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

連向這個比對檢視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
輸入:狗肉字根我不受 [2018/08/18 17:28 +0800]
ichirouuchiki
輸入:狗肉字根我不受 [2018/08/27 18:06 +0800] (目前版本)
ichirouuchiki
行 4: 行 4:
 {{ :​輸入:​jingzimaa.jpg?​direct&​250|}} 中共治下的大陸,曾有一輸入法,名曰「認知碼」,是甚麼「國家『八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926工程」的成果之一。嘩,好不巴閉,小鳳姐云:「齊鼓掌!」啪啪啪。雖然大家根本不明白一個輸入法有甚麼「重點」的科技要「攻」甚麼「關」做甚麼「工程」,甚至不知道甚麼「八五」甚麼「926」是年份月份日子項目數量還是甚麼瞎扯吹牛皮。它曾通過國家敎委的技術鑑定,曾在廣東、天津和北京一批學校裏試驗,還聲稱「效果很好」,打算在一九九五年推向全國中小學。然而,據中文維基百科記載,當時有硏究者在《計算機世界》撰文批評過它,以大量分析和數據指出它不宜推廣。後來,它像綠壩娘那般,在花了國家不知多少錢後就無疾而終,人間蒸發。 {{ :​輸入:​jingzimaa.jpg?​direct&​250|}} 中共治下的大陸,曾有一輸入法,名曰「認知碼」,是甚麼「國家『八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926工程」的成果之一。嘩,好不巴閉,小鳳姐云:「齊鼓掌!」啪啪啪。雖然大家根本不明白一個輸入法有甚麼「重點」的科技要「攻」甚麼「關」做甚麼「工程」,甚至不知道甚麼「八五」甚麼「926」是年份月份日子項目數量還是甚麼瞎扯吹牛皮。它曾通過國家敎委的技術鑑定,曾在廣東、天津和北京一批學校裏試驗,還聲稱「效果很好」,打算在一九九五年推向全國中小學。然而,據中文維基百科記載,當時有硏究者在《計算機世界》撰文批評過它,以大量分析和數據指出它不宜推廣。後來,它像綠壩娘那般,在花了國家不知多少錢後就無疾而終,人間蒸發。
  
- 認知碼的字根系統是怎樣的?據資料,它有四百個多字根,比大陸許多形碼輸入法都要多。硏究者撰文批評它時,就列出多數輸入法的字根數目作對比,直接指出字根越多越難記難學。不但學習者難以全部熟記,甚至連發明人也出糗。明明設了「朱」這個字根,但連發明人自己都忘記,把「朱」的編碼設定爲「、未」,其他「朱」部件的字也是如此,「朱」這字根就變成沒有用的垃圾。而且這不是孤例,認知碼的許多字根,都像「朱」一樣可以再分拆作兩個或多個字根。當中有些字根使用率不高,萬一眞的碰到它,使用者就很難搞清楚到底要再拆開,還是不要再拆。例如在「鼠」、「黑」、「骨」要拆開的同時,「俞」、「愛」竟然不用再拆,這點就被撰文的硏究者擧出來批評。+ 認知碼的字根系統是怎樣的?據資料,它有四百個多字根,比大陸許多形碼輸入法都要多。硏究者撰文批評它時,就列出多數輸入法的字根數目作對比,直接指出字根越多越難記難學。不但學習者難以全部熟記,甚至連發明人也出糗。明明設了「朱」這個字根,但連發明人自己都忘記,把「朱」的編碼設定爲「、未」,其他「朱」部件的字也是如此,「朱」這字根就變成沒有用的垃圾。而且這不是孤例,認知碼的許多字根,都像「朱」一樣可以再分拆作兩個或多個字根。當中有些字根使用率不高,萬一眞的碰到它,使用者就很難搞清楚到底要再拆開,還是不要再拆。例如在「鼠」、「黑」、「骨」要拆開的同時,「俞」、「愛」竟然不用再拆,這點就被撰文的硏究者擧出來批評。
  
  認知碼歸鍵方法,是看字根在北語中唸甚麼聲母。例如「韓」字拆做「十」、「早」、「韋」,「十」是「shi」,「早」是「zao」,「韋」是「wei」,於是要打「SZW」。如是者,明明是取形的輸入法,思維卻要同時花在發音上。有好些字根,由於並不成字,發明人還人爲地賦予它們讀音,增加學習困難。同一鍵上也有太多字根,使用者連想用鍵盤貼紙來幫助學習都不能。  認知碼歸鍵方法,是看字根在北語中唸甚麼聲母。例如「韓」字拆做「十」、「早」、「韋」,「十」是「shi」,「早」是「zao」,「韋」是「wei」,於是要打「SZW」。如是者,明明是取形的輸入法,思維卻要同時花在發音上。有好些字根,由於並不成字,發明人還人爲地賦予它們讀音,增加學習困難。同一鍵上也有太多字根,使用者連想用鍵盤貼紙來幫助學習都不能。
輸入/狗肉字根我不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8/27 18:06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