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議譯:冷血殺手談人道 [2013/09/17 01:14 +0800]
ichirouuchiki [冷血殺手談人道]
議譯:冷血殺手談人道 [2014/01/04 19:33 +0800] (目前版本)
leeyc0
行 16: 行 16:
  任何受過一定程度敎育的人,都應該知道:語文是傳情達意的工具,是思想的載體,但語文本身有其限制,說話或撰寫者要表達的思想或感情,不一定是語文的表面意思,可能是它的聲音、它的喻意、它在特定文化下的指涉、它在某些環境裏的效果……等等,甚至是上述多種的混合。若要譯得可信,你必須先了解原文本(original text)要傳達的是甚麼——是它的表面意思?還是它的其他效果?像我在〈譯道之於動漫迷〉裏,引用〈[[議譯:​勿做人肉字典機|勿做人肉字典機]]〉一文中擧過的例子:「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這句句子,除非出現在文法敎科書裏,又或作爲推理故事的線索,否則它在一般對話中,要傳達的意思就只是急口令而非字面意思。這點我說得相當清楚,理論上也應是大家客觀能見的——要是大家都肯客觀看事實,而不是聽到不中聽的聲音就存心找碴。  任何受過一定程度敎育的人,都應該知道:語文是傳情達意的工具,是思想的載體,但語文本身有其限制,說話或撰寫者要表達的思想或感情,不一定是語文的表面意思,可能是它的聲音、它的喻意、它在特定文化下的指涉、它在某些環境裏的效果……等等,甚至是上述多種的混合。若要譯得可信,你必須先了解原文本(original text)要傳達的是甚麼——是它的表面意思?還是它的其他效果?像我在〈譯道之於動漫迷〉裏,引用〈[[議譯:​勿做人肉字典機|勿做人肉字典機]]〉一文中擧過的例子:「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這句句子,除非出現在文法敎科書裏,又或作爲推理故事的線索,否則它在一般對話中,要傳達的意思就只是急口令而非字面意思。這點我說得相當清楚,理論上也應是大家客觀能見的——要是大家都肯客觀看事實,而不是聽到不中聽的聲音就存心找碴。
  
- 反對者連原文本要表達甚麼都不明白,連自己也不能可信地掌握原文本的意義,就覺得自己那套字面硬譯才是「信」。若有人「<​fc #​700000>​不把原文的意思直接翻譯</​fc>​(一郎按:指字面硬譯)<​fc #​700000>​給你</​fc>​」,而是理解原文本意義後,譯出致力趨向等效的譯文,他就要批鬥作「<​fc #​700000>​香港那些譁眾取寵的爛翻譯</​fc>​」、「<​fc #​700000>​只不過是某些人自認爲作爲翻譯者的優越感罷了</​fc>​」(註2)。到頭來,若按其所言,硬譯出一堆與作者要傳達的意義風馬牛不相及的文字(例如毫無舌頭打結感覺的「風笛手彼得撿了許多醃辣椒」),屆時眞正「爛」的是何人或何物?是誰爲了死抱其「優越感」,而殺害了翻譯之道,殺害了作者本來要傳達的意思?+ 反對者連原文本要表達甚麼都不明白,連自己也不能可信地掌握原文本的意義,就覺得自己那套字面硬譯才是「信」。若有人「<​color #​700000>​不把原文的意思直接翻譯</​color>​(一郎按:指字面硬譯)<​color #​700000>​給你</​color>​」,而是理解原文本意義後,譯出致力趨向等效的譯文,他就要批鬥作「<​color #​700000>​香港那些譁眾取寵的爛翻譯</​color>​」、「<​color #​700000>​只不過是某些人自認爲作爲翻譯者的優越感罷了</​color>​」(註2)。到頭來,若按其所言,硬譯出一堆與作者要傳達的意義風馬牛不相及的文字(例如毫無舌頭打結感覺的「風笛手彼得撿了許多醃辣椒」),屆時眞正「爛」的是何人或何物?是誰爲了死抱其「優越感」,而殺害了翻譯之道,殺害了作者本來要傳達的意思?
  
