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臻等效,未必本地化

 回應過「Acfun」網站上對〈譯道之於動漫迷〉一文的謾罵(註1),也應回應《輔仁媒體》上比較理性的討論。有砂糖雪的〈砂糖的翻譯〉,以及鏡的〈再談中文字幕組〉。二文明顯比「Acfun」上的回應理性得多,可惜從文中立論所見,作者仍有一些明顯的誤讀,或對譯道的理解不足。

 先說〈砂糖的翻譯〉。砂糖雪回應在下「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之例時,說道:「若然屬於日譯中的狀況,糖糖絕對會採取放置play,反正本來該角色也是說外語的,那保留着說外語這層的意思便行,糖糖這不單純是因爲懶惰,也是出於穩妥。」若文本確實如砂糖君所說,原角色的平常說話是日語,現在卻唸出英語這種外語,那麼保留英語也很可能是個可取之法。但這例子,出自一郎更早的文章〈勿做人肉字典機〉。在該文裏,我直接以英語文本作原文,而非砂糖雪所述的情況。我在〈譯道之於動漫迷〉中引用此例時,已寫着:「正如我在〈勿做人肉字典機〉裏已指出」,說明此例的原出處,並提供〈勿做人肉字典機〉一文的連結。可能有些朋友沒留意到吧。

 閱讀〈砂糖的翻譯〉,看到作者說寧取「半直譯半意譯」的譯文,原因是「爲學習日語及日本文化」。這點也許正正是許多動漫迷對翻譯的誤解。無庸置疑,許多日本動漫迷都喜歡日語和日本文化,一郎也不例外。但能否藉着譯文學習這些知識,並不是衡量翻譯優劣的重點。除非原文本是語文敎科書,否則,作者寫出原作,目的應是傳情達意,營造效果,表達思想或感情,而非幫助他人學習語言和文化。譯者或論者若不理解這一點,以一個與傳情達意無關、並非翻譯有必要肩負的責任,去量度譯文的好壞,這無疑是本末倒置。

 砂糖雪覺得看動畫是追聲優的副產品。我也不排除有人看動漫畫,主要是爲了學習日語,他們並不關心劇情理解、效果營造等問題。那麼,百貨應百客,有少量不追求等效的譯本,去滿足這些需求,也無可厚非。可是一套正常作品,傳情達意才是其本旨。沒理由只去滿足這種「副作用」,卻把本來要做的丟在一旁。現在一套動畫,不論有多少坊間字幕組進行譯製,全都無視等效之道,以直譯、硬譯,以濫用註釋爲尚。結果,因爲大家的自私,大家對「副作用」的過度追求、強調、迷信甚至神化,把等效翻譯的空間活活殺死了。這現象健康嗎?

 砂糖雪對「譯校」這崗位的理解,也跟在下的經驗有出入。在下主修中文,日常的工作包括撰寫或修改依口形、感情的配音稿,工餘時一大興趣是塡寫粵語歌詞,此外也做過翻譯、校對、編輯、出版等幹活,似乎都是砂糖雪口中最難的事。譯校的作用,是使譯文更好。若原文譯錯,當然應修正;若原文意思沒錯,但表達得不夠好,其實也要修改的。要是碰到像砂糖雪所言的情況,例如看到有譯者寫「這書被他看了」,除非這句是譯者故意爲之,以營造角色不擅辭令等特殊效果,否則就必須改成「他看了這書」。譯者若非故意營造某種效果,卻寫出這樣的病句,本來就是失責。校對或編輯不可以拿「改了不如自己翻」這種藉口,容忍病句流傳。

 至於鏡君的〈再談中文字幕組〉,撇開與譯道討論無關的部份,餘下的是談論「本地化」。他認爲,本地化不利於把譯作傳播給不同地區受眾。他說:「大陸、臺灣和香港有不少名詞也是三地不同的」,「與其令一部分人難以理解動畫表達的意思,顧及所有人,讓所有人都能簡單明白會更加好。

