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字形部件檢校表

 不論是中國大陸還是臺灣,都曾調整印刷漢字字形,使它變成楷體的筆形。大家把整形後的寫法稱爲「新字形」,無論正體(繁體)字還是簡化字,均會套用「新字形」標準。大陸最先的「新字形」標準,可追溯至1965年出版的《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臺灣則於1982年頒佈了《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有人詬病這樣做令印刷字形「認楷作母」,破壞美感,強改漢字生境。

 而相對的「傳承印刷字形」,通稱作「舊字形」,則指未向手寫體靠攏、未整形之寫法。這些字形,與《康熙》、《說文》等傳統字形規範吻合,一方面較能保存漢字字源或字理,另一方面也比較美觀、比較適合版面排印的需求,兩者可謂相得益彰。即使在大陸地區有「語言文字法」,把「新字形」奉爲圭臬,坊間仍有不少傳承字形擁躉。臺灣、香港及海外華僑地區,有許多出版物、招牌路牌等等,都以傳承字形的字型排印。傳承字形就像陽光和水般,在日常生活裏無處不在。

 編者比較多個傳承字形權威標準,以部件爲單位,互相對比,列出字書中的傳承字形準則,選出最有代表性的傳承字形形體。個別傳承字形有多種寫法,編者會說明最符合字源、字理,同時不悖於約定俗成準則的「字理寫法」,以及因美觀需要,在傳承字形書刊等場合中普遍可見的「常見寫法」。所謂約定俗成準則,指該字形能融入在日常生活中,大家看到該字形,就能馬上辨識出來,不會跟其他字混淆,也不會有「是否寫錯字」之惑。字型製作者可從傳源和美觀兩方面作取捨。

 要由新字形批量轉換成傳承字形,得盡量把有關部件作「一對一」的轉換。不可以把甲部件既轉換作乙部件,同時也轉換作丙部件。若有兩個或數個傳承字形部件被新字形標準合併,則必須把與該部件相關的其他部件或筆畫,視爲一個整體,以區分應用於不同情況下的傳承字形部件。

 由於兩個或數個傳承字形部件,往往被合併成同一個新字形部件。因此由傳承字形批量轉換作新字形容易,由新字形批量轉換作傳承字形難。本表若有任何遺留、不足、錯訛,還望各位賢達不吝賜正,以匡不逮。

全包檔案下載(1.20版本)
請到Github下載
第1.20版,更新於:2018/12/24

《傳承字形部件檢校表》檔案下載
到這裏下載檢校表(按Download鍵)
第1.20版,更新於:2018/12/24

《傳承字形筆畫表》檔案下載
到這裏下載筆畫表(按Download鍵)
第1.20版,更新於:2018/12/24

♪ 本作品以Creative Commons 署名 4.0授權條款授權。

討論區

冰雪, 2016/12/10 12:35 +0800

我以為,簡化字应以新字型為规范,如钅不应写成“全”字,简体“间”完全变样。

內木一郎, 2016/12/12 13:55 +0800

簡化字亦有舊字形,我們今天仍不難找到以舊字形簡化字字粒印刷的文本,在多個字型論壇上也看到舊字形簡化字的需求。既然這個字體的製作目的,是宗於傳承字形,自然不取新字形的寫法。像簡化字「金」旁取繁體去下方點撇之形,「门」部件用以往有的「短豎分中央」這種「門的俗字」之形,都是傳古,並非創新。若喜歡新字形,坊間有大把字體可用,不必用「I.明體」。

Mèng Xiànjūn, 2016/12/25 11:26 +0800

原來內木君早已完成了這項工作。對一字多型、多碼,爲了確立自己整理傳統文獻應當使用的字型、字碼,我在輸入、分析《辭源》所收字頭時曾對多數字頭不同字型簡單分析過,感受到以下困難:

一、一字字型源流分析難度,對我而言較大,有的字字型在傳統印刷字型、說文字型、康熙字型間並不一致,比如「兼」(的的廿金hhtc:合《說文》字源),也有「兼」(金一止金cmxc:合「舊字形」),也有「兼」(廿止金txc:合楷化與手寫風格)。

二、以我手頭的《康熙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最新 漢韓大辭典 : 韓日英中 兼用》以及 PDF版的《漢和大辭典》來看,同一字型,不同辭書對筆畫的計算並不一致,確定筆畫數以製作筆畫索引的難度加大。

