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浪淘・浮士德

 上篇〈雅萊仕・査麟趾〉,我說過粵語版《黑執事II》新「老爺」的名字爲何這樣起。這篇,我會說說新執事的名字。

 新執事的名字日文爲「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以形象來說,他應該是個能與原執事錫巴斯査恩匹敵的對手,能變日爲夜,變湛藍成金色,應當在各方面都很萬能。從當時在下能收到的資料中,我留意到這執事比錫巴斯査恩更神祕,更收收埋埋,更摸不着內蘊。他有時也會做些與外表反差很大的東西。

 接下來到追溯角色的英文原名。「クロード」的羅馬拼寫是「ku rou do」,正如上篇所說的「to r-」一樣,日文「ku r-」所對應的外語,往往並非兩個音節,而只是一個以「kr-」或「kl-」這種相連子音開首的音節。尾音「do」往往只代表「d」這子音。對應之下,「クロード」對應的外語發音應當是〔krɔd〕、〔klɔd〕、〔krəud〕或〔kləud〕。符合這條件的英文名字,有「Claude」,發音是〔klɔd〕。

 至於「フォースタス」(羅馬拼寫:fou su ta su)則比較直接,它對應的是「Faustus」,讀〔`faustəs〕或〔`fɔstəs〕。爲甚麼這樣快找到?因爲它出自著名文學經典,以Johannes Faustus(又名Johann Faust)爲藍本的《浮士德》。以「フォースタス」這日文發音對應來說,當取Faustus這寫法。未聽過這經典名著的人,請給我重讀小學。

 萬事俱備,可以思考中文名字了。

 先定名字。名字只有一個音節,原則上,我們可以只譯一個漢字。粵語沒有「kl-」這種聲母,但因爲「l」只是輕輕揚起舌頭一會兒,即使略掉這「l」音不對譯,只譯作「k」聲母或「g」聲母的漢字,也無傷大雅。莫說「kl-」,即使捲舌的「kr-」也可以略掉「r」音。如「Christina」〔kris`tinə〕粵語只譯「姬絲汀娜」,「姬」(gei1)就對應「kri」音。或者,譯作「kw」或「gw」聲母的字,也是妙計。例如「Grace」〔greis〕 ,可以譯「桂絲」(gwai3 si1)。至於尾音「d」,發音其實很弱,亦可略去。正如「Holland」只需要譯「荷蘭」,不必譯「荷蘭特」。再不然,可選擇入聲字對譯。入聲字的「-p」、「-t」、「-k」收尾都較短和急,與尾音「d」音色相似。特別是「-t」音,更是匹配。

 我卻沒有用單字來譯。爲甚麼?考慮到粵語叫別人的名字,很少直接叫單字。若有人以單字作稱,大家通常都會加一個襯字來叫喚他。最常見的是「阿」字,如有人叫「正」,我們會叫他「阿正」;又或者有人姓陳,我們也可能會叫他「阿陳」(「陳」字變調作陽上聲)。《黑執》之風,尚典尚雅,執事先生叫「阿高」,就像變成了平民。因此,我還是在可接受的聲音對譯範圍內,取二至三字作譯。

 在芸芸可行方案中,我曾想用「葛藟」作譯名。「葛藟」粵音「割侶」(got3 loei5),前字取「g」音,後字聲韻皆取。葛藟指野葡萄,是種攀藤植物。《詩經》有〈王風・葛藟〉:「緜緜葛藟,在河之滸。」クロード一角,是把動畫第一季故事延續來第二季,牽扯原少爺西雅爾、原執事錫巴斯査恩等人過來的關鍵。故以此譯之亦未嘗不可。只是考慮到「藟」字對不少觀眾來說算是生僻,元音「eoi」(國際音標爲〔ɵy〕)與英文名的元音「au」或「ɔ」分別也稍大,取象也許遠了一點兒,故放棄之。不過,看過整輯動畫後,馬後砲說句,原來《詩經》的〈葛藟〉,很適合形容新「老爺」那顚沛流離、得不到家人愛護的身世。而新執事正是新「老爺」想攀藤的對象。可恨是初時日方提供的資料太少了,我還不能確定這點。

 後來,我用了比較費字的譯法,取「古浪淘」三字。「古」字取「g」音,「浪」字取聲母「l」和韻腹「o」,英文尾音「d」則譯作「淘」。要犧牲聲音對譯的簡潔,當然是爲了意義、意蘊取得好,幾經斟酌、平衡,覺得值得如此花費。「浪淘」者,以千秋常在之浪,無盡沒止地沖刷也。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白居易《浪淘沙》:「隨波逐浪到天涯,遷客生還有幾家。卻到帝鄉重富貴,請君莫忘浪淘沙。」千萬別說我拋書包。這兩首詩詞,應該普及得無人不知。至於「古」字,則透出時間的深邃感。故事裏,クロード也是個惡魔,理論上是可以永恆存在的。「古浪淘」三字,滲出一層深遠的氣氛。好像常在跟前,好像遙遐無邊。「浪淘」二字都帶水,水無常態,捉摸不到、猜不到,且感覺涼冷,也符合クロード的形象。