  說到底,這些主張直譯、硬譯的人,從來沒有對翻譯一事負過任何責任,連最基本的虛心求知都沒有,對作品傳意的思考都完全欠奉。他們推擧違反譯道的、與等效背道而馳的、與原作效果越走越遠的譯文或翻譯方針,並強要別人依從,這無異於殺死翻譯。一個冷血殺手,殺了人後,卻大談扭曲了的人道主義,宣稱人道主義支持殺人,這不啻荒謬,更是人類智慧的踐踏。同理,一個翻譯殺手,殺了翻譯後,卻大談違反譯道的翻譯方法,宣稱把傳意謀殺掉的方法才是譯道,這事不荒唐嗎?  說到底,這些主張直譯、硬譯的人,從來沒有對翻譯一事負過任何責任,連最基本的虛心求知都沒有,對作品傳意的思考都完全欠奉。他們推擧違反譯道的、與等效背道而馳的、與原作效果越走越遠的譯文或翻譯方針,並強要別人依從,這無異於殺死翻譯。一個冷血殺手,殺了人後,卻大談扭曲了的人道主義,宣稱人道主義支持殺人,這不啻荒謬,更是人類智慧的踐踏。同理,一個翻譯殺手,殺了翻譯後,卻大談違反譯道的翻譯方法,宣稱把傳意謀殺掉的方法才是譯道,這事不荒唐嗎?
行 24: 行 24:
  還有,縱觀各樓層的回應,當中尚有許多對翻譯的誤解。諸如有人認爲一篇譯文要爲其他人拿來「譯上譯」服務,讓其他人依譯文來「譯上譯」時不要出錯;或者把譯者視爲彷彿替受眾預先査了字典、抄了解釋的人,有責任爲受眾作免費補習,讓受眾了解急口令字面上的各個詞彙,以及這些詞彙的背景,卻不管那些東西與故事有沒關係,是否作者要傳達的效果。他們把一些不必要的、附加的東西,當成翻譯之本,卻連字幕翻譯最根本的條件,好像讓觀眾能及時看到譯文,與畫面、劇情同步理解等,都完全無視。因篇幅關係,請容我留待日後才仔細解說。要是他們發言前都能先虛心求知,有了客觀認知再公允評議,而不是把一己的「想當然」神化,用這迷信來凌駕道理,那就阿彌揭諦、哈里路亞!  還有,縱觀各樓層的回應,當中尚有許多對翻譯的誤解。諸如有人認爲一篇譯文要爲其他人拿來「譯上譯」服務,讓其他人依譯文來「譯上譯」時不要出錯;或者把譯者視爲彷彿替受眾預先査了字典、抄了解釋的人,有責任爲受眾作免費補習,讓受眾了解急口令字面上的各個詞彙,以及這些詞彙的背景,卻不管那些東西與故事有沒關係,是否作者要傳達的效果。他們把一些不必要的、附加的東西,當成翻譯之本,卻連字幕翻譯最根本的條件,好像讓觀眾能及時看到譯文,與畫面、劇情同步理解等,都完全無視。因篇幅關係,請容我留待日後才仔細解說。要是他們發言前都能先虛心求知,有了客觀認知再公允評議,而不是把一己的「想當然」神化,用這迷信來凌駕道理,那就阿彌揭諦、哈里路亞!
  
-<fc #​008080>​註1: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6樓的發言,同時參見第13、16、39、82、90、92等樓層。</​fc>+<color #​008080>​註1: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6樓的發言,同時參見第13、16、39、82、90、92等樓層。</​color>
  
-<fc #​000080>​註2: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92樓的發言。</​fc>+<color #​000080>​註2: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92樓的發言。</​color>
  
-<fc #​008080>​註3: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82、92樓等的發言。</​fc>+<color #​008080>​註3:見 http://​www.acfun.tv/​a/​ac602754 回應欄中第82、92樓等的發言。</​color>
  
 <WRAP rightalign>​--- //​2013/​07/​31 18:02 +0800//</​WRAP>​ <WRAP rightalign>​--- //​2013/​07/​31 18:02 +0800//</​WRAP>​
議譯/冷血殺手談人道.txt · 上一次變更: 2014/01/04 19:33 +0800 由 leeyc0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