三、以我的看法,語言文字本是發展變化的,「規範」與「描述」當如何處理?有的字如「只」對應的另外三個字「衹」(中的山心lhup)、「祗」(一火的山一mfhum)、「祇」(一火的山心mfhup),以我所查辭書示例看,這三個寫法在經典文獻中都能找到用例,很難從意義、用例角度決定該用哪一個。或許是我沒有條件翻閱、查檢、統計舊刻中的使用情況吧,現在整理文獻索性統一使用「只」了。。

內木一郎, 2016/12/26 10:10 +0800

Xiànjūn兄您好!

其實,大陸和臺灣未規範字形時,就不存在舊字形與新字形之分。大陸未簡化字前,就不存在繁體字與簡化字之分,自古以來出現過的字,統統都是傳承字。同一道理,自古以來出現過的不同字形,統統也是傳承字形。

而且,我們要選理漢字形體時,這樣的大雜燴就會顯得雜亂無章,有些形體也有悖字理。因此有所謂「字樣學」,確立標準寫法。古時好些重要字書的編者,都善於此道,鑽硏過不同寫法間的正訛變化,並以字書確立字樣,這些字書的字頭,本身就是一套標準。

然而,古時字書的印刷、傳播,依賴彫版。雖編者或有攻字樣學,正過其形,但因刻匠彫字差異,尚有不統一者。《傳承字形部件檢校表》選用歷史上常見並且較合字理的字形,統一這些細微差異,相信可解決此問題。外面常有人借故批評傳承字形沒有標準(此說固然違反事實),故意挑出很個別字的疏漏處來罵。現在此表,就正正確立了「歷史上常見並且較合字理的字形」。

當然,此檢校表以及「一點明體」做的,只不過是力求標準,儘量選擇、採用符合慣例符合字源的字形,不敢自居作「絕對標準」、「絕對規範」。

傳承字形的確沒有國家規範,但如果「標準」只限於有國家規範才叫「標準」,英語拉丁字母就沒有標準可言。英式英語用「colour」,美式英語用「color」,這個標準是誰訂的?是字典訂的?最後其實還是字典按照現實情況定的。

有些臺標盲忠攻擊傳承字形,罔顧歷史事實,無視歷代文字學者在字樣學上的成果,聲稱「從來沒有人說」一套字書字樣是「標準」,除了一郎。他們認爲只有臺標(臺灣的「國字標準字體」)之類的「絕對規範」才是「標準」。這種否定歷史事實的言論,只顯示出他的無知和戾橫折曲。

至於「只、祗、祇、衹」,涉及到詞語選字問題,與單單一個字的正形異體不同。此問題且待日後再談^^。

dine, 2018/05/02 12:28 +0800

技術社群與文字學社群對「標準」一詞的定義可能不同,在 GitHub 上使用一個更加偏向技術的定義是沒問題的。舉個例子,中國大陸的幾何術語裏「直綫」與「射綫」、「綫段」相對,指兩頭無限延伸的直綫,這個定義就比日常語言裏相對於「曲綫」而言的「直綫」要窄。如果一個使用中國大陸幾何術語的數學論壇里有人說兩點之間的一條直綫「不是直綫」,這個人就是在否定客觀事實嗎?就「標準」一詞而言,我個人覺得多個互相矛盾的標準 (proliferation of standards) 就等於沒有標準 (not standardized / need standardization)。

內木一郎, 2018/12/21 20:20 +0800, 2019/01/11 19:20 +0800

一般詞彙在日常生活裏已有實際意思,如果有社群要使用同形詞彙來作爲術語,其含意與日常生活意義不同,本來就應當特別說明,以免誤會。更何況,現在討論是主體是字形、字樣,Github只不過是這次討論發生的平臺、空間而已。這平臺本身並不見得特權,可以強改正常詞彙定義,而不作說明。那麼有甚麼藉口,可以讓人不遵從「標準」一詞的正常意義,曲解成「有多個標準就是沒標準」呢?除了是故意玩弄歧義去達成詭辯外,我想不到其他合理原因。

但凡語言文字,歷史上往往都會同時有多個標準,每個標準間對某一字詞的規定跟別的標準不同。正如我在上方已擧的例子般,現在英式英語標準用「colour」,美式英語標準用「color」。如果要像閣下般,把「標準」一語強解成「有多個互相矛盾標準就是沒標準」,請問那些攻擊者,敢公開高聲說「英語沒有串字標準」嗎?

