或少量學習即已足夠,無需特意作長時間學習(註5)。

 中共簡化漢字的設計初衷,是作爲推倒漢字、走向拼音文字的跳板,後來因拼音文字實在不適合漢語,中共才不得已把步伐停在簡化漢字上。因此,它在設計結構上已有大量缺陷,學者早已指出它違反六書,脫離字理,混淆了本來有條理的漢字偏旁系統,帶來許多近音別字問題(註6)。

 可是根據目前的漢字識字敎育,中小學生對許多正體字的筆畫、偏旁、構造等都還未清楚,常會混淆,更莫說明白背後的字源字理。要是在這階段裏混入簡化漢字敎學,必引起許多錯別字問題,令他們無所適從。擧一些實例。在正體字裏,「前後」不能寫作「前后」,「示範」不能寫作「示范」,否則算錯誤。但在簡化漢字中,卻必須寫作後者,才符合所謂國家標準。學生碰到這些情況,怎會不生混亂?而且這例子還是親共政黨中人曾鈺成議員說的(註7),可見諮詢文件中的這點建議,連親共中人也不贊成。

 三、國民身份認同問題

 中文雖然與中華民族有一定關係,其誕生、發展與應用受其文化影響,但它本質上還只是一種語文、一種工具。使用中文,可以記錄或認識中華的歷史、文化,但也可以記錄或認識其他地方與民族的歷史、文化;可以表達甲思想、乙主張,也能表達丙思想、丁主張;可以發表認同國民身份的言論,也可以發表不認同國民身份之主張。如何使用這工具,是每個人在自己獨立意志下的自由和權利。

 因此,把認同國民身份這種價值觀,透過中文科施加到學生身上,是歪曲了中文的本質,違背了中文的學術眞象。這無疑是一種政治上的操作與權術。爲了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改造,玷污中文,令中文敎育背上洗腦之污名,敢問局方,是何誠心哉?甚矣哉,爲欺也!是可忍,孰不可忍?

 註釋

註1:統計處2011年「慣用語言劃分的5歲及以上人口」結果。

註2:〈小學生用「西紅柿」被譏大陸仔事件〉,刊於《香港網絡大典》。查閱日期:2016年2月15日。

註3:〈課堂上,壞處比好處多〉,《立場新聞》,2015年8月7日。

註4:〈學者:普敎中勝粵敎中無實證〉,《明報》,2016年1月10日。〈學者:普敎中語文較佳沒根據〉,《Now新聞》,2015年6月20日。〈孖仔分別用廣東話、普通話學中文 普敎中成績反而較差〉,《立場新聞》,2015年6月20日。

註5:〈【兼學簡體字?】胡燕青:爲簡體字花費課時 不如多學一首唐詩〉,《明報》,2016年2月15日。

註6:容若:《簡化字尋根揭底》,香港:次文化堂,2015年。彭小明:《漢字簡化得不償失》,香港:夏菲爾國際出版公司,2008年。

註7:曾鈺成:〈未簡先煩〉,刊於《am730》,2016年2月15日。

2016/02/17 05:30 +0800

討論區

阿弥陀佛, 2016/02/17 17:04 +0800

强烈反对简化字! 普通话倒是可以学习。

ejsoon, 2017/12/04 16:12 +0800

在我小時候,大概1995年,廣西仍有部分老師使白話講課。個批傳統老師講起課來煙味幾濃。之後使普通話講課的年輕老師漸多,白話講課基本無蹤了。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說文/除敎局中文課程諮詢文件三害.1455729888.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6/02/18 01:24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