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下次修改
前次修改
輸入:字根不良難煮字 [2016/12/12 03:19 +0800]
ichirouuchiki
輸入:字根不良難煮字 [2018/08/27 17:45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16: 行 16:
  倉頡和大易用的都是視覺原理。它們的設計者,先確立約數十個基本字根,這些基本字根本身都是能獨立成字、能簡單地喊出來的。然後把另一些形狀上相關的字根,歸納到基本字根之下,成爲它們的輔根。  倉頡和大易用的都是視覺原理。它們的設計者,先確立約數十個基本字根,這些基本字根本身都是能獨立成字、能簡單地喊出來的。然後把另一些形狀上相關的字根,歸納到基本字根之下,成爲它們的輔根。
  
- 例如倉頡字母「月」之下,就有「月」的外框「⺆」和變體「冂」、「冖」,以及把「月」形推斜的「{{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1/Cjrk-b12.png?16x16}}」和稍加變形的「爫」。或者像大易的基本字根「糸」麾下,就擁有取其上方的「幺」和變體「乡」,以及取其下方的「小」。使用者學習時,憑着字根之間的形狀關係,便可以一條龍地記憶字根。+ 例如倉頡字母「月」之下,就有「月」的外框「⺆」和變體「冂」、「冖」,以及把「月」形推斜的「{{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6/69/Cjrm-b12.svg/​16px-Cjrm-b12.svg.png}}」和稍加變形的「爫」。或者像大易的基本字根「糸」麾下,就擁有取其上方的「幺」和變體「乡」,以及取其下方的「小」。使用者學習時,憑着字根之間的形狀關係,便可以一條龍地記憶字根。
  
  既然如此,學習這些形碼輸入法時,選擇把字根形狀清晰解說的敎材,就十分重要了。不良的敎材只會列出字根,或者只作解單的解釋,學習者難以掌握同鍵字根之間的形變關係,便會事倍功半。殊甚可惜!  既然如此,學習這些形碼輸入法時,選擇把字根形狀清晰解說的敎材,就十分重要了。不良的敎材只會列出字根,或者只作解單的解釋,學習者難以掌握同鍵字根之間的形變關係,便會事倍功半。殊甚可惜!
行 24: 行 24:
  尤其是倉頡,連取碼的方法都按視覺原理,整個「烹調」過程都純以視覺原理來操作,對一郎來說就更得心應手。至於大易,則按書寫的筆順次序取碼,可能有些朋友會比較習慣這樣。  尤其是倉頡,連取碼的方法都按視覺原理,整個「烹調」過程都純以視覺原理來操作,對一郎來說就更得心應手。至於大易,則按書寫的筆順次序取碼,可能有些朋友會比較習慣這樣。
  
- 撇除無理取鬧者,倉頡和大易的字根系統,唯一會有人批評的地方,是它沒有跟鍵盤上的英文字母從視覺上對應起來。於是有些輸入法便嘗試從英文字母字形着手,按鍵下的字根都跟英文字母形狀相關。然而,嘗試此道者大多失敗而回,無法只依英文形似這一個方法歸根,結果變成雜炒,摻進其他歸根方法,並不統一。能貫徹者,只有華象直覺、直覺根形快碼等寥寥可數的輸入法,以普及率而言不算成功。無他,英文字母形狀本來跟中文組件十分不同。許多組字根本難以找到形狀相關的英文字母。設計者要麼強行歸納,牽強附會;要麼放棄那字根,要使用者拿其他字根去組字。兩者俱得不償失。+ 撇除無理取鬧者,倉頡和大易的字根系統,唯一會有人批評的地方,是它沒有跟鍵盤上的英文字母從視覺上對應起來。於是有些輸入法便嘗試從英文字母字形着手,按鍵下的字根都跟英文字母形狀相關。然而,嘗試此道者大多失敗而回,無法只依英文形似這一個方法歸根,結果變成雜炒,摻進其他歸根方法,並不統一。相對上能貫徹繫之以形者,只有華象直覺、晶晶碼等寥寥可數的輸入法,但也不是完全貫徹,摻雜了少許諧音字根,取形的字根中也有牽強附會者,而且以普及率而言它們都不算成功。無他,英文字母形狀本來跟中文組件十分不同。許多組字根本難以找到形狀相關的英文字母。設計者要麼強行歸納,牽強附會;要麼放棄那字根,要使用者拿其他字根去組字。兩者俱得不償失。
  