說回漢字,在這刻,也同時有「大陸規範」、「臺灣敎育部標準」等多個新字形「標準」,彼此之間也互相矛盾。如果Github上那些攻擊者,憑舊字形(傳承字形)在歷史上出現過多於一套標準,就誣衊爲「沒有標準」,那麼,用同一套邏輯,對「標準」一詞用同一定義的話,新字形也有多套互相矛盾的標準存在,新字形一樣是沒有標準!那些攻擊者憑甚麼只攻擊舊字形,卻以兩把尺去對待新字形呢?

Mèng Xiànjūn, 2016/12/26 13:26 +0800

受教了。我自己專業在大眾傳播領域,在字形領域只能算半個愛好者,連「民科」都算不上。只是在業餘整理、排版喜歡的作品時,纔接觸到這一領域。

以我淺薄的理解,官方規範字形乃至簡化漢字有其現實與理論用意。上世紀五〇年代前後,文盲率爲90%以上的國度,要普及敎育、「消滅」文盲、文化大眾化世俗化,在特定歷史時期,這樣做或是不得已而爲之吧。

要「規範」,大家大致都會同意,隨之自然就會有如何「規範」的問題。以印象中的「從簡從俗」原則看,「俗」或許就表示 popular 義——「普通」民眾積習而用者。我未經歷當年文字改革,也未看過任何有關文獻,妄自揣測,以彼時氛圍,反對「從簡從俗」原則,或是「階級立場」之「大是大非」問題。這個妄自揣測,我是從中國新聞史上首先自我革命、採用簡體字自左至右橫排的報紙《光明日報》——一份讀者主要是知識界人士的報紙——那兒聯想到的,這難道不是知識羣體主動向世俗大眾靠攏麼?

字樣學,倒是頭一次聽聞,這個領域當然十分有意義。至於官方規範,粗淺的感知,無論大陸還是臺灣,在公佈「國標」之外,都另編有「異體字字典」之類的配套資料,似並未完全禁絕「規範」字形以外的字形。所以,偶爾也能體會官方規範的「苦心」所在呢。

昨晚大致瀏覽了《傳承字形部件檢校表-1.00》,眞是鉅細靡遺,令人欽佩。這個檢校表,個人陋見,要不爲人「借故批評傳承字形沒有標準」,要說服人這個標準就是「歷史上常見並且較合字理的字形」,恐怕還需補上充足的「論證」——除了詳細的字理源流之考辨,或許還要統計除了字書以外的印刷資料用字情況以實證分析來支撐。

不知內木君是否在漢字研究「學術體制」內,目前網路有零零散散若干集聚羣體做此事,都被「學術體制內專家」誣爲「民科」、「漢字民科」——沒有遵循學術研究的通用範式。連已故文史學者章培恆在《中國文學史新著》這本與漢字無關的課本序言內,都無來由地拋出這樣的說法:「有人雖然缺乏漢文字學的基本常識,但卻大言不慚地反對漢字的簡化,狂熱地要求恢復繁體字。」

想來,制定大陸規範的學者可能都是「學術體制」科班訓練出來的,最講「科學」了。要在「規範」之外別出規範,或只有以「科學方法」來說服另一「科學結論」。這事要做成,一人之力,水月鏡花爾。

內木一郎, 2018/12/21 23:49 +0800

支持簡化字的人,也有許多都缺乏漢字文字學的基本常識。「民科」與否,應看其言論是否有理,其說是否有訛誤,與出身無關。

dine, 2017/07/21 15:36 +0800

1.00 版,第 73 頁的「匕部件」一欄,下方的解説中變成了𠤎(U+2090E,「化」的右邊)。

內木一郎, 2017/10/02 18:06 +0800

感謝回報!日後將會修正。^^

輸入您的意見. 允許使用維基語法:
 
造字/傳承字形部件檢校表.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2/28 02:56 +0800 由 ichirouuchiki
回到頁頂
Driven by DokuWiki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