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最後一次修改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輸入:我學中文輸入法_二 [2018/08/27 16:28 +0800]
ichirouuchiki
輸入:我學中文輸入法_二 [2018/08/27 16:42 +0800]
ichirouuchiki
行 16: 行 16:
  嘸蝦米還有一堆簡速字根,可是簡速字根又如何歸類?繼續取形、音、義?「俞」可能取形,「並」可能取音,但有很多也不知何解,官方亦隻字不提,沒有人解釋到是依甚麼系統。蝦米族說,簡速字根可以不記,用本來的字根也可以輸入漢字,不記得就不用簡速字根。但蝦米族也說簡速字根是提升速度和減低重碼的關鍵。迴避它們,始終不是我要聽到的答案。  嘸蝦米還有一堆簡速字根,可是簡速字根又如何歸類?繼續取形、音、義?「俞」可能取形,「並」可能取音,但有很多也不知何解,官方亦隻字不提,沒有人解釋到是依甚麼系統。蝦米族說,簡速字根可以不記,用本來的字根也可以輸入漢字,不記得就不用簡速字根。但蝦米族也說簡速字根是提升速度和減低重碼的關鍵。迴避它們,始終不是我要聽到的答案。
  
- 輸入法規則設計上,嘸蝦米的「補短」規則也很挫敗人。一個字的末根既已取了,還要再把它「反芻」,再拆開它的尾部,取出眞末根。這種「反芻拆出眞末根」的做法,唯一好處是減低重碼率。同一鍵背負太多字根,重碼率自然高。例如說,把「少、身、生、世」都歸在「S」鍵,那麼「鈔、銵、鉎、鉪」就會重碼。但因爲要反芻再取眞末根,「鈔」的眞實取碼就是「金少㇒(ASP)」,「銵」的眞實取碼就是「金身((這眞末根是「斜交」。))(ASX)」,「鉎」的眞實取碼就是「金生一(ASE)」,「鉪」的眞實取碼就是「金世㇗((官方只列「乚」而省掉「㇗」。))(ASL)」,它們就不重碼了。然而,要是輸入法設計者在定義字根時,就已經把這些形狀裁小,分拆成兩個字根,也能達致相同效果。那麼爲何要定義這片大形塊作字根,不把它拆開,變成兩塊較細小的字根?+ 輸入法規則設計上,嘸蝦米的「補短」規則也很挫敗人。一個字的末根既已取了,還要再把它「反芻」,再拆開它的尾部,取出眞末根。這種「反芻拆出眞末根」的做法,唯一好處是減低重碼率。同一鍵背負太多字根,重碼率自然高。例如說,把「少、身、生、世」都歸在「S」鍵,那麼「鈔、銵、鉎、鉪」就會重碼。但因爲要反芻再取眞末根,「鈔」的眞實取碼就是「金少㇒(ASP)」,「銵」的眞實取碼就是「金身𠂇((這眞末根是「斜交」。))(ASX)」,「鉎」的眞實取碼就是「金生一(ASE)」,「鉪」的眞實取碼就是「金世㇗((官方只列「乚」而省掉「㇗」。))(ASL)」,它們就不重碼了。然而,要是輸入法設計者在定義字根時,就已經把這些形狀裁小,分拆成兩個字根,也能達致相同效果。那麼爲何要定義這片大形塊作字根,不把它拆開,變成兩塊較細小的字根?
  
  有時同一個部件或形塊,要補甚麼末根,也是隨機的!例如「八」字作右偏旁的字。當中「扒」字在甚麼模式都能補「㇏(N)」或「丶(A)」。「叭」字在正體中文模式只能補「㇏(N)」,在簡體模式卻可補「㇏(N)」或「丶(A)」。「汃」、「釟」、「朳」中則只能補「㇏(N)」。如果說「扒」字補「丶(A)」是容錯,爲甚麼「叭」字只在簡體模式才需要容錯?而另一些「八」偏旁的字就不用容錯嗎?  有時同一個部件或形塊,要補甚麼末根,也是隨機的!例如「八」字作右偏旁的字。當中「扒」字在甚麼模式都能補「㇏(N)」或「丶(A)」。「叭」字在正體中文模式只能補「㇏(N)」,在簡體模式卻可補「㇏(N)」或「丶(A)」。「汃」、「釟」、「朳」中則只能補「㇏(N)」。如果說「扒」字補「丶(A)」是容錯,爲甚麼「叭」字只在簡體模式才需要容錯?而另一些「八」偏旁的字就不用容錯嗎?
輸入/我學中文輸入法_二.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2/25 00:18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