 至於姓氏,如前方所述,既已有文學名著的公認譯法,而該譯法以粵語唸出,亦順口自然,那麼,我就應沿用之。「浮士德」三字,粵音「fau4 si6 dak1」,發音與〔`faustəs〕或〔`fɔstəs〕也相似。其中尾音〔s〕可視作略去,或者當成以「德」的入聲尾輕輕營造氣流噴出的感覺。「浮」字的感覺本身就不實在,有點如假似眞。「浮」與「德」併起,彷彿就分不到內裏底蘊,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帶點荒誕、詭異。這姓氏與角色很相合。

 於是,新惡魔執事的名字,就取「古浪淘・浮士德」,帶出既深邃難測,也虛幻奇詭的感覺。

 「黑心譯名」的譯者或擁躉,當然不會想像到,起一個譯名,要思索得這麼深入。他們只是有音譯音,依北方話(包括大陸「普通話」和臺灣「國語」)發音,「ク」就是「克」,「ロー」就是「勞」,「ド」就是「德」,「フォー」就是「弗」,「ス」就是「斯」,「タ」就是「塔」,尾音「ス」重複了。加起來就是「克勞德・弗斯塔斯」。也許譯者見兩個「斯」字重複了,改換了其中一個,那就成了網上最通行的,備受自詡爲「黑迷」所追捧的版本——「克勞德・弗史塔斯」。

 然而,這些自視爲擁護經典的所謂「黑迷」,有沒想過這種「黑心譯名」的問題?「克」、「勞」、「德」三字是好字,但合起來帶出了甚麼印象?「克」是「克服」、「克己」的「克」,還與「刻苦」的「刻」同音(北方話、粵語亦然);「勞」是「辛勞」、「勞苦」、「勞力」的「勞」。這種勤力辛苦、刻苦耐勞的勞動階級名字,與クロード相襯嗎?

 至於姓氏更離譜。看到「フォースタス」而不懂「浮士德」,已是不知經典。若「浮士德」三字不適合,例如發音太拗口劖手,或者用字意境與本作不相合,我們還有理由不用。但「黑心譯名」所用的字,明顯比「浮士德」差得多。不但用上大忌中之大忌——「弗」字,還要「弗」字與「史」字、「弗」字與「塔」字拼在一起。非要令人聯想起「史弗」(「屎窟」)、「史塔」(「屎塔」)等不雅詞彙不可!

 請問那些只懂無理取鬧,罵我「毀經典」,卻毫無任何論證的自詡「黑迷」人士,在下選用的「古浪淘・浮士德」,哪裏毀了甚麼經典?而,自稱「黑迷」閣下所擁抱的「窟屎塔斯」,又哪兒不毀經典?!若道理上說不到,就應該負回言責,就閣下所公開發表的謾罵,向我道歉,而不是刪掉我的據理發言,剝奪我的言論自由,不許他人說道理!若我確實要對不起《黑執事》這作品,我會連單單一個名字都這麼費煞思量,嘔心瀝血,刨經據典,思慮遍大大小小閣下想都沒想過的問題,不彫琢得無瑕不甘休嗎?!請回答我,而不是刪掉我的話,剝奪我的言權!

2012/12/10 21:18 +0800

討論區

生化強人, 2012/12/11 14:25 +0800

若說為「黑心翻譯」實有點兒過份,查日本未有文字以前,乃使用漢字來標音的「萬葉假名」,今北面的人所使用的,正是萬葉假名的「漢化」版而已。 北面的人可能以「日本人都是用讀音(片假名)來譯名都沒有問題」來解釋他們的譯名方針,但可能他們不明白的是,漢字本有意思,用有意思的漢字標音(即萬葉假名)就會出現如一郎兄所言的「不雅」問題。當然,現在日本都只是用片假名才沒有這個問題吧。

內木一郎, 2012/12/13 02:43 +0800

「黑心譯名」之稱,源自這系列文章的首篇:〈議譯:黑心譯名〉。在該文裏,我已解釋了何以這樣稱呼:「黑心譯名」是機械式的操作,它驅除美學,去掉人性,令翻譯淪爲「人肉字母轉換機」,把譯道顚倒。而且「黑心譯名」唸起來,往往聱牙詰齒;選字含義不合氣氛、形象,甚至不吉利。我稱這些譯名作「黑心譯名」,理據充足,並不過份。

正如強人兄所言,漢字都有意思,而不是單純標音的假名。既然把外語名字譯作漢字,就當然要顧及漢字含意的問題。以似是而非的藉口麻醉自己,不顧這鐵錚錚的問題,絕不可取。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議譯/古浪淘_浮士德.txt · 上一次變更: 2013/09/17 01:30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