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下次修改
前次修改
論詞:辯_病名爲愛 [2018/03/17 21:18 +0800]
ichirouuchiki
論詞:辯_病名爲愛 [2019/05/05 20:58 +0800]
ichirouuchiki
行 70: 行 70:
  因此,一郎能同意這詞「深奧」,卻無法接受別人指斥這詞「詞句和中心都混亂」。不論中心思想、脈絡鋪排,還是逐詞逐句,一郎自問都有章有法,毫不紊亂。對,詞中的意境用象、事情發展,也許需要再三體會或思考才能感受到,但這絕對不是「混亂」。說「混亂」者,無非只是他自己體會不到,沒有心投入歌詞世界裏親身體會。但這點可不是一郎的責任。  因此,一郎能同意這詞「深奧」,卻無法接受別人指斥這詞「詞句和中心都混亂」。不論中心思想、脈絡鋪排,還是逐詞逐句,一郎自問都有章有法,毫不紊亂。對,詞中的意境用象、事情發展,也許需要再三體會或思考才能感受到,但這絕對不是「混亂」。說「混亂」者,無非只是他自己體會不到,沒有心投入歌詞世界裏親身體會。但這點可不是一郎的責任。
  
- 順帶一提,兩則失實的「熱門評論」,都認爲一郎的詞比不上F兄的。一郎也看過F兄的版本,F兄的詞作也是好詞。然而,一郎認爲F兄的立意與一郎不同。在F兄的詞中,一郎能看到詞中的「我」如何自甘受虐,如何痴戀着詞中的「你」——那個「無良醫生」,如何渴求「你」的愛。可是,這種愛是單向的。F兄這詞中,並沒有說「我們」之間的互愛與互累。他說的故事,與一郎或Neru說的不同,是借了原曲,另說自己的故事。即使這個故事,也有苦戀和受虐成份,也可用「病名爲愛」作題目,內容卻是相差很遠的。既然我跟F兄用意、目的、內容、手法都不同,歪批者怎麼會覺得兩首詞可以這樣直接類比呢?+ 順帶一提,兩則失實的「熱門評論」,都認爲一郎的詞比不上F兄的。一郎也看過F兄的版本,F兄的詞作也是好詞。然而,一郎認爲F兄的立意與一郎不同,我們兩人的寫作目的、想呈現的效果都不一樣。在F兄的詞中,一郎能看到詞中的「我」如何自甘受虐,如何痴戀着詞中的「你」——那個「無良醫生」,如何渴求「你」的愛。可是,這種愛是單向的。F兄這詞中,並沒有說「我們」之間的互愛與互累。他說的故事,與一郎或Neru說的不同,是借了原曲,另說自己的故事。即使這個故事,也有苦戀和受虐成份,也可用「病名爲愛」作題目,內容卻是相差很遠的。既然我跟F兄用意、目的、內容、手法都不同,歪批者怎麼會覺得兩首詞可以這樣直接類比呢?
  
  一郎也恐怕自己有盲點,就此請敎了幾位詞友。粵語塡詞谷的常版主就說:「Neru有不少歌,本來意象多、指涉廣,在歌詞上比J-pop複雜,並不像K歌。但對歌詞無知的大眾最愛K歌。只要他們看到兩首歌詞,一首相對地『K歌化』一些,一首沒那麼『K歌化』,他們就會罵後者複雜難明混亂。這種無知言論已屢見不鮮。」誠然F兄的詞也有本身的深度,並不算是十分K歌、十分大路的,只是在兩首詞相比之下,他的版本的確比我「大路」一些。不知是否這樣,就造成了歪批者的錯覺,覺得可以這樣隨便比較,妄意歪批了。  一郎也恐怕自己有盲點,就此請敎了幾位詞友。粵語塡詞谷的常版主就說:「Neru有不少歌,本來意象多、指涉廣,在歌詞上比J-pop複雜,並不像K歌。但對歌詞無知的大眾最愛K歌。只要他們看到兩首歌詞,一首相對地『K歌化』一些,一首沒那麼『K歌化』,他們就會罵後者複雜難明混亂。這種無知言論已屢見不鮮。」誠然F兄的詞也有本身的深度,並不算是十分K歌、十分大路的,只是在兩首詞相比之下,他的版本的確比我「大路」一些。不知是否這樣,就造成了歪批者的錯覺,覺得可以這樣隨便比較,妄意歪批了。
論詞/辯_病名爲愛.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5/05 20:58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