 單看這些立論,是很合理的。若譯本同時在不同地區發行或出版,應盡量注意各地區的用詞和文化差異,取其共通者,這更是翻譯從業人士應當注意的。問題是,據鏡君fb之言,這部份是回應在下〈譯道之於動漫迷〉的,他認爲在下主張的是「本地化」。無獨有偶,大陸朋友轉載〈譯道之於動漫迷〉到「Acfun」網站時,有些連結、資料丟失了,卻替我添加了「本土化從業人士」這銜頭。然而,在下〈譯道之於動漫迷〉裏所說的,是等效,卻不一定是本地化。

 何謂等效翻譯?充份掌握原文對源語言受眾傳達了甚麼情和意、帶來甚麼效果,然後在譯文裏,對目標語言受眾傳達出相同的情與意,重現出相同的效果。目標是在可行範圍內盡力趨同。作者撰寫原文本裏的該文句,若目的確是故意製造出不自然的效果,譯者不必強求通達或雅緻,而改寫成自然的文句。可是,原文若是平凡人的尋常說話,譯者也應譯得像尋常說話,而不是生硬的逐字直譯、死譯,譯成像外地人說本地語言般的文句。

 本地化的翻譯,可以是等效的,也可能是不等效的。要是原文對源語言受眾來說,是一些建基在其文化深部,才營造出其效果(如生動、爆笑、刁鑽等)的對白,那麼採用本地化的翻譯策略,才能把這異文化文本移植至目標語言的文化裏,重現出相似的效果,這情況下本地化的譯文才等效。但若原文本是正經八百的,隨意本地化,很可能改變了文本的效果,變得不等效。

 我在〈譯道之於動漫迷〉裏所擧的例子,有本地化的,如香港版的《爆笑管家》;也有並非本地化的,例如急口令的換易。縱使有些讀者視後者爲本地化,但實際上我要強調的,只是以急口令譯急口令,以繞口結舌的字譯繞口結舌的字。要是以本地化爲先決條件,我大可選用更地道的、大家自小就慣說慣聽的譯法,例如「入實驗室撳緊急掣」、「掘柑掘桔掘金桔,掘雞掘骨掘龜骨」或「一蚊一斤龜,七蚊一斤雞,你話龜貴過雞定係雞貴過龜」等。我選「八百標兵奔北坡,北坡砲兵並排跑」,爲的是以一連串的雙脣塞音,對譯原文的雙脣塞音。對香港人來說,它不是最地道的急口令,但這譯法,不同地區、操不同方言的中文受眾都應該明白,並且能感受到與源語言受眾閱讀原文時的效果。

 從這系列文章的芸芸回應,可見當今不少動漫迷對「等效翻譯」缺乏認知,當中不乏經常評論動漫翻譯的人,甚至是坊間字幕組的成員。以在下所見,已有許先賢、大師,長年苦心硏究,結合實際應用經驗,著書立說,透徹闡釋等效翻譯的理論和實踐問題。一郎本不欲拾人牙慧。可是面對此情況,也許日後有機會,得抽空說說等效之理。等效翻譯不囿於一種方法、一條門徑,不過,凡是求異而非趨同的,例如只看重字面意義而忽視傳意效果,又或濫用譯註等,都必不等效。

 最後,鏡君說他原先的〈中文字幕圈的點與滴〉本意並非談論翻譯,這點我知道的。只是本來思兼兄的〈談動畫翻譯〉,指出本地製譯版的可取之處,呼籲大家給予生存空間。到了鏡君的回應文,就變成了低「品味」的指責,並且沒有提供任何合理立論。對欣賞香港製作的朋友來說,這點是刺眼的,因此一郎禁不住撰文談論。幸而在《輔仁》上,砂糖雪和鏡的回應,不但態度良好,更盡力說出支持其觀點的論證,使這討論能保持理性——大家都能以理說理、就事論事。這往往是其他地方討論動漫翻譯時所欠缺的。一郎在此由衷感謝鏡、砂糖雪,以及思兼兄。

註1:見〈冷血殺手談人道〉、〈罵人異端者亦是異端〉。

2013/08/12 12:48 +0800

討論區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議譯/力臻等效_未必本地化.txt · 上一次變更: 2014/01/04 19:34 +0800 由 leeyc0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