  其實,中英系統殊異,要由英文字母牽着中文字根的鼻子走,違反漢字本道矣。且英文鍵盤除Qwerty外,還有多種樣式,字母會換位。若中文字根都要跟着易位,豈算良策?不如直接記下中文主根的鍵位,輸入漢字時少了一重「由中文字根轉換作英文字母」的步驟,有助熟習以條件反射來打字,打得更快。  其實,中英系統殊異,要由英文字母牽着中文字根的鼻子走,違反漢字本道矣。且英文鍵盤除Qwerty外,還有多種樣式,字母會換位。若中文字根都要跟着易位,豈算良策?不如直接記下中文主根的鍵位,輸入漢字時少了一重「由中文字根轉換作英文字母」的步驟,有助熟習以條件反射來打字,打得更快。
行 32: 行 32:
  然而,過份訴諸理性也會帶來不便。人類組合出整個漢字的過程,總得關視覺事。首尾筆形相同,但中間部份截然不同,足以令各輔根長得不相似。那麼,使用者就難以依靠視覺去記住它們在同一個鍵上,必須在拆出字根後,再多花一個步驟,思考字根的首尾筆形,這就會費時失事。  然而,過份訴諸理性也會帶來不便。人類組合出整個漢字的過程,總得關視覺事。首尾筆形相同,但中間部份截然不同,足以令各輔根長得不相似。那麼,使用者就難以依靠視覺去記住它們在同一個鍵上,必須在拆出字根後,再多花一個步驟,思考字根的首尾筆形,這就會費時失事。
  
- 再者,如前文所述,要掌握字根系統,不但要記得字根的按鍵位置,還要記得有甚麼字根。你若根本記不住有「蜆」這食材,又如何到正確的地方取得蜆,並煮出周打蜆湯?行列的官方敎材過份鼓吹「不用記字根」這點,宣稱只需依筆形找座標便成。使用者若誤信之,不花時間去記憶字根,就中伏了。偏偏行列是大根輸入法,260個字根中有不少形塊不算很常見或常用,令使用者容易忘記。如「可」不取「一」、「口」,取「畐減掉田」;「微」不取「彳」、「山」、「一」,取上述三者併成的一個大形塊;「舟」卻不能全取一根,先取「」,再取「丹下一點」;「÷」形字根則不用於「舟」,「母」部件外甚少用到。又如「重減掉曰」拆得岩巉;「叚的左旁」首筆取「直」不取「順彎」,有違多數習慣。凡此種種,皆是伏,都令使用者得不到蜆,煮不出周打蜆湯。+ 再者,如前文所述,要掌握字根系統,不但要記得字根的按鍵位置,還要記得有甚麼字根。你若根本記不住有「蜆」這食材,又如何到正確的地方取得蜆,並煮出周打蜆湯?行列的官方敎材過份鼓吹「不用記字根」這點,宣稱只需依筆形找座標便成。使用者若誤信之,不花時間去記憶字根,就中伏了。偏偏行列是大根輸入法,260個字根中有不少形塊不算很常見或常用,令使用者容易忘記。如「可」不取「一」、「口」,取「𠮛;「燕」不取「廿」、「口」,取上述兩者併成的一個大形塊;「微」不取「彳」、「山」、「一」,取上述三者併成的一個大形塊;「舟」卻不能全取一根,先取「」,再取「丹下一點」;「÷」形字根則不用於「舟」,基本上只有「母」部件才能用到。又如「重減掉曰」拆得岩巉;「叚的左旁」首筆取「直」不取「順彎」,有違多數習慣。凡此種種,皆是伏,都令使用者得不到蜆,煮不出周打蜆湯。
  
  大陸形碼方面,五筆王碼把25鍵分作橫起筆、豎起筆、撇起筆、點起筆、折起筆五區,與行列有點像。但同區的字根要分佈於區內哪個鍵?一般會說依次筆,卻又有許多例外。這就沒行列般科學。鄭碼先以字根的首兩筆(有時是首三筆)分類到「區位」,再按寫法徵編配「位碼」,用兩鍵(甚至三鍵)去表達一個字根,算是另闢蹊徑。  大陸形碼方面,五筆王碼把25鍵分作橫起筆、豎起筆、撇起筆、點起筆、折起筆五區,與行列有點像。但同區的字根要分佈於區內哪個鍵?一般會說依次筆,卻又有許多例外。這就沒行列般科學。鄭碼先以字根的首兩筆(有時是首三筆)分類到「區位」,再按寫法徵編配「位碼」,用兩鍵(甚至三鍵)去表達一個字根,算是另闢蹊徑。
  
- 至於字根系統的地獄廚神,嘸蝦米認了第二,無人能認第一。其字根系統怎一個「亂」字了得!要說就長篇,下文再續。+ 至於字根系統的地獄廚神,嘸蝦米認了第二,無人能認第一。其字根系統怎一個「亂」字了得!要說就長篇,[[輸入:​狗肉字根我不受|下文]]再續。
  
 <WRAP rightalign>​--- //​2016/​10/​22 02:10 +0800//</​WRAP>​ <WRAP rightalign>​--- //​2016/​10/​22 02:10 +0800//</​WRAP>​
輸入/字根不良難煮字.1481483993.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6/12/12 03:19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